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941赌气

941赌气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在秦沐的记忆力,秦城似乎不是这么阴沉幽暗的。

本以为到了门口,秦淼还会幼稚的继续炫耀自己家的城市,没想到一进门之后,这厮就好像是霜打的茄子,彻底蔫了,除了领头的秦鑫,时不时的用不咸不淡的语调,介绍着周围冷漠而整齐的建筑之外,其他的人,那是半句话都不说。

秦沐本来就同他们的关系不咋地,也不知道小时候发生了什么,秦沐就觉得跟着几个家伙搅合在一起,有种特别不搭调特别郁闷的感觉。

秦家兄弟不肯说话,秦沐也就懒得搭理他们,只是顺着秦鑫所介绍的,仔细的看了看周围的建筑。

这秦城修建的跟个『迷』宫似的,若是没有秦鑫的引导,秦沐在这里面应该会『迷』失的。

纵使记下再多的建筑物都没有用,这建筑变、态得竟然好几栋都长得一模一样,根本分不清彼此。

秦沐甚至恶毒的想,这些人,会不会有的时候,一不小心进入别人的家门?

偶尔他们会碰见出来巡逻的人。

这些人穿着黑『色』的,沉重的铠甲,看上去十分的笨重,梳着是古代的那种叉烧包的发型,带着的也是古代才能看见的钢盔,秦沐总觉得,这些人穿着的服装,似乎在什么地方看到过。首发济世鬼医941

仔细想了想,这尼玛古代的人不都是这么个打扮么,也不知道是哪个电视剧里面曾经瞄到过,所以就觉得有些眼熟了吧。

那也属于正常。

这些巡逻的人都是面无表情,最开始碰见的一队,还问了问秦鑫几个问题,后面所碰上的几队就对秦沐几人是直接无视了的,像是根本就没有看见一样。

这些沉重的铠甲里面也没有发现有什么通讯工具,在这些穿着铠甲的士兵走动的时候,可以听见铠甲笨重的声音,秦沐甚至怀疑,现在他们是不是穿越了的。

这秦城里面的人都脑子有病么?出来巡逻完全可以穿军队的服装,扛杆枪,别上两个手榴弹,不是更有威慑力么?况且,一般的军队服装,再不济,穿着西装,都不可能有现在这么累的情况。

虽说这些士兵都脸不红心不跳的模样,可秦沐都看着累。

“他们这样装备,不是为了对付人的。”也许是看出了秦沐的疑『惑』,走在秦沐身边的秦淼突然淡淡的说了一句。

秦淼在走到秦城的街道上的时候,终于舍得将自己的头,从自己那羽绒服的帽子里给『露』了出来,这个时候的秦淼脑袋上的头发都是灰白『色』的,帽子后面都有冰渣子,偶尔抖抖头发,还能看见冰渣子从头上掉落下来。

“不是为了对付人?”秦沐看着那些士兵手上刀枪棍棒,突然笑了:“这街道上什么人都没有,偶尔有几队士兵走过,大多数士兵都是面带愁容,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过了时的冷兵器,有什么用?难道是为了对付平民百姓?如果不是你们几个,我都会觉得自己回到了秦朝。”

“这……这……”秦淼还想说什么,却直接打住了:“算了,你还是跟我过来见族长吧,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枪支弹『药』,难道比这些刀枪棍棒还要差?”秦沐忍不住面带讥讽的说道:“我看是这么多年秦城太闭塞的结果。”

“秦城可一点都不闭塞。”秦鑫没有说话,而是红莲开口了,一脸的凝重:“如果每个人所佩戴的武器都是刀枪棍棒而不是枪支弹『药』,那么只有一个结论,那就是,对付的那些东西,刀枪棍棒显得更为有效,所以,不是人,是肯定的。”

秦沐被勾起一肚子的疑『惑』,当然,当他再度提出疑问的时候,秦家兄弟却是都不愿意开口了,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莫名的情绪,甚至还带着一些悲伤。

秦垚大概是所有人当中最单纯的了,他的表情也十分的单纯,主要是悲伤,在看向秦沐的时候,甚至还夹杂着一点隐晦的仇恨,虽然只是一点点,可秦沐还是捕捉到了。

很少有人,能够在自己的仇人面前『露』出一副仇恨的嘴脸,在这个社会,每个人的脸上都好像戴着一个巨大而厚重的面具,这个面具将所有人的脸都照了起来,每一个人都是同样的表情,同一张脸,唯有极度有情绪要发泄的时候,才会有不同的表情。首发济世鬼医941

但是秦垚脸上的表情都是未曾经过修饰的。

秦沐本来是同秦淼并排走的,结果直接撇开秦淼一个人,窜到整个队伍的后面去,挨着秦垚走着,秦垚本身对秦沐似乎就有些小情绪,看着秦沐过来,主动朝着后面退了几步。

“你对我有情绪。”秦沐眯着眼睛说道:“你对我有意见,或者说是仇恨。”

秦沐这话一说出,走在最前面的秦鑫回过头来,看着秦垚那孩子,说了一句:“垚!”

本来秦垚在秦沐说出口的时候,就有些惊讶,甚至在秦沐全部都是肯定的语气下,脸上的表情稍微有些狞狰,而在秦鑫的一声呼唤当中,秦垚硬生生的打断自己的情绪,后退了几步,没有说话。

秦沐挑了挑眉『毛』:“你有什么瞒着我,或者说,你对我的那种怒火,如今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都不敢发泄出来么?”

“你……你特么的……”秦沐的挑衅果然让秦垚这个一根筋的立马怒火中烧。

秦鑫的脸上阴晴不定,却没有要出来阻拦的意思,而秦焱则是直接站在原地看好戏,唯有秦淼是直接冲过去的,将秦垚拦下,淡淡的说了一句:“别闹,见了族长再说。”

秦垚鼻腔里重重的哼了一声,小声的说道:“一个秦家的叛徒,走了几十年了都消失不见,秦家这样,都是因为他!”

秦垚声音虽然小,但是根本瞒不过秦沐的耳朵,对于什么秦家变成这样都是因为自己这种话,秦沐是一脸的莫名其妙,但是不代表莫名其妙就能够让别人把脏水泼在他的身上:“离开秦家不是我的本意,是秦家主动要将我送出去的吧,再说了,这么多年,我也确实没有对秦家有什么感情,不是你们说有难,说有约定,说给我好的条件,我还不愿意来呢,秦家怎么样,跟我有关系么?”

秦沐这番话让红莲几人听来那是头头是道,但是在秦家几兄弟听来就不是这么回事了,除了秦淼的脸上还做出了亲切的样子,所有的兄弟在看向秦沐的时候,都是一脸的愤恨。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秦垚瓮声瓮气的说道,语气像是一个赌气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