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859头一回做没把握的事

859头一回做没把握的事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说话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秦沐回过头,只见一个神情肃穆的中年男医生穿着白『色』的大褂,在袋口还别着一根塑料圆珠笔,他头发灰白,带着的是很严谨的金边眼镜,满脸的皱纹,整个人身上都充满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味道,当他缓步靠近的时候,秦沐很清楚的看见了于修脑门上的冷汗,那冷汗直接将头上那顶蓝『色』的一次『性』帽子给浸湿了。

“院……院长……”于南一脸冒汗的说了一句。

原来这厮就是嚣张,秦沐忍不住上下打量着对方,在秦沐打量对方的时候,其实那校长也在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哼,”那人冷冰冰的哼了一句,那人将目光从秦沐身上移开,再也懒得看上一眼,但是这货并没有直接朝着秦沐开火,而是冲着站在一旁的于南吼道:“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菜市场?什么人都能来到这里吗?什么人都能来看病吗?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啊?!于南,我一直看着你挺不错,可是你……不要这么拉低自己的下限,江湖骗子的话你也信?江湖骗子能治病还要科学干什么?对科学对工作你能不能有一个严谨的态度?”

尼玛啊,这明显的指桑骂槐,秦沐先前还听得下去,而到了后面,那是根本按捺不住自己的火气,忍不住说道:“院长,你怎么就确定我没有那个能力呢?”

“起死回生?”那人脸看都懒得看秦沐一眼:“你这不叫江湖骗子还叫什么?你当你是谁?还起死回生?”

“起死回生我做不到,但是,总得让我看看病人吧。”秦沐懒得同他继续纠缠,这么吵下去,只能延误的是小女孩儿的病情:“作为一个家属的角度。”

“你?”院长这个时候才用余光看了秦沐一眼。

“是是是……”于修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他和我是换命的兄弟,所以……能不能看一下……”济世鬼医859

“现在还没到探视的时间,于警察,这点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吧,一天只有下午的时候可以进行探视。”院长一看于修开始说话,态度就好了许多,至少语气上已经没有原先的剑拔弩张。

“但是……”于修还想说什么,让于南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院长,我们已经尽力了。”于南一脸羞愧的看着头发灰白的老院长,一脸难受:“你知道的,这是于修唯一的女儿,所以……所以……就让这位试试吧……”

“有了病症难道你们都查不出什么原因?”老院长差点一口气儿上不来,经过于南这么一提醒,大概也想起究竟是哪个病人,无力的挥了挥手:“是的,家属的心情,我们要谅解,那就……让他看看吧……”

老院长这态度转变得很离奇,先前是义愤填膺的阻止秦沐进入病房,如今却直接松了口。

秦沐正在蹊跷之时,耳边却传来了花无月的传音:“秦大官人,你麻烦了,这老家伙是想的万一病人死了,会将所有的责任推到你头上呢,毕竟你是个野路子。”

秦沐一脸惊诧的看着花无月。

花无月那无所谓的声音再度传来:“别惊讶,我这么高的精神力,去看懂一个普通人的心思,轻而易举。”

“那你也能够看懂我的意思了?”秦沐脱口而出,这句话没头没尾,除了花无月,没人听得明白。

院长这个时候才注意到秦沐身边的两个美艳的小护士,顿时目不转睛。

花无月那是一脑门的黑线,没好气的看了秦沐一眼,“你忘了什么是契约么?”

秦沐恍然大悟。

于南早就准备好了消毒的衣服,只等秦沐穿上去随他一起进入重症监护室观看病人,于修也拿了一套,死死的攥在手里。

于南却说:“一次只能进去一个人。”完事一脸抱歉的看着于修。

于修无力的摆了摆手,“我遵从你们医院的规定,可我也想看看,能不能就在门口偷偷的看一眼,就一眼。”济世鬼医859

一向刚毅坚强的于修,在自家女儿的面前,那是一脸的憔悴,说话间不自觉的带上了祈求的语气,于南有些为难的看了院长一眼,本来这种事情,一般情况下都会通融的,但是现在院长在这里,于南怎么滴都不能直接点头。

在于南看过来的时候,院长连目光都不肯跟他接触,而是朝着天上望了望,淡淡的说道:“我去别的地方看一看,你们忙。”

看着院长迈腿离开,于南赶紧将于修攥着的消毒服给他套上,顺便丢了一套给秦沐,秦沐则在小升和花无月的帮助下,三下五除二的就将那套行头套在身上,火急火燎的同于修和于南二人进入病房。

“哎……对,花无月,你穿上消毒服跟我进来。”秦沐走到门口,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对花无月说道。

“啊?哦。”或许是没有想到秦沐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叫她,花无月有一丝的错愕,但还是秦沐从空中抛过来的消毒服。

“秦沐,别让我难做,重症监护室一下子进入这么多人,本身就是不被允许的,况且有你在不就得了么,还叫她进来干吗?”于南一脸的不解,对于花无月,他完全觉得是个外人,因为毕竟没见过。

“她是很重要的一环。”秦沐没有搭理于南的意思:“我还想把勾陈和小升都带进来呢,只带她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秦沐忍不住加上一句。

“什么?”于南反问一句,由于秦沐说话声音实在太小,所以连他也没有听清楚秦沐刚刚说的是什么。

秦沐没有回答,而是静静的等待花无月穿上衣服进来之后,冲花无月说道:“如果一会我『吟』唱完巫歌之后,那孩子有什么异常的言语,就直接进行精神压制,将她带入深度睡眠当中,你做的到么?”

秦沐这么说的时候,眼睛都是亮亮的。

这是他最新想出来的法子,既然花无月能够一瞬间将对方的心思洞悉,那么以精神力来对对方进行压制,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个没问题。”花无月对于秦沐的话,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这个对她来说太容易了。

“好,那就好。”秦沐深吸一口气,才走近重症监护室当中,这是他头一回做没有把握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