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846一切有因有果

846一切有因有果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的巫歌不是对她没有一点影响。

念力,幻术,以及秦沐的死亡之歌,都是对人的精神力的影响,这场战斗,根本不是肉搏,而是精神的较量。

但是很明显的,秦沐的精神力跟眼前这位根本不在一个重量级上,在秦沐『吟』唱巫歌的时候,花无月虽然受到了影响,却没有太大的反应。

相反红莲的身形因为稍微的有些凝滞,让对面抓到了一个破绽。

层出不穷的各种攻击朝着红莲大姐就扔了过去,红莲大姐躲闪得再快,抵挡的再快,都不小心被蹭到了些许,胳膊上已经受伤。

花无月这是抓住了红莲一点破绽之后就死咬着不肯松口,那架势是非要直接将红莲给打倒了。

葫芦和尚见状,咬牙直接冲了过去,用自己肥大的身躯和黄皮葫芦,抵挡住大部分攻击。

在这个间隙,红莲终于稳住了身形,朝着花无月丢过去一个大火球。

火球飞到花无月的身前,她周围的黑『色』丝带立即将那个大火球拦截下来,火球在触碰到黑『色』丝带的时候,由鬼气所凝结而成的黑『色』丝带开始溃散,那花无月闷哼一声,似乎丝带与她本身是连在一起的,受到伤害的时候,本体也会受到影响。济世鬼医846

“鬼王的鬼气还真够多,试试这个!”红莲挑了挑眉『毛』,口中喃喃有词,接着手中的长剑朝着天空一指,只见整个天空都阴沉下来。

因着红莲根本没办法靠近花无月,否则,就是红莲手中那把长剑,都能分分钟教对方做人,但是现在红莲只要一欺身朝着花无月前进,周围的额空气立马变得黏稠无比,像是一块坚实的盾牌,直接抵挡了红莲的前进。

再加上这家伙的周围都是黑『色』的飘带,若是靠近,沾染上了鬼气,虽说不可能给红莲造成什么致命伤害,可也不是闹着玩的。

故而,红莲只能使用这招。

这招数在朱雀那回将红莲从镇妖塔一放出来的时候就用过,不过那个时候的红莲在使用的时候,是本体,而现在,红莲则是人形。

人形的状态下,使出“天陨流星”这招有些勉强,故而红莲就做了些许的改动,流星的规模远没有那次庞大。

只见天空整个都阴沉下来,黑幕笼罩着大地,周围开始有狂风不停的吹,吹得人心发慌。远远的,可以在黑暗的天空中看到赤红的颜『色』,那就好像怪兽的眼睛,从漆黑的云层当中透『露』出一只来,冷冰冰的注视着大地。

几个赤红的颜『色』在黑幕上越来越多,伴随着呼呼的风声,紧接着,掉落下来大概直径一米左右的带着火焰的石头。

这些石头的目标是整个灵泉镇,灵泉镇的不少房屋已经在先前红莲的那一轮天火当中毁于一旦,现在又被一堆的石头砸,已经是满目疮痍,摇摇欲坠。

不少房屋开始了大面积的垮塌。

那花无月的头顶,正好一只来势汹汹的天外陨石砸了下来,花无月速度躲闪,但是这速度远没有流星的速度快,似乎这流星在降落下来的时候,还带着些许减速的属『性』,也或者是秦沐的巫歌起了效果,从秦沐这个角度看,似乎是花无月自己撞上流星的。

那颗流星狠狠的砸入地面,将地面砸出一个可怖的深坑,周围都是龟裂的石板,秦沐的巫歌也就此结束。

“完事了?”葫芦和尚捧着自己受伤的小心脏,小心翼翼的说道,他可真是惊险,一边要跟花无月的意念战斗,一边要抵抗着秦沐的巫歌,要不是平日里他就比较乐观向上,也没动什么想死的年头,恐怕早就『自杀』了。

“你的巫歌,也不是特别厉害吗。我都抵抗了。”葫芦和尚忍不住念了一句。

“那是因为我没唱完。”秦沐淡淡的说道,他又不是瞎子,看的出来,自己再这么唱下去,恐怕红莲都要跟着完蛋。济世鬼医846

天外陨石还在继续。

只是有意的避开了这个区域,朝着整个灵泉镇的其他地方奔了过去。

“好像完了吧?”红莲淡淡的说道。

这话音刚落,眼前还没有消散的,飞扬着的灰尘当中,陡然间杀出一条丝带,以迅而不及掩耳之势直直取红莲的脖颈,并且紧紧地束缚住。

红莲长剑一挥,割裂了那根丝带,丝带被割裂地方如同沙子一般散开,变成黑『色』的雾气,飞扬在半空中,红莲挥断了那根丝带之后,急速的后退,丝带在她的脖子上死死的套着,红莲一把扯开。

虽然这条丝带已经跟花无月没有什么联系,但是红莲的脖子上还是留下了黑『色』的印子,就连红莲用手触碰过那截丝带的地方,也都留下了黑『色』的印子。

并且还在一点点的蔓延着,像是被污染了似的。

秦沐皱了皱眉头,连忙上前,张嘴就要唱巫歌,却被红莲一把拦下。

“没事,不过是鬼气入体,费劲一些。我自己来就好,你的巫歌,留着对付花无月吧。”红莲说话依旧有力,似乎根本没受什么伤害。

秦沐点了点头,不再言语,只是紧盯着花无月先前所在的那片已经看不清大概的雾气。

仿佛里面蛰伏着一个看不清的怪兽。

不过是数十个呼吸之间,整个雾气已经开始清晰,里面透『露』着一个小小的影子,那影子被地上的黑『色』丝带如同众星捧月般的拖着,漂浮在半空中。

“为什么……不能陪陪我呢?”花无月的声音淡淡的回『荡』在周围,明明她人就在对面,却感觉她在说话的时候,声音回『荡』在周围。

秦沐一听这话,本来想张嘴收拾花无月的那个心思陡然之间没有了,连着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有一种怜惜的情绪,他回头看了红莲一眼,问道:“你说过,这家伙是鬼王?”

“对,鬼王,所给我的气息就是这样,可具体的分级不清楚,所以,要小心。”红莲这么说着,捏紧了手中的剑。

“我觉得,一味的杀戮或许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秦沐突然丢出这么一句话,朝着花无月靠近了几步。

红莲知道,这货又想用那种平和的办法了,有些无奈的说道:“你试试吧,若是不能净化,那就只能杀掉。”

“一切有因有果。”秦沐轻轻的说了一句:“我一直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会有与生俱来的黑暗。”

当数年后,秦沐自己堕入黑暗的时候,或许想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浮现的,多数是不屑吧。

cq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