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819能收拾你的大有人在

819能收拾你的大有人在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那花老板也是一个用音攻的高手。

至少,在嘶吼的方面,不弱于秦沐的音爆。

其实音攻在江湖上早就有,甚至在一段时间内还出现了一个专注于音攻的门派,只是那门派如同流星一样,消失的很快,大抵是因为音攻这门技术似乎是很难掌握的,一万个人里面当中大概能有一个,精通音律且能够将自己体内的气与音乐联合在一起形成音攻的。

江湖传言,说这样的音攻的门派似乎就绝于传承,寻找这样一个条件苛刻的弟子相当的难。

但是自古江湖当中就会有些独门小户将各种音攻的法子传承下去,比如眼前这位花老板,就是音攻当中最为典型的狮吼功。

狮吼功是少林七十二绝学之一,清啸之下,犹如讯雷急泻声闻数里,令敌肝胆剧烈,心惊胆战,震慑人心的不可思议之威力,往往一声长啸即使对手不战而败。

然而,似乎花老板的绝学对秦沐的影响比不大。

此时的秦沐身上有着固若金汤,再加上这货身上本身就有着巫祝对于各种音攻的天然免疫,除了觉得花老板的声音大点,秦沐还真没觉着对方有什么不同。

秦沐转过身来,用一只手捂住自己的鼻子,一脸嫌弃的看着对方:“你多久没刷牙了,难不难闻啊。”济世鬼医819

这个时候,那女人的狮吼功已经结束。

而在秦沐说话的时候,狮吼功还是在进行的,可秦沐的声音依旧一字不落的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那似乎是某种传音,而并不是秦沐的声音已经声如洪钟,将狮吼功的动静完全掩盖下去。

那花老板在秦沐说完话后,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红莲看了看其他桌子上的客人,在秦沐将整个一楼清场之后,留在一楼的客人真的不算太多,除了大虎小慈面具男三个之外,还有就是他们那桌后面的那个白『色』衣服男,角落里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骨瘦如柴,身上的衣服已经破旧的看不清楚颜『色』。

值得一提的是,从这个大厅开始出现事故到现在,那个老人也是旁若无人的坐着,只不过他不是坐着吃菜,而是坐着喝酒,顶多在这个大厅鸡飞狗跳的时候趁『乱』做点小动作,其余的,红莲还真没发觉。

而坐在这老头的对面的那个角落里,则是一个带着斗篷的男人,看不清楚脸,从他骨节比较粗大的手上来看,应该是一个男人。

秦沐不明白这么多人若都是那花老板变出来的,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让自己变出来的玩偶给自己付钱是很好玩的事情?

秦沐皱着眉头,却没有注意到身旁的于修开始傻乎乎的『摸』地上的尘土,甚至还将那些土从地上捻起来,闻了闻。

“似乎是骨灰。”于修楞了楞,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这个判断,这厮还做出一个让人疯狂的举动,他将地上一撮很可能是骨灰的尘土捻了起来,用舌头『舔』了『舔』。

秦沐似乎觉得胃里什么东西在翻腾。

“真的是骨灰。”于修“呸”了一声,似乎是想要将自己舌头上的灰尘给吐掉,然而秦沐则总感觉自己的嗓子有些痒,好像这灰尘已经进行传染了似的。

“你尝的出来?”秦沐不知道说什么好,畏惧的问了一句。

“恩,”于修点了点头:“不是说尝的出来,这跟我一些经历还有警察的职业有关,我敢百分百的确定,这些是骨灰,秦沐,我虽然跟你是朋友,但是,有些事情我还是不能包容你,到了地方,你就去自首吧。”

秦沐听得一脸的莫名其妙,这厮怎么说一套就做一套,丝毫不给对方一点反应的时间和适应的时间,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去接受一个奇怪的结论,“自首”?去自首什么?

“你没病吧?我去自首,我去自首什么?”秦沐一脸无语的说道。济世鬼医819

“盗窃国家财物,还有,还有就是……”于修低着头,情绪些许低落,看着秦沐的表情上也带着一丝同情:“还有就是杀人。”

“杀人?”秦沐吓了一跳,先前于修说他盗窃国家财物的时候他就想反驳的,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做什么的时候,于修已经将一个更大的罪名扣到了他的头上。

“我怎么杀人了?”秦沐是一脸的莫名其妙,然而站在后面的花老板脸上却『露』出笑容,幸灾乐祸。

“这些人原本好好的,可是在你的一吼当中全变成骨灰,小子,你这不是杀人了还是干什么了?”在于修还没开口的时候,花老板便慢悠悠的说道,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秦沐,似乎有些担心,但是与秦沐对视的时候,表情是异常的凶狠。

“我杀人?你搞清楚,原先的那些东西是人吗?原先那些东西连灵魂都没有叫人吗?”秦沐怒不可谒,他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被冤枉,尤其是这花老板根本就是在含血喷人:“我还想问你,召唤出这么一大帮沙漠士兵来对你有什么好处,难道这些东西能够帮助你去作战吗?难道这些东西给你的钱就不是你自己的吗?”

“我如何做,你管不着,我只知道你杀人了,连你的同伴都这么说。”花老板面对秦沐的诘问丝毫不为所动,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你看看,你的朋友都这么说你,又不是我这么说你的,对不对,虽然咱们小镇比较小,又是位于边界上的,再加上整个小镇是做了一个空间的。再说不管是华夏,还是下面靠近的那些个国家,都对这个地方并没有实权去管理,没有法律去衡量,但是,你违背的是小镇的法律,那么,你自然会死。”

秦沐一愣,半晌都没有说话。

于修却还想说什么,被秦沐这张木然的脸给憋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此时的秦沐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心情不好。

“我会死?你丫的是打不过想要来诅咒来了么?好啊,随便你,我倒要看看所谓的小镇法律,究竟能不能束缚我?”秦沐冷笑一声,说道。

花老板坚持的声音也从后面传来,“能收拾你的大有人在,像你这种纨绔子弟,在我们这里还少吗?”

花老板这么说着,张嘴又是一记狮子吼,于修连忙捂着耳朵退散到一旁,然而秦沐也不甘示弱,张嘴就是一个音爆,一个单纯的音攻,一个音攻里面夹杂着精神攻击,在空气中碰撞着。

cq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