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794枪响

794枪响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这边对于肉搏比较擅长的就是红莲和小白了,她们两个都属于灵巧型的那种类型,而小升和秦沐更像是后勤和控制,不过红莲才出手的时候特地交代过秦沐,不许唱巫歌。

秦沐的巫歌是不分敌我的,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如果还能分个敌我的话,将是一大助力,但是,在这厮还处于坑爹状态的时候,让他开口唱巫歌无异于自寻死路。

在赵老实和于修冲出去的同时,红莲大姐也窜了出去,而且连剑都没有召唤出来,就直接冲进人群当中。

红莲大姐的对手是那些倒霉的粉红色长裙美女,大姐大更是没有留手,在这家伙冲出去的时候,就感觉是一架绞肉机直接飞了出去,所过之处,哀鸿遍野。

正如红莲大姐所说的,这家伙真的是有些火气,需要发泄。

小白也加入战斗,以人形的方式,三团狐火始终跟着她,所过之处,全部都燃烧。

毛毛和小升依偎在一起,古永这个文艺兵就别上去凑热闹了,然而葫芦和尚原本的对手是昆仑的大长老,但无奈这货实在是太疯,没有什么理由,与昆仑大长老打起来的唯一缘由就是因为这厮手痒想打架了,如同疯狗一样跟在大长老身后一通猛咬。

大长老到底是个老人,自知不敌,正好处于整个场景都在械斗的时刻,干脆很是阴险的隐藏在众多人群当中,瞬间那和尚就被众多人群给围住,为了突围,不得不以一敌十。

好在这些人看上去还凑合可实质上都属于草包一个,真如葫芦和尚先前所说,这帮人就是一帮三脚猫的功夫。

就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整个场面似乎已经被秦沐他们给控制下来的时候,却发生了意外。

“砰”的一声枪响,惊了秦沐一跳。

他连忙朝着每一个自己的人看过去,发现没有一个人受伤,顿时松了口气。

而葫芦和尚则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个穿着青色长袍的小伙子,他的肚子处可以清晰的看到血迹,血液就像是关不紧的水龙头一样,汩汩的流出。

葫芦和尚这个时候竟然遭到了暗算。

之前于修也算是乌鸦嘴再世了,上一秒这厮还在感叹周围的人还好没有一个用枪的,下一秒就有人中枪倒地。

虽然葫芦和尚到底是敌是友,还说不清楚,这人亦正亦邪,但是有一点,就是极为义气,再加上这葫芦和尚回答昆仑大长老的问题的时候,那样的表现,已经让秦沐产生一丝好感了,如何能就这么袖手旁观,看着葫芦和尚的生命力就这样一点一滴的逝去?

“私自携带军火,老子要整到你牢底坐穿!”于修也对这个胖和尚产生了一丝好感,在葫芦和尚中枪倒地的时候,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的突出重围,下手不知不觉的也狠了许多。

而秦沐则是一口气用判官笔绘制了十几张雷符,这些雷符如同盾牌一样环绕在他的周围,他就在身边有了这些符咒的时候,朝着人群冲了过去。

葫芦和尚的力气也还是真大,也不愧为一代枭雄,就在身上中枪的时候,竟然还能挥舞着他的葫芦。

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葫芦和尚并没有下死手,而现在,他已经开始杀人了。

他将背上的葫芦拿了下来,当那葫芦放在地上的时候,与地面碰撞出如同金属般轰鸣的声音,仿佛那是一个铜铸的葫芦一般。

那个打枪的小子也是傻了,他先前被那葫芦和尚揍的鼻青脸肿,开始的时候也没有想过去用枪,在通灵界,借助于世俗的东西被认为是非常可耻的事情,所以,不少通灵界的大佬,放着世俗好端端的花花世界不要,非得在什么深山老林道中隐居下来,过着粗茶淡饭的生活。

昆仑的大长老估计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子里面会有一个人使用枪支,就连他也愣住了,虽然心里比较窃喜,但是表面上看上去却是那种痛心疾首的表情。

“常在啊,你怎么可以用枪呢?”那昆仑大长老一脸伤感的对那孩子说道,他想起这是一个华夏高官的孩子,生性胆小,但是睚眦必报,因为家里有钱,便过的比较富裕,这枪估计也是他父亲通过渠道给他弄的,就是怕他在外面受欺负。

其实不少的八大门派的弟子,都会使用枪械,大部分都是家庭良好的人,他们有着雄厚的经济基础去干这些事情,只是不少人是不屑于去做而已。

那个开枪了的孩子也是傻了,在昆仑的大长老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诚惶诚恐,看得出来,这货对于昆仑的大长老,还是有一定的尊敬的。

但是,那大长老把他当不当一回事,就是他的事情了。

葫芦和尚在中枪之后,都将那孩子一把给提了起来,他大吼着,在一群人惊愕的目光当中,竟然双手发力,企图活生生的将那孩子撕成两半。

那孩子也是惊慌失措极了,他开始的时候就让葫芦和尚给揍得鼻青脸肿,没有了办法才想到这么一个方法,在开枪的时候,这货实质上也是极端惶恐的。

但是他断断没有想到,此时的葫芦和尚就在自己中枪的时候,都有力气将他给举起来。

那孩子害怕极了,一连朝着葫芦和尚开了好几枪。

“砰砰砰砰”,似乎整个洞穴都因为他的枪声而彻底的安静下来。这枪声仿佛是一个标杆,在枪声响起的时候,整个洞穴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这里。

葫芦和尚本来想将对方生撕的手也软弱的垂了下来,枪的冲击力和破坏力,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