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855血水

855血水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恢复巫歌并不难,这大概是所有巫歌当中最简单的一种,对于秦沐来说也是相当的简单,但问題是,将对方恢复到一个什么样的时间点秦沐也是不清楚,先『吟』唱一遍试试,

老汉很快的就平静了下来,不再『乱』喊『乱』叫,不再挥舞着自己的手脚,安静了许多,

当秦沐的巫歌全部结束之后,老汉已经发出很平稳的呼吸声,

秦沐将手再度放在那老汉的胳膊上,准备用灵力将对方的情况探查一遍,

“荣耀之门即将开启,”

秦沐正准备将灵力释放出去的时候,只听到那老汉闭着眼睛抑扬顿挫的说了一句,

秦沐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了一跳,陡然之间一松手,那老汉竟然“腾”的一声坐了起来,腰杆挺的笔直,

“你……你要干嘛,”秦沐根本不知道这厮想要干什么,只得结结巴巴傻乎乎的问了一句,

“只有选中的人,”那老汉的两只眼睛瞪得如同牛眼一样大,冲着秦沐小心翼翼的说道,在他说话的时候,从他的嘴里传来一种腐朽的气息,仿佛是那种行将就木的感觉,只听得充满腐臭的嘴一张一合,“只有选中的人……才能活下来,”济世鬼医855

“秦沐,我怎么感觉,他让你治成一个神经病了啊,”花无月皱着眉头看着秦沐,一脸无语,

秦沐一拍脑门,说道:“我忘了,巫歌根本不可能恢复大脑,因为巫歌只能将身体恢复到原先的那个时间点,但是,对大脑的干涉是沒有的,所以被恢复的人,一般都会有着先前的记忆,一样不少,”

“所以呢,”花无月挑了挑眉,

“所以说,他的大脑还是保持着先前的状态……”秦沐说话声音越来越小,一脸纳闷的看着那老汉,

“可我觉得他的这精气神,比起先前要好多了,先前他还发烧呢,”小白在旁边看了半天,发言道,

“那不就是我巫歌的效果么,我成功的将他扭转了嘛,”秦沐喜形于『色』,连忙说道,这简直就是无耻的邀功了,

“在真正的正义面前,我们都是罪人,”那老汉突然抓着秦沐的领子说道,这人的力气极大,那力气简直要将秦沐的领子给抓破,顿时秦沐都有一种呼吸不畅的感觉,

“要死要死要死,轻点轻点轻点……”为了不让自己成功的被老汉给勒死,秦沐努力的靠近那老汉,以缓解脖颈上的痛楚,

“你……你和我……就是我们……”

“恩恩……然后呢,大爷,你松手好不,”秦沐哭丧个脸,“我新买的衣服啊啊啊……”秦沐再叫已经迟了,因为他的衣服不仅仅被老汉给抓皱,甚至已经抓烂了,

“我们……早就应该死于这个世界上……”那老汉这么说着的时候,两个人的眼睛已经对上了,秦沐那属于被迫,老汉的那双牛一样的大眼睛与秦沐对视,甚至秦沐都可以看到那老汉眼里的血丝,

这血丝包裹着白『色』的眼球,那白『色』的眼球周围都是红『色』的血丝,密密麻麻并且还在不断的蔓延着,像是不断蠕动着的蚯蚓,

秦沐对这种密密麻麻的一片片的东西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他死命的挣扎着:“你放开,放开,你要接受治疗了,你要……”

秦沐这样剧烈的挣扎在一瞬间停止,只见那老汉的眼球越来越多的血丝,那些血丝渐渐的密布整个眼球上,并且陡然间,那只眼球爆裂开来,里面的血水冲起有一米多高,溅了秦沐一头一脸,

“这……”与此同时,老汉的手劲也松了下来,让秦沐成功的从老汉的手里给挣脱出来,秦沐刚刚说出一个字,就在一眨眼之间,那老汉整个人化作一滩血水,那些血水从他的身体里面迸发出来,将秦沐浇了一头一脸,济世鬼医855

“靠,”秦沐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连忙冲向厕所,

此时秦沐的模样非常的可怕,所有人全部让路,只有眼尖的小升发现秦沐的皮肤在被身上猩红『色』的血『液』灼烧着,甚至出现了水泡之类的现象,

“秦沐你沒事吧,需要我帮忙么,”听到厕所里面传来的水声,小升连忙关切的问道,

秦沐沒有回答,厕所里依旧只能听见水声,

“很明显,被这样的血『液』弄了一身,秦大官人还是去洗了,看来秦某人还是比较注重个人卫生的,算我平日里看走眼了,”勾陈一直站在门边,虽然那老汉身上的味道让他觉得有些难过,但是还是坚守着沒有直接走出门外,只是站在门口远远的观望着,顺便晒晒这春天的小太阳,

也算是十分惬意,

“哎呀,你们仔细看,那血『液』有毒啊,”小升急了,连忙说道:“而且我刚刚看着秦沐的皮肤都被那血『液』给烫出了水泡,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啊,”

经小升这么一提,所有人才将注意力放到了那个老汉之前所呆过的地方,

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就这么化成了一滩血水,在秦沐刚刚所站立的这个地方,甚至连个人形都沒有,剩余的血水在接触空气之后开始逸散,青烟直冒,而且在血水的地方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客厅里的那块水泥地板,都已经被腐蚀了,

“我靠,这毒血啊……”勾陈一愣,二话不说右手以剑指着,挥了挥,地上的那滩血就已经被勾陈给指挥的漂浮起来,在半空中形成小小的一团,地板上什么血『液』都不曾剩下,

但是很明显的,原先血『液』流淌的地方,形成了一个浅浅的坑,

“毒『性』很大啊,可为什么就剩这么点了,”花无月皱着眉头问道,

“还在减少,”勾陈沒有正面回答,只是阐述一个事实,

就在勾陈想办法想将那些血『液』都装起来的时候,只见那血『液』竟然快速的消散,远远的看着,就好像血『液』里面有着什么东西一样,不停的向外发散着,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与此同时,秦沐也从卫生间里面走了出来,他浑身的衣服都已经换掉,只在下身过了一条『毛』巾就奔了出来,

“我靠,你耍流氓啊,”花无月忍不住爆了个粗口,这几个女人在红莲大姐的影响下,那是一个比一个暴力,一个比一个凶悍,看到秦沐就这么赤条条的飞奔出来的时候,花无月眼睛一闭,沙发上那块最大的抱枕就直直砸向秦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