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924二十三号

924二十三号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秦沐听得是一头雾水,而红莲在那里兀自的沉思,丝毫不理会秦沐,这厮只得硬着头皮说道:“那你也总得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吧,还有,来到这里当人柱是你愿意的么,”

女人斜睨了秦沐一眼,脸上带着不屑的表情说道:“我不回答你又怎样,我回答了,有奖励吗,”

天残脚这个时候也终于反应了过来,眼前的女人就是夺走他心爱的麻辣烫的“元凶”,为了这点麻辣烫,他是马不停蹄的跑出去买,然后又迅速的回来,多不容易,一口都沒吃着,这厢还沒捂热乎呢就已经让人吃得见底了,

又听得女人说出这样的话,天残脚怒极:“你个女娃子,好不要脸,我们给你吃的了,问一句还不行了,”

女人无所谓的看了天残脚一眼,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吃东西,能值几个钱,我要的是……”

“我给你安全,”红莲在对方只说了一半就抢着说道,秦沐那叫一个诧异,毕竟红莲从未管闲事管得如此彻底的时候,通常时间都是一脸冷漠,爱理不理的样子,

如果红莲能够说出,给别人安全这句话,那么,对方基本上就已经沒什么问題了,

整个宁城,大概还沒有能抵抗得住红莲怒火的人,

那女人不为所动,甚至手上的动作沒有因为红莲的话语有一丝的停歇,还在不断的朝着自己的嘴里塞东西,

红莲顿了顿,眼里头一回出现不耐烦的神色,这女人的神色让她极为反感,典型的吃软不吃硬,说白了就是贱,

只见红莲脸色一凝,神情肃穆的说道:“我们能救了你,也能杀了你……”

红莲这话还沒有说完,对方就一脸不屑的抬起头:“你以为你是谁,杀我,”

只是这个问句刚刚说出来就停歇了,女人的双眸中所能映射出来的都是红色的火光,红莲小手一挥,一个巨大的火球出现在空中,那女人在这样的火焰之下,已经无所适从,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

“红莲……业火,”女人吞了吞口水,一脸艰难的说道,

这下轮到红莲诧异了,原本威胁的话到了嘴边也就沒有说出来,而是改口道:“哟,不错,还是识货的,那就不需要我多说了,”

“你……”那女人的脸色晦涩不明,仿佛要说什么,最终却沒有说出口来,她叹了口气,有些认命的意思,然后用一种很颓废的语气说道:“你问吧,”

红莲微微一笑,这大火球她也不打算收回,就这么悬浮在半空中,天残脚瞅着这团火焰都已经傻了,他想过眼前的这个女娃子可能实力会了不得,却沒想到竟然到了这种地步,放眼整个通灵界,能够徒手召唤火焰的有几人,不需要任何咒语就能够召唤的能有几人,

红莲在看到那女人的时候,微微一笑,说道:“我先前的两个问題你还沒有回答,第一,你是谁,第二,你的生辰,”

女人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很聪明,你猜到了,”

红莲沒有说话,只是笑而不语,静静的等待下文,

秦沐一楞,不明白此时的红莲在打什么哑谜,此时也不敢说话,而是静静的听着,

“从你问生辰的时候我就知道,”女人展颜一笑:“我沒有名字,我只有一个代号,是23号,”说到这里的时候,女人带着一丝苦笑:“至于我的生辰,就跟你所预料到的一样,纯阴女,”

秦沐的脑中有一丝明悟,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又沒有抓住,

“那我就可以叫你23号了是吗,”红莲一楞,在女人说自己沒有名字的时候,看着她的时候,有些怜悯,

女人笑了笑:“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如果不是被你们救下,我宁愿这辈子永远不醒来,在梦里的时候,我还能够有自己的名字,有自己的人生,而在现实的时候,我们只能是一个代号,只能是一个工具,”

秦沐听着,觉得很是奇怪,对方竟然在诉说的时候称呼自己为“我们”,到底谁跟她才是同伴,谁才能称作“我们”,

只听得那女人继续说道:“我们一共三十个人,分布在这个城市的不同的角落,具体位置,大概可以参考英伦的史前巨石柱,我们每个人,都是纯阴女,正如我刚刚所说的,人柱,我们都是孤儿,每一个人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那个复活阵法,”

“你们要复活谁,”红莲连忙问道,

23号的命运固然可悲,固然让人值得同情,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女人,所参与的巨大的复活阵法,究竟是为了复活谁,

正如之前轮回王所说的,简单的人类的复活,有些是天意,有些是人为,但是这些都是天道所允许的,然而,有些东西是天道所不允许的,比如邪魔,比如妖魂,比如鬼物,这些,都是无法复活的,如果要强行复活,那么,则要付出强大的代价,

三十个纯阴女,用秘法保持所有人都还存活着,这样的大手笔,究竟是为了复活谁,

女人沉默了许久,沒有说话,

秦沐也反应过来,在看到女人沉默的时候连忙说道:“请你务必告诉我们,这个对于我们来说非常的重要,”

二十三号沉吟了一下,苦笑着说道:“我如果说我不知道呢,”

“你参与的,你竟然不知道,”秦沐楞了一下,显然是不相信这个说法,

二十三号笑了笑,有些自嘲的意思:“我知道你不肯相信我,但是,我开口,就说明我已经背叛了我的组织,难道我会因为这一点而隐瞒吗,既然背叛了,透露出多还是少,有区别吗,”

二十三号说完这句话,就开始端着剩下的碗,淡淡的征询了一句:“我可以继续了吗,”

她说的继续,当然就是继续吃饭,但是,这句话问出来之后,她却沒有征询的意思,而是继续端着碗吃着,旁若无人,

红莲沒有阻止,而是皱着沒有,

秦沐已然明白,这女人估计能说的都已经说了,只是这人的命运想想的确有些不值得,为了一个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具体情况的阵法,就这样白白的丢失了性命,

“你们是自愿的么,”在那女人不断的吃着的时候,秦沐陡然间冒出一句,

23号将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苦笑一声:“这种事情,哪有什么自愿和不自愿一说,”

此时的23号已经将该吃的都已经吃完了,一脸的餍足,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