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916朱雀?

916朱雀?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占卜屋的光线很暗。追书必备

秦沐一冲上去的时候。便将那暗红色的地毯给顶开。实质上。周围的光线也如同这样的地毯一样。都是暗红色的。看不太真切。

“你来了。”

秦沐刚刚站稳。只听得背后有一个女声淡淡的说了一句话。

这声音来的太过突然。秦沐差点再度栽倒在那个坑里。若是这个时候秦沐再度掉回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那可就丢人大发了。

随着这一声的响起。周围的光线陡然大亮。秦沐一时间无法适应。不由得眯起眼睛。

周围有着不少长相可人的美女。这些美女都是同样的淡粉色的制服。这样的天气里。竟然还穿着裙子。当然。这房间的温度也是很高的。看起来都是开了暖气的。

这些美女无论高矮无论胖瘦。都是一头靓丽的短发。大概有二三十个模样。她们环绕在一个双眼被蒙着的女子周围。那女子留着一头长及腰的大波浪卷发。面容有几分熟悉。双眼是用黑色的绸缎蒙着的。站在她周围的二三十个制服女子。沒有一个搭理秦沐。她们有的在忙活着给坐在椅子上的大波浪美女打理头发。有的在帮她修剪指甲。还有的。在帮她捶背。

这俨然是二三十个小女仆的模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你是……”秦沐的眼睛好不容易适应了光线。不确定的看着眼前的人儿。这个人给他一种极度强烈的熟悉感。但是对方蒙着眼睛。有些不确定。

那女子慵懒的笑了笑。她挥了挥手。站在边上一直为她修剪指甲的女子便退开了来。一脸毕恭毕敬的站在周围。沒有动作。

女子并沒有起身。只是换了个坐姿。第一时间更新一脸慵懒的说道:“秦大夫记性可真够差的。连我都不认识了么。”

这声音颇有几分熟悉。但是过多的还是冰冷。像是天山上最不容易融化的雪。沉寂冷漠。

“朱……雀。”

秦沐其实心底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一直不大确定。当自己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秦沐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不断的颤抖。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女子摆了摆手。有女仆将她蒙住的双眼上的黑色丝绸给拿了下来。那是一双沒有任何感情的眸子。那张正是朱雀的脸。只是她的情绪过于冰冷和平静。人身上的气势也是大变。跟从前都不一样。有一种气势凌人的味道。

“你……你怎么在这里。”女子还沒有完全的睁开眼睛。秦沐却已经被对方所流露出来的气势给吓到。如果不是后退的过程中刻意的偏了偏。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秦沐知道。自己又会再度跌入那个深坑当中。

朱雀轻轻的笑了笑。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在对方睁开眼睛的那个瞬间。秦沐陡然间感觉到自己的大脑一阵的空白。周围的所有事物都消失的干干净净。什么都看不见。脑中唯有一个声音在轻声询问:“你是谁。”

“秦沐。”秦沐眼神空洞。定定的望着前方。。。麻木的脸上沒有一丝反应。

朱雀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淡淡的说道:“很好。记住。以后你就不叫这个名字。你叫做。。”朱雀说道这里的时候顿了顿。隔了大概一秒的样子。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眼神陡然的一亮。说道:“叫做白三琰。当听到我说a的时候。你就是白三琰。”

秦沐涣散的眼神定定的望着前方。沒有任何反应。

朱雀勾了勾嘴角。。。淡淡的说道:“不愧是有破魔之血的人。”但是这个时候的朱雀并沒有放弃。她的声音似乎充满着蛊惑。眼睛死死地盯着秦沐的双眼。一字一句的将话语再度重复了一遍。

就当朱雀问道第三遍的时候。秦沐那涣散的眼睛似乎有了点反应。像是准备缓慢的点头的模样。

朱雀眼巴巴的瞅着。她的眼神十分戏谑。因为她知道。催眠成功了。如果秦沐答应。那么从她说a的时候开始。他就会变成白三琰。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形却冲了过来。那是一个身穿白色运动服的短发女孩。她留着的是男孩子才会留着的板寸。耳边还打着耳钉。她的身手敏捷。从外面破门而入的时候。速度极快。

“快走。警察正在包围这里。”那女孩冲进来就直接抓着朱雀的胳膊往外拽。第一时间更新周围的小女仆们都慌了神。抓着那截黑色的丝绸急忙的跟了上去。

“干什么呢。人家玩的正高兴呢。”朱雀的术法被这个突如其来冲进来的女人给打断。秦沐最终还是沒有点头。他的眼神却依旧空洞。但是如若仔细观察。会发现在这样的空洞里。似乎还留着一丝神识。

“他怎么在这里。”那冲进来的女孩这才发现秦沐的存在。忍不住反问了一声。

“是吧。我就说人家在玩嘛。小白白你就这么冲进来实在是太扫兴了。人家不高兴嘛。”朱雀如同一块牛皮糖似的贴在那白衣短发的女孩子身上。

却被那女孩子一脚踹开。“滚。离老娘远点。你忘了少爷的话了。还有。老娘不像你。别靠着这么近。死。变。态。同。性。恋。”

朱雀被踹开的时候丝毫沒有生气。甚至还有些欢愉。嘴角始终带着微笑:“哎哟。人家只是玩玩嘛。少爷不会生气的。”这么说着。身旁的小女仆连忙将先前的黑色绸缎再度蒙在朱雀的眼睛上。

这个时候。身旁的白色运动服的女孩才表现的开心一点。将朱雀的眼罩给蒙好:“乖乖的。这才是你的形象。保护好你的凶眼。别沒事用你那能力。走了。”

而秦沐却还一直站在原地。沒有动弹。在所有的人都已经撤离之后。这货的双眼中才开始渐渐的有了些神采。

该死的。刚刚发生了什么。。

秦沐直接跪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脑袋。现在他的脑袋是一片刺痛的感觉。刚刚脑海中那满目的白色。迷茫的景观。让他无所适从。只觉得甚至浑身都僵硬起来。似乎在那样的一片迷茫当中。他还听到了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好像对他做了什么。

然而这个时候。于修和几个武警也终于哼哧哼哧的爬上了那个占卜屋。周边沒有其他的人。只有秦沐一个人站在原地呆呆的立着。在于修大力的吼了三四声之后。秦沐这才反应过来。回头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秦沐的眼里遍布血丝。一瞬间回头的时候。还吓了于修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