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776反常

776反常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这不质疑还好,一质疑『毛』『毛』立马就炸了『毛』。

“大哥,怎么可能认错,你要知道我『毛』『毛』是这样的英明睿智,这样的举世无双,这样的独树一帜,火树银花,我能认错?”『毛』『毛』一脸不屑的看着秦沐,那脸上似乎写着,鄙视两个字。

秦沐默默的松手,『毛』『毛』直接栽倒在地上,要不是猫咪的柔韧『性』异于常人,恐怕这猫咪不摔个骨折什么的,都对不起它那一身的肥肉。

“你干嘛啊?”『毛』『毛』本来就对眼前的秦沐心存忌惮,在看到秦沐这样丢自己下来,立马就不爽了,但是,介于秦沐那强大的实力,到底是不敢直接翻脸。

秦沐是叫『毛』『毛』那一串『乱』用的成语给雷的。

“手滑手滑,不好意思啦。”秦沐这道歉轻飘飘的,是个人都能发觉他眼里并没有任何歉意。

秦沐开始观察这口大鼎。

这大鼎说实话,跟阴阳鼎却是还挺像的,秦沐记得以前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看到过,大鼎原先就是古代的锅,在远古时期,这样有着三个脚的器皿都叫做鼎,似乎最开始的时候是用来煮饭的。

后来夏禹铸造九鼎以定天下,鼎才有其他的意思,代表帝王的象征,什么定鼎中原之类的。济世鬼医776

但是秦沐想不明白,当初的夏禹制造大鼎的意思难道是我能够管九个地方的吃喝?全天下的吃喝都是我管了,所以,这天下就是我的?

这总让秦沐有种吃大锅饭的感觉。

秦沐这脑洞越开越大,却丝毫没注意到有人在靠近。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已经走到跟前。

秦沐一转头就看见一抹及其艳丽的红『色』,这样艳丽的红『色』只有红莲的身上才有,朱雀东施效颦的穿了一阵子,被各方面吐槽之后,就开始穿从前的那种嫩红『色』,而不是这样艳丽的颜『色』。当然,这些妖族变换身上的衣服,那是异常简单的事情。

但是秦沐知道,红莲身上的衣服却不是变换的,是秦沐陪着她去买的。这也是秦沐看不懂红莲的一部分,明明是妖,却时时刻刻的把自己当人,若是红莲和秦沐并排站在一起,反而秦沐倒有点像妖怪,大概……是因为长相的问题。

“你终于来了。”红莲大姐到了秦沐跟前才开口,当秦沐看了她一眼之后,才说话,惊得秦沐一跳。

“啊……我来了。”秦沐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尴尬的接了这么一句,然后看了看周围:“其他人呢?”

“在这。”秦沐的另外一边传来一个声音,他转过头,只见朱雀笑意盈盈的站在后方,他有些心虚的皱了皱眉头,因为他还没忘记之前在墓门的门口的时候,跟白三琰死掐的事情,朱雀没道理对秦沐这样的客气和亲热。

她不是应该直接一道三昧真火丢过来吗?

三个警察兄弟身上的羽绒服已经皱巴巴的根本连颜『色』都看不清,身上还散发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秦沐想起先前红莲所说的臭水沟事件,看着三个兄弟的眼神也略带同情。

秦沐肯一脸同情的盯着,但是赵老实却感觉非常的不自在,他大大咧咧的来了一句:“看『毛』线啊。没看过掉进臭水沟的?”

“没见过。”哪知道秦沐这厮根本不畏惧,直接这样回答道。

气氛有些冷场,也不知道为什么,秦沐总觉得眼前的人有些奇怪,他转过身来看着这口大鼎,伸手『摸』了『摸』,只觉得触手有些冰凉和粗糙,这鼎似乎是某种金属所铸成的,当初说夏禹铸鼎,所用的材料在那个时代来看,应该是青铜,然而现在,秦沐却有些看不明白了。

这似乎,根本就不是青铜。济世鬼医776

或许是古代的工艺并不完善,在秦沐所触碰的应该是比较光滑的地方都有些粗糙,仔细看来,整个鼎远远的看过去的时候,并没有什么问题,然而凑近了以后,才发现,鼎身上面有不少细小的孔洞,所以在『摸』上去的时候,才略微觉得有些粗糙。

应该是放置了很久所腐蚀而产生的,不过也极有可能是因为当时的工艺所局限。

见秦沐一个劲的对着那个鼎研究,红莲有些不解甚至还有些许不耐烦在里面:“你老对着这个鼎研究什么,有什么好研究的!”

“你这话问的有些莫名其妙了啊。”秦沐撅着个屁股,就差整个人都趴在鼎上好好观摩了,他恨不得现在就有台显微镜给他观看,可算明白那些考古专家之类的,随身要带着一个放大镜,现在他也是多么需要这些东西啊。

因为他发现,在特别凑近观看鼎身身上的那些粗糙的小孔的时候,这些小孔似乎根本不是什么小孔,而是一个个的,特别细小的字,那个字总共也就只有个米粒大小,这鼎通体又是个深的墨绿『色』,不借助工具的话,根本看不清楚。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红莲语气冰冷。

似乎从未见过红莲这样说话,秦沐莫名其妙的回过头,很难得的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看着红莲:“我们来的目的不就是这个么?你怎么了?”

最后一句话,说话声音极小,而且还很隐晦的朝着朱雀看了一眼,这才偷偷『摸』『摸』的说道:“我改变主意了。”

“什么?”红莲根本跟不上秦沐的节奏。

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秦沐莫名的盯了红莲一会儿,那张精致的脸似乎跟从前没什么区别,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其他的人他就不说了,红莲他是比较熟悉的,这么多日来,红莲很少,不对,根本就不会出现跟不上自己节奏的事情,似乎两个人做什么都比较合拍,要说跟不上节奏,偶尔,秦沐跟不上红莲的节奏倒是真的。

『毛』『毛』趴在下面,那是『毛』都竖起来了,眼前这个红莲给它一种异常危险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乎比发现秦沐没有影子来的更加猛烈,没有发现秦沐的影子,那是它主观意识上的反应,然而红莲,则是一种潜意识里面的抗拒。

若换做平时,『毛』『毛』早就直接跳上红莲的肩膀,撒娇求安慰去了,可为何现在也是一脸警惕的看着红莲?秦沐很快就发现了『毛』『毛』的反常,顿时,看向红莲的眼神都有些变了。

“你是谁?”秦沐后退一步,甚至这个时候,判官笔都被他抓在手里。

cq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