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836不对劲

836不对劲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丧失是什么意思?”葫芦和尚被秦沐一脚踹到地上不省人事,也没过多久,在红莲大姐气急败坏的走出房间的时候,这货就醒了,不过这厮一脸的莫名其妙,也只听见红莲大姐最后一句话,起来就开始询问。追书必备

“就是和谐美好的意思……”秦沐捂脸,他从没想过红莲会在这个时候冲进来“查房”,简直将脸都丢尽了,现在都有种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想法。

“你丫的蒙谁呢?”又得到同样的答案,葫芦和尚在反应不过来秦沐是蒙他的,那就真的是傻了。

“蒙你……”秦沐的声音很是虚弱的传来。

“你说啥?”那葫芦和尚登时暴走。

只听得古永在他身后幽幽的说一句:“少年,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否则,应该会有自杀的冲动。”

“什么意思……啊喂……什么意思……”葫芦和尚还想再问,却没有人回答他了,周围的人都开始穿衣收拾,听着红莲大姐的意思,似乎是尽快回去。

他们在这里停留的时间是有些太久,不大合适,朱雀他们没有过来这个小镇,很有可能是顺着火焰人的那个方向过去的,这么说来,他们也算是分道扬镳了。

但是,他们终究要回到那个小镇,要寻找丢失的同伴,比如黑珍珠,比如司空露。

秦沐慌慌张张的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开始收拾东西,昨天晚上真的有些得不偿失,从头到尾都在折腾,折腾得没完没了,简直不能忍。

当秦沐几人收拾好东西来到楼梯口的时候,红莲大姐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秦沐连忙迎上去,他手中的行李让小升和小白抢着拎走,这货看着红莲的时候,那叫一脸的谄媚:“大姐,你猜猜昨天晚上我们遇见谁了?”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你们几个基佬不是在房间里做着少儿不宜的事情么?”红莲没好气的看了秦沐一眼,早上的那副画面充斥脑中,其实,早上的画面红莲是有些不信的,但一想到那样猥琐的画面,就觉得心里难受。

“怎么可能?”秦沐一脸无语的说道:“你误会了,昨晚我们可是……”

红莲淡然的走在前面,四平八稳,而秦沐一路跟在红莲身后,那模样就好像清朝的小太监,一路尾随在老佛爷的身后,点头哈腰。

在红莲一脸淡然的走到一楼的时候,秦沐已经将他们几个昨晚的英雄事迹交代完毕,尤其是说道葫芦和尚用葫芦将花无月收了的时候,葫芦和尚颇为得意的扬了扬他那只葫芦,看上去那叫一个喜气洋洋。

此时已经到了楼下,楼下坐镇的依旧是那个胖胖的花老板,一楼依旧是门庭若市,不少客人从外面赶来,朝着大厅内坐下。

红莲在秦沐的喋喋不休中站定:“如果一会子看见了花无月,我就问问她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这话说的轻描淡写,而且,什么叫做“看见花无月”,说的好像跟花无月有多么熟悉一样,而且红莲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相信秦沐的说辞。

红莲丢下这么一句话,就朝着大厅的空座位走了过去。

毛毛紧随其后,回头还不忘冲着秦沐来了一个鬼脸。

“你说她什么意思?”葫芦和尚得瑟的嘴角还僵在脸上,一手搭着秦沐的肩膀忍不住问道。

“就你那智商,我也怀疑你们到底有没有收掉那花无月。”古永看了看红莲,再看了一眼葫芦和尚,摇了摇头,朝着红莲的座位走了过去。

“哎……你……”古永的态度让葫芦和尚颇为不爽,不过这货到不至于对一个普通人动手,只能眼见着古永大摇大摆的离开,于修跟在他的身后,用手拍了拍葫芦和尚的肩膀,然后才离开。

“沐沐……下次如果你要撒谎的时候呢,找一个靠谱点的理由才好。”小白小心翼翼的在旁边补上一句。

“我……你也不相信我?”秦沐忍不住反问道。

“呵呵……沐沐,我饿啦。”小白只是笑,丢下这么一句话,就拉着小升蹦蹦跳跳的到红莲边上点菜了。

秦沐一脸的怨愤没地方撒,忽然眼角瞥见了半倚在柜台上的胖女人,嘴角抽了抽,径直的朝着花老板的方向走了过去。

葫芦和尚愣了愣,收起朝着大厅座位走过去的腿,朝着秦沐走了过去。

“你家老板呢?”秦沐一走到花老板的跟前,就这么劈头盖脸的问道。

花老板现在看上去那叫一个意气奋发,拿着一只粉红色的团扇,挥舞着,胸前两块肥肉依旧紧绷,确切的说她全身都在紧绷。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红莲的刺激,这女人今天一大早就是一件红色的旗袍上身,只是这货的身材,只能让秦沐想起裹得严严实实的双汇烤香肠,半点美感皆无。

“什么老板?我就是这镇子上唯一一家旅馆的老板,这镇子上的谁人不知?小子,看着你面生,该不会从外地来的吧?”花老板本来冲着一楼的每一个客人微笑着,突然秦沐这么出现在她的眼前,并且开始质疑她的地位的时候,这货就彻底怒了。

“你是谁啊?你哪来的啊?竟然敢质疑我的存在?你知道我是谁么?”那花老板的问题如同连珠炮一样喷出来,秦沐都被问傻了。

“你不记得我是谁了?”秦沐一脸疑惑的看着花老板,葫芦和尚也是莫名其妙,按理来说,一般的人都应该记得让自己出丑的人,怎地这花老板忘得这样干干净净?

难道这花老板的人生信条就是,有什么困难,全部忘光吗?

“老娘们你是作死是吧?花无月呢?花无月在不在,在就让她出来,不在,不在就对了。”葫芦和尚的想法并没有秦沐那样复杂,直接单刀直入,询问起花无月的下落来。

在葫芦和尚开始问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秦沐突然发现,整个一楼都安静下来,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看着秦沐所在的方向,似乎在倾听着什么。

秦沐回过头扫视了一圈,红莲大姐坐在最中央的位置,秦沐一愣,他明明记得小店的格局很是新颖,中间是没有位置的,是刻意的空开的,在花老板没事抽风放音乐的时候,还有人在里面跳舞。

然而现在大厅的模样,从一个很是时髦的模样,改变成了一个古色古香的样子,跟从前的分别太大了。

怎么会这样?秦沐盯着花老板那张肥腻的脸,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d!μ*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