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921坐化?

921坐化?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沒想到这里面还真的有个人,

在看到秦沐冲上去,为那女人诊脉的时候,红莲的心底却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一样,可红莲知道,这一切都非常的真实,只是,自己的心中却不愿意相信,

“你怎么知道这里面有人,”红莲在愣神了一会儿之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连忙冲了过去,帮助秦沐将那女人从雕像里面弄了出来,

雕像是用水泥铸就的,雕像的容貌与眼前这位一模一样,甚至比起本人还要更为逼真,如果不是因为雕像上面什么颜色都沒有,恐怕红莲都要以为,那雕像才是女孩的本尊,

碎裂的雕像并沒有全部变成那种一块块的碎块,在每一块碎块当中,还有粘连着的地方,那是在雕像的内部,有一层透明的如同塑料纸一般的东西,将所有的雕像内部都联系到了一起,摸上去非常的平滑,也一时间都不会威胁到雕像内部人的生命,

在雕像的鼻孔处,和背部,都有小孔留出来,给那女孩供给着氧气,

而那女孩在秦沐的一圈灵力的扫视下,发觉这女孩已经处于一种极度衰弱的情况下,如果不是这个时候的秦沐发现的比较及时,恐怕现在已经是魂归西天了,

红莲瞅着秦沐一直只是查看着那女孩的情况,却半天都沒有动手,有些纳闷的说道:“你愣着干什么呢,赶紧救人啊,”

秦沐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这人有些奇怪,”

红莲沒好气的将秦沐挤到一边,纤纤玉手搭上对方的经脉,开始是一脸的无所谓,然后皱起了眉头,表情有些凝重,

“你的巫歌能够护住对方的心脉么,”红莲一脸凝重的说道,

“沒问題,”秦沐说完就开始吟唱恢复的巫歌,

但是说实话,他对这女孩子完全恢复原状,并不抱太大的信心,

这女孩子身体里的情况太过奇怪了,

她好像是中了某种奇怪的毒,她的身体是很虚弱不错,但是绝不致死,似乎一直都维持着一个濒死的状态,这种状态的维持时间还特别的长,期间她一直都沒有进食,而且从灵力的探查结果来看,沒有进食的这个状态起码已经有了一年左右的时间,

一个正常的人,不吃不喝最多能坚持七天,实质上大部分是在第三天的时候就会出现昏迷的状态,第五天的时候基本上就挂了,七天还是对那种身体素质特别好的人来说的,

而且死因不是饿死,而是活活的渴死的,

如果秦沐现在说,他这里有一个一年不吃不喝的人,那绝对会被人说成疯子,

秦沐现在很纠结,一个不吃不喝一年甚至一年以上的人,秦沐的巫歌所做的只能是维持对方的心跳,而且这一点,也并不需要秦沐过多的干涉,如果不是陡然间出现一种奇怪的虚弱状态话,估计她的心跳一直都会持续,

这种陡然之间出现的虚弱状态,正是刚刚就发生的,秦沐估摸着估计是自己将那女孩儿从雕像里面弄出来的时候,大概已经破坏了什么东西,所以才会导致这样,

秦沐的恢复巫歌,大多数都是恢复皮外伤,之前的心理出问題等等,秦沐是无法治愈的,

而女孩子的衰弱,是因为长久的不喝水,不进食而导致的,这种虚弱秦沐的巫歌是沒办法驱除的,一旦女子的其他生命体征恢复正常,那么这些生命体征必然会使用现在身体所无法负荷的养肥,来进行维持,

也就是说,如果秦沐的恢复巫歌现在就将女孩子完全恢复,那么第一时间,女子所面临的,就是死亡,

这也是秦沐最为纠结的地方,因此,巫歌在他唱到一半的时候,看到女孩子的心脉已经开始活动的时候,秦沐就强行掐掉,这个举动,让他的血液登时逆行,差一点就直接一口老血给喷了出来,

“你疯了,干什么呢你,”红莲莫名其妙的看着秦沐,不明白好端端的为何将巫歌掐断,这样的话,秦沐必然会遭受到一定的反噬,这对他来说并不是非常的有利,

秦沐沒有说话,而在强行的掐掉自己的恢复之后,看到那姑娘的脸上似乎有了一丝的红润,然后这个时候的秦沐才看了一眼红莲,说道:“有沒有人参,”

红莲一愣,大概是沒有想到秦沐会问出这么一句,有些郁闷的说道:“啊……这个,这个……妖灵空间有,小升上回给的参须,500年的好像,”

“可以了,给我,”秦沐身手接过参须,强行的将女子的嘴巴掰开,将参须塞了进去,

“很棘手么,”红莲业发现了女子身上的不对劲,连忙问道,

“有沒有吃的之类的,”秦沐捉摸不定的问了一句,

红莲的妖灵空间里,能放置珠宝,放置药材,放吃的可是从来沒有过,如果秦沐觉得那些药材可以当饭吃的话,

天残脚对于秦沐问出的问題那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是秦沐所说的,他都会无条件的去做,毕竟对方曾经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就好像刚刚秦沐从他的手里夺走那根拐杖一样,他都不会反抗的,

“我出去买,”天残脚一瘸一拐的抓起被秦沐丢掷在一旁的拐杖,两根拐杖在手,这速度就快上了不少,很快的就上去了,

红莲一脸不解的看着秦沐:“为何还要这种东西,”

“我这是头一回诊治这样的病情,说实话,沒有把握,”秦沐淡淡的说道:“如果我们不在这里,这女人就会呆在这雕像里面,渐渐的变成一副干尸,但是,还活着,还有气,”

秦沐说道这里的时候,红莲就想反驳,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秦沐却在这个时候直接堵上了红莲的嘴,只听得他慢慢的解释道:“你是不知道,据我观察的,这人的体内好像注射了一种毒素,这种东西我也不清楚是什么,但是我知道它的功效,它可以维持人的基本生理机能,这人已经是一年以上的不吃不喝的状态了,你觉得这种事情就单单凭一首巫歌能让她恢复原状吗,我是人,不是神,”

红莲皱着眉头,一脸不解的看着秦沐:“那你要参须做什么,”

“在古代的时候,有些老僧死后坐化,但是当他坐化之后,若干年以后,他的尸体依然栩栩如生,最奇葩的是,他的身体竟然还有呼吸和心跳,这个女人,就是坐化,”秦沐沒有回答红莲的问題,而是兀自说道:“和坐化一样,有人要她坐化,而且必然在这个地方,”

“坐化,”红莲一脸疑惑的看着秦沐,这孩子脑洞开的有点大,这女人怎么又跟佛家的坐化扯到一起去了,风马牛不相及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