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789自己的尸体

789自己的尸体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先前就说了,占星石在人走在上面的时候,会有金色的光芒汇聚和闪耀,如此一来,朱雀的火焰便没有多少照明效果,这效果甚至还没有地面上占星石所来的耀眼。

秦沐走到最近的棺材的旁边。

这里的棺材非常的精致,如果说外面将军冢的棺材只是马车级别的,那么这里面的棺材绝对就是一辆劳斯莱斯。

秦沐摸了一下,这里的棺材的材质好像是某种石头,在棺材的应该是放头部的位置,是用宝石镶嵌的,也就是说,如果人走到头部的位置去观察,只要看到那宝石,透过透明而璀璨的宝石就可以看到里面的人的脸,可以知道这棺材的主人是谁。

“费了这么老牛鼻子劲,到了这个地方就是来看棺材的?”秦沐忍不住说了一句,他走到那口最近的棺材旁边,低头朝着镶嵌着宝石的棺材盖看过去,突然“咦”了一声。

“怎么了?”本以为秦沐不会发生什么的红莲,陡然之间听到秦沐说了这么一句,连忙问道,转过头看向秦沐的时候,却发现这货好像已经僵直了。

“怎么了到底?”红莲莫名其妙,准备跟上去。

秦沐却拦着不让她过去。

“你干什么?”红莲那叫一个不耐烦,秦沐如何抵得过红莲那女王气场,光红莲这么随口问了一句,秦沐就不敢上前继续拦了,红莲一脸霸气的走到那棺材的旁边,朝着那宝石看过去。

“靠,搞什么呀。”红莲忍不住爆出一句粗口。

秦沐完全能够理解红莲此时的心情,任谁在棺材里看见自己的尸体,都是这样的反应。

只是红莲的反应更为强烈一些,她实事求是的将那个棺材的盖子一把推开,红莲绝对有这个能力,纵使是加上巨力符的秦沐都没把握随手就将棺材的盖子给推开,先前的时候,在将军冢,就算是有了巨力符的情况下,秦沐在推开棺材盖的时候,也是用了非常大的力气的。

棺材盖被推开,那棺材里面的人也就暴露在空气当中。

只见那是一个女人。

其穿着与红莲现在身上所套着的衣服一模一样。

都是十几厘米高的红色高跟鞋,一袭红色吊带长裙,露出白皙如雪的皮肤。

而长相,与红莲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连朱雀都顾不上和秦沐生气,当看到棺材里面的人的时候,朱雀也是吓了一跳。

也不知道现在的红莲是怎样的心情,她弯下身,用手指抚摸那具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的长发,然后用手指碰了碰那女人的脸。

奇怪的一幕发生了,就如同秦沐在将军冢里面触碰的那些棺材里的人一样,在红莲触碰那具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尸体的脸之后,整个棺材里的人,便如同一盘散沙一样,散落在棺材里。

除了那一袭的红色长裙和十几厘米高的高跟鞋,没有变成齑粉之外,其余的,都化作齑粉,仿佛一开始就不存在一样。

红莲只剩下苦笑:“谁特么的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秦沐低下头,保持沉默。

突然间,红莲像是疯了一样,她双手往上一抬,所有的棺材的盖子都被打开,一共是16口棺材。

在棺材打开的一瞬间,秦沐像是为了证明什么似的,急忙照着旁边的棺材看过去。

红莲旁边的那口棺材居然是朱雀的。

朱雀自己都吓了一跳,不过没有那么惊悚的是,棺材里面的“朱雀”所穿着的衣服并不一样,她还是穿着的是从前,也就是秦沐梦里,那个记忆里所见到的朱雀的样子。

朱雀的边上则是白三琰,棺材里面的白三琰穿着一身结婚才会穿的白色西服,甚至口袋里还插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白三琰被秦沐摔成那个德行,根本没办法站立,整个身子都是挂在朱雀的身上的,倒是秦沐,屁颠屁颠的过去,将那具尸体上衣口袋里的玫瑰花小心翼翼的拿了下来。

然而,当秦沐触碰到“白三琰”的时候,那个“白三琰”也是化作齑粉。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棺材里面的白三琰可比外面的帅气多了,头发是染过的棕黄色,甚至还烫了发,留着的是长发,在后面扎了个辫子。

白三琰的边上则是小升。

小升自己也吓了一跳。“小升”现在所穿着的衣服,跟她现在身上的衣服完全不同,棺材里面的小升显得更为的隆重,那衣服给秦沐的感觉就像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在参加某种重要的祭祀仪式上面所穿着的衣服。

但是小升旁边的那个口棺材里面,躺着的则是黑珍珠。

那个“黑珍珠”身上的衣服竟然是秦沐在梦中才能看见的那个长裙,说实话,这长裙套在黑珍珠的身上真的挺不合适。

“黑珍珠”边上的则是毛毛,此时的毛毛是猫咪的形态,小小的身子,却站着一个特别大的棺材。

“毛毛”的边上则是小白。“小白”身上穿着的衣服更为夸张,竟然是女仆制服,当红莲领着秦沐游览到这里的时候,那眼神看着秦沐的时候,仿佛在要他检讨。

“你这么盯着我干嘛?”秦沐一脸郁闷:“这棺材里面的东西是什么还没搞清楚,你就这么盯着我,至于嘛?”

红莲冷哼一声,“看看你长什么样。”

毫无疑问,最后一个棺材里面一定是秦沐,也不知道为什么,红莲心里已经有了这个想法。

但是,最后一口棺材里面却不是秦沐,而是重华。

在看到重华的尸体躺在棺材里面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一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