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781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781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如果说先前的秦沐是一种如同圣母般照耀大地的那种感觉的话,现在的秦沐就宛若死神来临。

这个比喻不知道形容的正确不正确,只是『毛』『毛』知道,能从秦沐的放在城市的那块石头上的脚丫子上可以看到,秦沐的脚下,一个比起城市地板还要漆黑的阴影蔓延开来。

整个歌曲变得非常的低沉,甚至在秦沐『吟』唱的时候,从他周围甚至还散发出黑气,这样的黑气『毛』『毛』也知道是什么,是死气。

秦沐的脸上从最开始的圣母般的脸庞,变成了一脸邪恶,『毛』『毛』甚至觉得,在他的脸上多添加几笔,这货完全可以冒充阎王,都不会有人怀疑。

黑『色』的宛若实质的气息从秦沐的身上弥漫开来,很快的就笼罩着周围,尤其是秦沐脚底下的那片黑『色』,更是像是活的一般,直接扩散开来,迅速而不给人任何反应的机会。

在『毛』『毛』一脸惊讶的目光中,那片宛若实质的黑『色』,直接将所有的人全部都笼罩。

那些准备扑过来的人们全部站住了脚,无法前进一步。

黑『色』的死气让周围的人迅速的衰老,衰败,这样的速度前所未有,猫女离着『毛』『毛』比较近,也看得一清二楚,那猫女原本洁白的皮肤迅速的变皱,变老,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像是一个大号的麻布袋子。

远处的那些奇形怪状们似乎也受到了影响,似乎因为黑『色』的阴影没有完全散开的缘故,这些奇形怪状们所受到的影响真的很有限,甚至在最外围的那些奇形怪状,在看到这个情况的时候,有些都开始陆陆续续的逃跑。济世鬼医781

但是没走几步,就停了下来。

猫女如今看上去像是一个老『妇』,然而占星石里面却是另外一种境遇,所有的人看上去都越来越有活力,越来越年轻美貌,所有的人原先所受到的伤害全部消失,就连站在鼎旁边的『毛』『毛』,都能够感觉到这种全身都焕发一新的感觉。

“这是……什么……”猫女没想到已经被围攻的秦沐竟然还能够放出这样的招数,而且警惕『性』极高,不像前面几个,没那么高的警惕『性』,很容易被制服。

此时的猫女心思也极快的活络着,似乎在想办法摆脱这样的现状,怎么说来,都不可能让秦沐就这样控制局面。

秦沐的巫歌已经『吟』唱完毕,但就如他两只脚站立的不同地方一样,他的身子被分成两个部分,站在占星石那边的部分光明瑰丽,站在城市内的那种石块上的部分黑暗幽深,两种截然相反的属『性』就这样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秦沐淡漠的说着,语气空灵,仿佛在回答猫女的问题,又仿佛只是为自己的巫歌做一个结尾。

这是三十三个篇章巫歌当中的第二十四篇,是属于恢复类当中比较特别的一首巫歌。

要知道秦沐的一般状态下所『吟』唱的巫歌是从来都不为别人考虑的,只为自己考虑,极端自私的那种巫歌,无论怎么『吟』唱,除了秦沐自己,无论敌对不敌对,全部都会受到伤害,只有偶尔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脑袋抽了,会出现那种指向『性』的巫歌,只针对敌对的。

但是,第二十四篇章的巫歌则是一个异类。

因为这首巫歌的本身就是那种指向『性』的巫歌,不存在什么全体伤害,或者自私不自私一说,一念天堂,会将所有范围内的所有人全部治愈,而一念地狱,则是对着另外的一方,也就是敌方所发动的。

这里的环境正好可以使用这样的巫歌。

占星石的周围是有一圈缓冲带的,这样的地方,施展这首巫歌,可是说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秦沐先前一脚站在缓冲带上面,将一念天堂全部施展在这里,然而另外一边,则是一念地狱,正好一念地狱所在的地方,地板都是一体的,就为秦沐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一念地狱的效果同一念天堂相反,它会将范围内所有的东西都迅速的衰老致死,或者可以说是中毒而死,这种伤害就连秦沐『吟』唱恢复巫歌都没有办法清除,因为它的伤害是精神上的。

中了一念地狱的猫女很快的就委顿下去,看上去像是一个老『妇』人,她浑身的皮囊全部都皱皱巴巴的松松垮垮的披在身上,人也迅速的黑瘦,仿佛一瞬间老了一百多岁,手指如同鸡爪一样,没过了多久,她就倒在地上,奄奄一息。济世鬼医781

周围那些奇形怪状的东西也好不到哪里去,秦沐总觉得这周围的一些东西让他很难以理解,因为他在其中甚至还看见了牙膏皮,它们只不过是羽王那个时代留下来的垃圾,可现在看看,似乎每一个都产生出了生命,这真的是时间太久了成精了么?

万物皆有灵。这是一个设想,也是一个思想,可是,这个设想能不能实现还是个问题,但是,在这样的城市当中,秦沐知道,这些东西都实现了。

这座城市当中除了没有人之外,所有的情形是和一般的城市没有什么区别的,秦沐望着老远高高的楼宇。

他的声音像是从远方传来,空灵而淡然:“你们在这里多久了?”

“主人走了之后,我们就一直生活在这里。”猫女的情况并不是很乐观,她眼见着就老了下去,如今仿佛奄奄一息,随时都可能丧命。

这个时候的她,也懒得继续同秦沐斗下去了吧,干脆回答起秦沐的问题。

“主人?”秦沐反问了一句。

“他们不就是你们这些巫师赶走的么?还来假惺惺的问我?”

“巫师?”秦沐喃喃的说道:“巫师么?”

“你就是巫师,但是,你没有他们那么强悍,他们任何一个小巫师都能够直接破坏掉这里,而你,你的同伴,还落到了我们的手里。”猫女语速越来越快,秦沐发现,她的身上虽然已经发黄发黑,但是,这样的衰老在持续到一定的程度之后,便停了下来。

秦沐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如果主人在这里,就凭你,根本不可能进来,那大门竟然放进来一个巫师血统的人来,是多年不运行了痴呆了么?”猫女最后一句话仿佛是在问自己。

紧接着她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疯狂而凄婉,在秦沐一脸错愕当中,那猫女突然丢过来一个东西。

那是一截麻绳。

cq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