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931骨牌

931骨牌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在轮回王朝着那地下室扑过去的时候,秦沐的脸竟然出现在那地下室的口子上,更奇怪的是,这厮竟然是躺着出来的。

这怎么可能?

轮回王不由得打趣道:“哟呵,我还以为是谁闹出这样的动静呢,敢情是我们的秦大官人啊。”

轮回王在说着这话的时候,其实心里也不由得想起了在地府的时候,秦沐单手将自己扔到天空,百般羞辱的事情。

一想起这个,轮回王的额头上的青筋就直冒,但是,若要是再来一次,纵使那个时候他将自己的浑身解数都施展出来,恐怕连三成的胜率都没有。

那个时候的秦沐,身上的气息实在是太恐怖了。

但是,看到谢必安在同一个人的身上吃亏,轮回王是如此的幸灾乐祸的。

对于轮回王的调侃,秦沐是没有任何反应的,而就在这个时候,轮回王才发现,这会子的秦沐,紧闭着眼睛,一脸痛苦。

伴随着秦沐那单薄的身影一同出来的,还有红莲那只纤纤玉手,紧接着,便是已经不知死活的天残脚被红莲扛了出来,他们两个,在红莲的手上,就好像是两只大米袋子一样。首发济世鬼医931

而红莲在单手拖着这两个大男人的时候,丝毫没有显『露』出一点点的吃力。

轮回王连忙上去帮忙,而在他冲过去的时候,红莲已经将两个人都放了下来。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当轮回王看到两个奄奄一息的人的时候慌了,虽然黑白无常日常就是以勾魂为主,但是不代表他们可以任意的违背天命。

勾错魂可以送回,但是蓄意杀人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秦沐的样子看上去还好,只是脱力了。

但是天残脚是人事不省。

轮回王连忙冲过去查看天残脚的情况,但是这个老人,连身体都已经僵硬了。

他的灵魂就如同当年秦沐看到的白发一样,如同那个可怜的金甲人一样,碎成一块一块,摊在整个尸体里,就好像一个永远无法再度拼接起来的瓷器。

瓷器再怎么拼接,都可以恢复原状,只是留下了裂痕。但是灵魂一旦碎裂,那就只有魂飞魄散一说,而没有其他。

轮回王只是虚探了一眼,就颓败的摇了摇头。

红莲这边杀意更盛:“那妮子要是本体过来,老娘都直接下杀手。”

轮回王这边是听得莫名其妙,而这个时候问已经暴怒的红莲是不合时宜的,傻子都看出来,这尼玛绝对同地府有关,他这个地府小头目还冲上去问东问西,红莲要是脾气上来了,直接将他生撕了,他找谁说理去?

当年的红莲,暴怒中都能将天庭中专门处罚犯错仙人,贬入凡间的诛仙台硬生生的撞掉一个角来,还有什么她干不出来的?要知道,到现在,那诛仙台还缺了一块。

因为诛仙台是一整块特殊的仙石给制成的,世间仅此一块,少了就没办法补。

轮回王帮着红莲将天残脚扛着,一时间他们也不知道如何去处理这个人,只得先一并扛回诊所,等秦沐醒来再做决定。首发济世鬼医931

此番的秦沐是在暴怒中用出破魔之刃,虽然不明白为何在这次这厮使用的时候,身后会出现一个漆黑如墨的黑影,而且在出现这个黑影之后,他的战斗力基本上是翻了好几个倍,若不是最后出现的那个大掌,秦沐不可能直接脱力。

也就是说,往常用了一次,秦沐就得跪的破魔之刃,这次如果没有谢必安,是可以用第二次的。

但是红莲也知道,谢必安能够大老远的,不顾及法则直接过来干涉,那么就说明,这位谢姑娘在他的心目中,有很重的分量,搞不好,这老谢这么多年就这么一个女儿,也不是不能的,要知道地府的生育能力是极其低下的。

只是为了一个分身,就这样大打出手,而且最关键的是,这货还没有成功的释放出自己的怒火,反被打脸。

红莲有些担忧,这几日,恐怕是睡不好觉了。

谢必安不想方设法找回场子,那就奇怪了!这可就不是什么女儿的分身的问题了,而是面子问题。

不过这事情再重演一遍,就是红莲,都不会让秦沐吃亏,不就是谢必安吗,有能耐他就放马过来。

在秦沐回诊所充电的时候,在政、府门口关注那些静坐的警察们,也松了口气。

因为,他们的排雷专家,终于将所有的雷全部都排除了。

至于那些破坏分子,早就是人去楼空,每个人都有抗体的情况下,这些尸花根本都起不到什么作用,或许是因为主谋逃跑的缘故,这些尸花在空气中漂浮了一段时间之后,就消失殆尽,仿佛一开始就没有存在过。

然而慕岚这边却有重大发现。

她发现那些执意静坐的人们手里,都拿着近些日子里都很流行的骨牌。

这种骨牌,在这小女子的精神系的灵兽探查之后,说是用小孩子的头盖骨所制成,有很高的精神暗示的作用,每一个人在慕岚的心理治疗下,将骨牌拿走后,又回归了正常,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何来到这里,甚至有些人,连对占卜屋的记忆都没有了。

而在于修彻底暴走的情况下,在宁城城郊的一个废弃的小屋子里,发现了不少被挖去头盖骨的小孩子的骷髅头,而那里甚至还有几十个工人正在日夜赶工,将头盖骨打磨成美丽的形状……

于修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些工人,主谋走了,这一切谁交代?纵使那些工人说自己都是无辜的。

根据工人所说,他们大概是两年前,被人请到这里,与世隔绝,专门做这种东西,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有人反抗,有人害怕,有人做噩梦。

但是这些人,到了第二天早上,都会消失不见,连个渣渣都不剩下。

渐渐地,他们就麻木了,就适应了,每一个人都努力的加工着这种东西,每一个人的手上都沾满血腥。

直到于修几个带人破门而入的时候,这些工人还在面无表情的加工着,仿佛,他们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台台精密的机器。

至于尸花的源头,也被于修找到,就在宁城中的一个已经废弃了的小池塘当中,那池塘已经荒废许久,周围都是生活垃圾,腥臭难闻。

池塘的中央,便是一团漂亮的如同云锦一般的尸花,如同风中的蒲公英一般,一点点的朝着外面播撒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