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763嘎巴嘎巴

763嘎巴嘎巴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因为这家伙之前偷袭秦沐,导致他现在都看不到,要通过灵力波的反『射』才能了解到周围的事物,这让秦沐的下手就不知不觉狠了许多。

一上后就不是唤雷符,而是一种除魔的符文。

要知道,从前的秦沐是多么喜欢用唤雷符,仿佛干什么事情都要用这个,然而现在用的却不是这种,而是更为霸道的一种。

这种除魔的符文秦沐从前从未用过,因为太过霸道,所损耗的灵力也非常的多。

破魔之刃是秦沐所有攻击当中最为霸道的一种,但是,这种霸道属于那种快刀斩『乱』麻的类型,可以让对方死的比较痛快,可是除魔的符文却不是这样。

除魔的符文一旦打上了之后,要折磨对方七七四十九天,才会完全的消失殆尽。

有些妖力特别强大或者魔力特别厉害的,则不止四十九天,有可能是九九八十一天,才会彻底的消耗殆尽。

这也就是除魔符文的霸道之处。

在末法时代,很少有人会这样的符文,曾经会这种符文的人,死的死,伤的伤,没有一个好下场,人类在于妖魔争斗的时候,内部同样有着争斗,背叛,或者伤害,在这样的情况下,妖魔一旦离间成功,就意味着有可能一位法力高强的除魔师会走向灭亡。济世鬼医763

而巫祝的除魔符文,都是自己领悟出来的。

秦沐也是在古籍上了解到这种除魔符文,在经过了无数次试验之后,才敢拿出来用的。

这类符文在第一次使用之后,就会直接封印掉对方所有的能量,成为一个普通再普通不过的东西,然后才会渐渐的走向灭亡,走向死亡。

一个曾经能够呼风唤雨的人来说,步入平庸,不仅仅是生理上的摧残,也是心理上的摧残。

所以这样的符文秦沐很少用,万物皆有灵,所有的生物都在挣扎着,活着,是一件很开心很快乐的事情,既然死去,就给对方一个痛快的死法。

但是这个,秦沐不知道为何脑袋一抽就想起了除魔符文。

这样的符文伴随着判官笔和秦沐蓝『色』的灵力,在那铠甲骷髅的身上游走的时候,就好像一副唯美的山水画一样,令人眼花缭『乱』,令人应接不暇。

秦沐的符文也没持续多久,本来他是打算绘制一副特别夸张的符文的,结果只绘制出一个大概,因为对方挣扎的实在是太厉害了,就算是有了巨力符帮助的秦沐,都难以将其彻底的掌控住。

秦沐一松手,那人就如同利剑般的窜了出去,此时的他浑身都在冒着黑气,那黑气仔细观察,似乎跟先前喷了秦沐一脸的黑气有些相似。

骷髅铠甲嘴里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那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空间当中,与此同时,周围还有一些其他的声音,有女子低声的调笑声,有男人张狂的叫喊声,甚至还有周围吵架打小孩的声音。

仿佛就在这一瞬间,这里面突然挤满了人。

秦沐一愣,用灵力扫『荡』开来,根本“看不到”任何人,秦沐赶紧『吟』唱巫歌,迅速的让自己的眼睛能看得到事物,因为他突然明白过来,周围那声音,只有用阴阳眼才看得到,灵力,是无法取代阴阳眼的功能的。

好在恢复视力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

但是,当秦沐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点点适应了周围的光线的时候,周围的声音,戛然而止。

仿佛秦沐刚才所听到的声音,都是幻觉。济世鬼医763

“怎么回事?”秦沐低低的问了一句,走到了墓坑的边缘,双手轻轻一撑,就从墓坑里面出来,然后走到了『毛』『毛』躺着的地方,将小家伙轻轻的抱起来,像是在呵护一个孩子。

秦沐周边也就只有『毛』『毛』和他自己,刚刚的那句话,也不知道是跟他自己说,还是跟『毛』『毛』说。

或者是跟旁边的那些声音说的。

在秦沐抱着『毛』『毛』的时候,那骷髅铠甲平躺在地上,两只眼眶中的火红『色』的球已经变得异常的虚弱,颤动着的火焰频率很急促,但是整个火球已经不是原先的火红『色』,而是一种近乎于贫乏的颜『色』,仿佛随时都可能消散。

在有了正常的视觉之后,秦沐才觉得,这厮身上的铠甲,似乎有些像古代战争用的,能穿着这么金光闪闪的铠甲的,应该是个将军吧。

这么一想,秦大官人突然有些心软。

觉得这样霸道的符文放在这么一个将军的身上似乎有些不合适,一个将军,金戈铁马一生荣华,如今却落得这样的下场,简直就是悲哀。

那骷髅铠甲还在地面上颤动着,手脚一抽一抽的,身上的铠甲也发出声音,仿佛是死亡最后的鼓点。

骷髅铠甲的眼眶里的红『色』在那几十秒之内完全消失,两个眼眶变得漆黑漆黑,没有了一点的颜『色』,看上去好像已经死亡了一样。

他的骨头也变成了那种仿佛放了很久的灰白『色』,那种灰白『色』给人的感觉就是灰蒙蒙的,在那么一瞬间仿佛变成了最为普通的小骷髅,只是穿着一身不伦不类的铠甲而已。

“怎么会这样?”秦沐瞅着那骷髅铠甲,这厮的魔力是有多弱,本想着至少得消磨个七七四十九天,结果对方就在十几秒内,所有的生命特征就此消失,仿佛从未或者一样。

秦沐的手轻轻的触碰到那骷髅铠甲,整个骷髅化成同先前那个美女一样的金『色』的粉末,这些粉末再一次分裂,最后如同那个美女一样,彻底消散。

秦沐差点吐血。

早知道这么容易刚刚就直接画唤雷符了,何必要这样的麻烦?

而且还损耗了不少的而灵力,毕竟是攻击『性』的符文,所有的符文当中,只有攻击『性』的符文所需要消耗的灵力更多,而其他的符文则没有那么夸张。

在那骨架子彻底消失干净之后,秦沐将地上的铠甲捡起来一片,在没有骷髅之后,这些铠甲变成一块一块的,散落开来,一点都没有刚才那种金缕玉衣的既视感,现在就感觉是一片片的合金片而已。

羽王所处的那个时代,还没有冶铁的技术,那个时候的武器都是用铜,但即便是这样,那铠甲的模样都给秦沐一种异常结实的感觉。

就在秦沐潜心研究那骷髅铠甲所留下来的铠甲的时候,只听得周围再一次热闹起来,期间,还传着“嘎巴嘎巴”的声音,那似乎是棺材盖的摩擦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