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759美女

759美女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哈小说网.此时的『毛』『毛』自然是不信,因为据她所知,暖玉是真的存在的,

虽说秦沐手上的这块,样子是难看了点,可到底也是玉,更何况羽王至今有多少年了,这东西可是大大的古董,也就秦沐这土老帽见识窄不当回事,随随便便往兜里一揣就算完事,要是换做其他的盗墓者,这会功夫恐怕已经疯了,

秦沐却丝毫不以为然,这货直接将那玉圭随便的揣在兜里,然后借助照明符的亮光,开始打量周围的景『色』,

此时的情况很不妙,

因为周围的那些黑暗,似乎是无法驱散的,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沒有哪种黑暗是光明无法驱散的,只要有一个光源点,就可以照亮整间屋子,就可以让整间屋子都能共充满光明,

然而现在,秦沐头顶上的照明符的确很亮,但是也知道照耀周围一小片的地方,这个地方直径大约不到一米,再往外就是浓重而粘稠的黑暗,这种黑暗给秦沐的感觉就好像是如同粘稠的血『液』一样,将秦沐的四面八方都包围起来,让他根本无法呼吸,

秦沐右手的食指指尖指着那照明符,他的指尖一点点的朝着那符文灌注着灵力,这样的灵力迅速的在半空中集结成块,与那符文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整个照明符现在就如同一个小型的太阳一般,发散着耀眼而不能忽视的光芒,

在这样的光芒下,秦沐感觉原先那个直径不到一米的小地方扩大了些许,大概有直径接近两米左右的时候,光源便停了下来,不继续向前了,济世鬼医759

八尾猫本来是以人形的状态站在棺材边的,见秦沐倒腾着这个,就直接化作本体冲着他的肩膀跳跃过去,秦沐肩膀一沉,这厮稳稳当当的坐在秦沐的肩膀上,八条『毛』茸茸的大尾巴蹭着秦沐的后脖颈,一脸惬意的模样,

秦沐差点哭了,大姐,您这十五斤的分量可是不清呐,下次跳上来之前能给人打声招呼不,

“你干嘛呢,”八尾猫用脸蹭了蹭秦沐,舒服的哼哼了一声,才说道,

“看看周围……”秦沐紧皱着眉头,虽然回答了『毛』『毛』,可心底依旧沒有办法,

“啊……那有什么好看的,”『毛』『毛』一脸丧气的说道:“找到宝贝才是正经,这周围都是坑,”

“你看的见,”秦沐这下子的注意力完全被转移,回过头差点跟『毛』『毛』来一个接吻,

『毛』『毛』捂着嘴后退一小步,差点从秦沐的背上直接摔了下去,最后在秦沐的帮助下,才堪堪的稳住身形,不过看着秦沐的眼神依旧很是怪异,

“怎么了,”秦沐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毛』『毛』一脸叹息的说道:“你身为巫祝连这点本事都沒有,”

秦沐那叫一个郁闷,居然被鄙视了,沒好气的说道:“是,我是看不清,你就能看清了,周围这黑『色』好像是有生命一样,将我们团团围住,看见我头顶上的光了吗,”

『毛』『毛』点了点头,

“你看看这光,能照耀整个洞『穴』么,”秦沐指了指上面的照明符,一脸愤怒的说道,

“也是哦,”『毛』『毛』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那就干脆将整个都布满这种东西不就完了么,”

『毛』『毛』这想法立马遭到了秦沐的反对:“你开什么玩笑,你知道这一张符我要花费多少灵力吗,如果全部布满……不对……好像也可以,”

『毛』『毛』的眼睛一亮,并沒有去计较先前秦沐说话的态度,高兴的问道:“你想到方法了,”济世鬼医759

“唔,多谢你,”秦沐『摸』了『摸』『毛』『毛』的头,一脸兴奋的说道,

秦沐琢磨了一下,如果完全按照『毛』『毛』所说,那他的灵力真的要直接枯竭了,可这并不代表就沒有办法,

如果,将照明符的符文如同符文链一样反复书写,在这样大的空间内,形成一张大网,将整个空间都笼罩起来,那么,不就能够看到周围的样子了么,

而且这样所耗费的灵力应该是最少的,

这么想就连忙这么做,秦沐立马开始动手,判官笔在手,立马开始书写符文,

一条淡蓝『色』的符文链渐渐的出现在秦沐的笔下,并且越来越长,那符文链一旦成型的时候,就像被什么东西所牵引一般,朝着半空中飘了过去,并且开始向外延伸,

此时的秦沐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研究符文链的上面,连八尾猫从自己的肩膀上跳下来,都沒有一丝的感觉,

周围的符文链越来越多,那些符文链渐渐的在半空中编织成一张大网,奈何秦沐所处的空间似乎非常非常的大,所以,空中所编织出来的大网,只笼罩着大概如同半个足球场那么大的面积,

这大网就好像可以驱散掉黑暗一般,开始一根根的出现的时候,秦沐总有一种在一团黑『色』的面包里缝制白『色』的线的感觉,然而,在那一根根的符文链渐渐密集起来的时候,周围的粘稠的,仿佛永远无法驱散的黑暗,终于散开了些许,

秦沐发现,他所在的地方就是一个大坑,这坑内,除了这口黑的发亮的棺材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小坑,小坑里面横七竖八的扔着一堆骨头,或者已经破了的器皿,

秦沐走到那堆骨头跟前,发现大多数都是不知名的兽骨,也有秦沐能够叫的上名字,比较熟悉的牛羊之类,但是大多数是那种无法分辨的兽骨,非常非常的多,

再者就是一些异常丑陋的陶罐,有的难看就罢了,甚至还已经破损,每一个陶罐,不管有沒有破损,都被严严实实的封了口,看上去颇为神秘,

秦沐抓起一个陶罐,掂量了一下,感觉有些沉,而后又晃了晃,沒有一丝的声音,

“轻点啊,秦沐,”『毛』『毛』在一旁看着,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要停止流动了,

秦沐这个时候才回过头来,注意到『毛』『毛』已经不在自己肩膀上了,只是对于『毛』『毛』的话显得有些不以为然:“怎么,”

“这些东西可都是老古董了,在市场上能卖很多钱的好不好,”『毛』『毛』一脸痛惜的说道,跟秦沐这个沒怎么见过世面的一起沟通果真是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秦沐一阵无语,

“至于么,不就是几个破罐子,”秦沐嘀咕着,手上做了个危险动作,他将一只陶罐抛了起来,在『毛』『毛』一脸惊恐的申请中,又稳稳当当的接在手里,

“害怕了,”秦沐笑的一脸『奸』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