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799参悟

799参悟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那只手是从门里面伸出来的。

那只胳膊还费力的扒拉着门,这胳膊看上去瘦小,但是力气却不小,甚至在扒拉门的时候,还能看见胳膊上的肌肉虬结,看上去相当的有力。

甚至于,在他这样费力的扒拉的过程中,门缝还被他挤开了不少。

似乎是后面跟来的人,秦沐朝着那个大概有七八公分的裂缝看去,只见白三琰那扭曲的脸在门缝当中:“秦沐,你别想就这么走了!”

秦沐从惊愕当中反应过来,哈哈大笑,唤雷符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形成,朝着白三琰伸出来的那只胳膊上丢了过去。

雷电几乎在一瞬间便席卷了白三琰的全身,他的胳膊直接缩了回去,可就在这个时候,也不可避免的让秦沐将他的胳膊电得焦黑。

门终于重重的关上,那头,似乎还传来朱雀气急败坏的声音。

秦沐和红莲相视一笑,红莲竖了个大拇指表示嘉奖。

“孩子,我只能支持一会儿,好自为之。”这个时候,门发出了最后一声,秦沐再度看过去的时候,整个门又变得跟从前一样,没有什么分别。

秦沐深吸一口气,按照大门的说法,出羽王墓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在眼前的将军冢当中找到契机,才能从里面出去。

可是,整个将军冢除了墓坑就是墓坑,能有什么契机?

“秦沐,你先前掉落在什么地方你还记得不记得?”红莲看着眼前再度浮现的黑色的死气,这些死气将整个将军冢再度用黑暗笼罩,大门门口的火把只够照亮门口的前面很短的距离,这将军冢蔓延很远很远的距离,似乎没有尽头。

“这哪里记得。”秦沐一愣,苦笑着说道。

“我也不记得。”红莲说这话的时候甚至还带着一丝忧伤,在秦沐听来那就是晴天霹雳,什么时候红莲的话里面能听得到忧伤,那真的是见鬼了。

“但是我们的距离差不多。”葫芦和尚一脸笑意:“我和那该死的胖子在一路去了,你们不知道,那东西如同菜花一样从天而降,恶心死我了都。”

秦沐几人莞尔,对于葫芦和尚的抱怨表示赞同,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其实我们几个相差的并不远,在路上我就碰见了红莲大姐和其他的人,然后才进入,相反,一直都没有看见秦兄弟,不知道为何。”葫芦和尚将剩下的话都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秦沐。

事实上所有的人都在看着秦沐。

秦沐这边则是一脸的尴尬:“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这一路上跑过来,那距离都快赶得上我大学的体能测试了,而且就我现在这身板,还是……还是比较累的。”

“那你应该距离比我们要远。”于修坚定的说道:“我们没有那种遥遥无期的感觉。”

“是吗?”秦沐笑了笑:“那么,这将军冢究竟有多长?羽王当年的人都走了,不会就在外面建立的将军冢,把所有人都埋在里面了吧?”

秦沐这话有些天方夜谭,所有人都一阵无语,但也不是没有可能,将军冢的规模大概是所有墓葬群当中最为夸张的一种,就是秦始皇当年也没整这么多的陪葬,再说了,秦始皇的陪葬还是兵马俑,使用青铜铸就的。

“这东西应该没有尽头,想通过走过将军冢就找到出路,那是不可能的。”红莲盯着将军冢好一会儿,小手一挥,一道道火焰如同扎在黑暗中的尖针一样,狠狠的插入黑暗当中,将周围一切都照的通透。

但是,与黑暗混合在一起的火焰,依旧是泾渭分明,光明并没有将黑暗分散,相反,则让它们愈发的团结起来。

“如果不是来到这里,我不会发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种连光明都无法驱散的黑暗。”红莲状似无意的看了一眼天上的那些宛若实质般的黑暗。

“像不像果冻?”秦沐忍不住来了一句。

“这个时候还有心思说笑啊,赶紧想想怎么出去吧。”红莲翻了个白眼:“你看看后面那门,能支撑多久,再说了,上面那黑暗,最多就是龟苓膏,跟果冻有什么关系。”

秦沐:“……”

后面的门发出“砰砰砰”的巨大响声,仿佛是什么人在使劲的拍门一样,这声音听着让人心里发憷,每一次大门的震动都让秦沐担心这个大门会那样毫无预兆的就垮下来。

先前,他说这大门如同拦截绿巨人一样的,也不是没有任何道理,这大门的模样,跟拦截绿巨人的那种,没什么区别。这大门若是倾倒,恐怕所有站在台阶上的人,都会波及吧。

所有的将军冢里面墓坑都没有任何的反应,也没有棺材相互摩擦的声音,秦沐盯着那些棺材,突然问了一句:“你们先前过去的时候,这些棺材有没有动?有没有长得奇形怪状的骷髅从里面爬出来?”

红莲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说小说里才会发生的事情,你电视剧看多啦。”

“什么意思?”秦沐没有反应过来,“你们去的时候这些东西没阻拦?”

“我只是路过人家为什么要来阻拦我?”红莲不耐烦的说了一句,在她说话的时候,她不断的制造着那种如同拳头般大小的,可以在路上蹦跶来蹦跶去的火精灵,这些小家伙们仿佛有意识一般的围绕在红莲的裙裾边,叽叽喳喳的仿佛在讨论着什么。

“真神奇。”小白忍不住说了一句:“我的狐火就不能做到这个样子。”

“只是精神力的分割而已,”红莲微微一笑:“持续不了多长的时间,而不是像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