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747策反

747策反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回过头,小升的藤蔓死死的缠绕住他的身体,小升更是泪流满面的看着他,而那个老人家的魂魄则始终眼神都没有离开过小升,换句话说,秦沐在那老人家的面前,属于空气。

秦沐听到自己不可置信的声音响起:“为什么?”

“我要问你的,”小升反过来问了一句,眼泪夺眶而出,不可置信的说道:“为什么?!我那么相信你,你就这么对我?”

“不是,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白三琰说的那个样子……”秦沐连忙解释道,小升没有说话,似乎给足了秦沐了机会,秦沐连忙继续说道:“我确实超度了,真的,你可以问你父亲,我是不是超度他了,我是不是送走他了?如果他不肯走,根本不可能我去硬塞的叫他走,这是规则……规则你懂吗?”

秦沐试图让小升理解,可小升还是一脸失望的看着他,藤蔓丝毫都没有解开,还是同原来一样。

“父亲,你告诉我,他有没有超度你?”小升小心翼翼的冲着身后的老人家说道。

老人家的灵魂看上去有些『迷』茫,在小升开口询问的时候,才觉得好像是恢复了点清明,但是很明显的,在小升问出这样的问题之后,老人家依旧是一脸的茫然,不知所措。

小升转过头来,依旧很不相信的看着秦沐,重复这白三琰之前的问题,一字一句的说道:“谁能证明?”

“不是,我……”秦沐正欲解释,自己就被小升推了一把。济世鬼医747

“当初你将我们都赶出来,你到底有没有进行超度,谁都不知道。”小升的语气非常的平淡,仿佛在诉说着一个无关紧要的事情。

她的眼神,甚至连一丝清澈都没有,可以说完全属于一种已经懵了的状态,一脸的呆滞和绝望。

“我超度了。”秦沐举着右手的三根手指:“我发誓,我真的超度了。”

“我的人证你们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秦沐一脸无奈的说道:“我不会骗同伴,但是这个人会,太坏了,他……我跟他不一样,小升,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上回在衣冠冢里,我就觉察到了点,只是我不确定,我一直都相信你的。我对你好不好,你清楚……最重要的,如今想要拿魂魄放进这个珠子里面的,是白三琰,不是我,我要说的就这些。”

秦沐的话说完了,好像没什么效果,小升的藤蔓依旧没有解开,还是死死的缠在秦沐的腰间,反而是本身绑成粽子一般的白三琰,身上的藤蔓一点点的松开,直到这货可以卖弄似的站起来。

秦沐的眼睛都瞪圆了。

“不对啊,为『毛』啊,为『毛』你要这样对待我啊?”秦沐莫名其妙,一脸无语的叫道。

小升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小白第一个反应就是冲过来帮忙,然而此时的小升似乎是战斗力爆表,可怜的小白在还没有『摸』到小升的时候就已经被小升脚底下,凭空生长出来的藤蔓一把扫开。

『毛』『毛』一脸困『惑』的看着小白再度飞走,她陡然间跃起,从她那个角度看应该是打算和往常一样跳到小升的肩膀上的,可是这厮的命运比起小白好不到哪里去,一样是被小升直接拂开,那模样就好像赶跑一只苍蝇一样。红莲怒火蹭的一声就窜了起来,撇开朱雀,隔着老远就冲着小升扔了一团火球过去。

朱雀哪里肯自己就这样被人忽视,直接用一团火焰抵挡住了红莲的火焰,两团火焰就这么在半空中爆开,在空中放出绚烂的火花,像是最美丽的烟火。

红莲刚刚占了点上风,却因为顾及钦慕这边,让朱雀一团火焰袭击在自己的肩膀上,那力道之大,差点让她直接从半空中跌落下来。

“对不起……”朱雀似乎还很愧疚,皱着眉头小声的说了一句,她说话的时候,有鸟鸣叫的声音,嘹亮悦耳。

“虚伪。”红莲在半空中稳住身形,擦了擦嘴角的雪,死死地瞪着朱雀所在的方向,双手一招,更多的火焰环绕着红莲,如同一条条在半空中盘旋的龙一样。

朱雀的另外一个头低沉的叫了一声。济世鬼医747

秦沐听得出来这声音同先前的那个脑袋的声音有所不同,这声音显得更加的阴沉和稳重,朱雀现在的模样给秦沐的感觉就是一只炸『毛』的鸡。

朱雀似乎对红莲还是有所忌惮,在那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之后,整个空气似乎都在震颤,秦沐知道,这上方的两个大佬又打算火拼一阵了,一会子根本不用这九龙壁出手,估计没多久,这里就得全部崩溃。

白三琰松了绑,显得异常的嚣张,他慢腾腾的从地上站起来,朝着秦沐走了过去:“你也有今天。”

“小升你告诉我你是什么意思?”秦沐根本没理会白三琰,而是继续对小升说道,锲而不舍。

“我不知道……”小升愣愣的看着这一切,看着白三琰,再看了看秦沐,捂着脸说道。

“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把我绑了,你以后会后悔,因为唯一一个能救你父亲的人,今天在这里,然而你松绑的那个,将会断送你父亲的『性』命,让他连人都做不成,让他就此消失!”秦沐义正词严的说道,然而不知道为何,小升的脸上却没有一丝反应。

小白那身『毛』已经是纠结再纠结的样子,整个『毛』发都拧成一团,像是无法分割的一体,她被小升扔出去的时候并没有还手,只是本能的躲避着一些东西,可还是在落地的时候崴了脚,走路一颤一颤的。

“小升,你仔细想清楚,如果不是朋友,秦沐断不会对你说上那么多,你要想清楚呀,”小白声俱泪下的说道:“我们一路走来,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

别的女人开始哭的时候,都是梨花带雨,涓涓细流,这小白压根还不能算作女人范畴,她就是一孩子,哭的时候声音震天响,就连脸部呆滞的老人家,脸上都带着震惊。

小升根本没朝小白看一眼了,只是被小白那精神污染吵得神烦,忍不住开口训了一声:“闭嘴。”这才正『色』的看着秦沐,表情是一如既往的认真:“既然大家是朋友,那我就问了,当初你选择让我跟着你的时候,是不是因为我是万年的人参精,所以……”

此言一出,周围的人脸『色』都变了。

cq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