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875拖不下去的就是命

875拖不下去的就是命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半脸人这里却也没有闲着,铺天盖地的黑『色』火焰朝着秦沐铺了过来,如同烟火一样令人躲闪不及。。.cc更新好快。

但是,这些火焰在那把无与伦比的大刀的劈砍当中,悉数消失,整个空气都似乎被这把大刀劈裂开来,半脸人发现,在面对这把大刀的时候,她根本无从闪躲,这把大刀,给人的感觉就好像盘古开天地那一斧一样,没法破解,也没法躲避。

尸花在一瞬间将半脸人包裹起来,整个房间内只剩下一团如同果冻一样的东西,在原地蠕动着,秦沐的刀锋直直的劈开了那团尸花。

尸花发出难听的嘶吼,那声音如同小兽被困在笼中的嘶吼声,仿佛小兽最凄厉,最无奈的怒吼,当黑『色』的尸花与白『色』的刀光相碰撞的时候,尸花那脆弱的身体如同纸片,顷刻间便化为许多片,漫天飞舞。

刀光在消灭掉邪恶事物之后会迅速退去,否则不死不休。

然而,就在尸花四处飞舞,并且碎块都已经化成了空气的时候,这刀光,竟然悄无声息的退散开来。

刀光的背后,秦沐蓦地瞪大了眼睛。

周围,竟然没有那半脸人的踪迹。

她到底是包裹在尸花当中,被破魔之刃一起收拾了,还是……济世鬼医875

“秦沐……你竟然练成了破魔之刃,你的记忆已经被打开,命运之轮即将开启,北辰即将笼罩大地,一切将发生改变,死亡的镰刀始终不曾离开过你……你……哈哈哈哈啊……”空气中传来半脸人的声音,每一句话都带着回音,似乎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竟然有人能够从破魔之刃逃离?”花无月在与红莲厮混了一些日子之后,对于自己的新主人,也了解到了不少,破魔之刃被红莲誉为除魔第一利器,不是没有道理的,而且,秦沐在每次使用之后,都会变得极为虚弱。

想到这里,花无月连忙朝着秦沐漂浮过去,秦沐傻傻的定在原地,这个时候,怎么跟秦沐说话,他都不理人。

而秦沐,脑袋里始终回想着半脸人最后说的话,他捂着胸口,全身僵硬,因为先前被半脸人弹开之后所受的伤,还没有恢复完全,在这样被重创的情况下,秦沐不得已的开启了破魔之刃,但似乎没有什么效果。

半脸人竟然在这种情况下给逃了,她身上所蕴含的能力跟上回秦沐碰见她的时候完全不同,或许是上回她只有半边身子,邪力没有那么强大,但是现在不同,她已经不知道是个什么级别的鬼物了。

然而半脸人在留下的最后一段话,记忆里,有一个声音渐渐的重叠起来,“北辰之星即将笼罩大地,秦沐,你将会开启一个新的时代,一切将会发生改变,一切……死亡的镰刀,始终未曾离开过你,秦沐,杀戮,将是你的一生……”

说话的那个人,看不清容貌,秦沐的这段记忆,似乎也被人人为的破坏,说话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熟悉,却又偏偏想不起来是谁,秦沐的眉头皱的死紧,再加上现在身体的虚弱,秦沐有一种快要崩溃的感觉。

大脑传来一阵刺痛,秦沐直接倒地,花无月连忙扶住他,但秦沐始终没有晕过去,他瞪大眼睛,仿佛这样就能够与冥冥中的某种力量抗争。

与此同时,红莲这个时候破门而入:“那个王八蛋呢?妈蛋,老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暗算过……”红莲在看了一下重症监护室的模样,看着秦沐虚弱的样子,便明白了几分。

在询问过花无月之后,红莲的眉头皱的死紧,看着秦沐的眼神也多了一份同情。

要知道,平日里红莲从未对秦沐流『露』出这样的感情,实在是蹊跷。

“封印,解开了吗?”红莲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花无月不明所以的看着她,顺便拖着秦沐那虚弱的身体,一脸不解。

“跟我来。”红莲沉『吟』了一会,脸上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附身下去将秦沐直接扛在自己肩膀上,朝着门外大步走去。

迎面而来的就是于修,此人一脸紧张,“怎么样?秦沐怎么样了?”

“剩下的事情你自己解决,那些病人反正到了一定的时间之后就可以醒来,没有问题,还有,秦沐这边,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处理……”红莲听到于修追问,停下了脚步,冷冰冰的说道。济世鬼医875

“你……”于修对于红莲一向是不敢招惹,何况是正在愤怒中的红莲,刚刚吐出一个字,红莲就已经扛着秦沐走远了,如果仔细看来,慌忙中的红莲,甚至还用上了缩地成寸的本事,于修只是迟疑了一会儿,如何赶得上。

“可是,这么多人需要救治,这么多人……”于修扯着嗓子吼道,一个走廊上全部都是病人,这些病人本来都奄奄一息,但是听这个警察说,那个女人似乎还能救人,本来已经很狭窄的走廊陡然之间变得拥挤起来,不允许一个人通过。

红莲被迫停下脚步,回头冷冷的看着于修,那眼神,就是跟在身后的花无月看了一眼都觉得浑身哆嗦。

花无月陡然间想起那日在小镇上,如果当初花无月不是率先出手制住了红莲,恐怕也轮不到秦沐的破魔之刃来发挥,暴怒中的红莲一个小指头就能灭了自己。

红莲身上是上位妖族的威压,岂止是旁边的普通人所能承受的?先前围拢上来的人纷纷退开,看向红莲的眼神多有畏惧。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秦沐需要恢复,拖不到那天的,就是自己的命。”这话已经冷到极点了,于修一脑门子的冷汗,只得看着红莲离开,不敢上去阻拦。

拖不到的就是命!于修一脸的苦瓜,如果让他知道是谁造成这一切的,他一定要将对方剁成个肉泥,红莲这话虽然过分,但是却没有说错,因为她一切都是为了秦沐着想。

没有秦沐的巫歌,就不可能压制住所有人的病情,秦沐是最关键的一环,然而现在的秦沐已经人事不省,如果自己这个时候强行让秦沐进行巫歌的『吟』唱,反而是他不够人道。

拖,使劲拖,不就是个拖么,他们不就是因为大脑始终认定自己已经出现了病症,说白了不就是幻觉么?大不了全部都打晕。

于修略带阴鸷的眼神扫过身边每一个人的面容,极为阴冷的笑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