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746你心虚了?

746你心虚了?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这个人秦沐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非常的熟悉,当初秦沐要求小升跟着他的时候,就承诺过,将会好好的超度他,按理来说,他的灵魂应该早就过了轮回,为何又会出现在这里?

那就是小升的父亲,是小升一次次想要保住『性』命的男人。(最稳定

秦沐还记得,那老人的一句“活着太痛苦了,让我解脱吧”,是说的合唱的心酸和无奈。

纵使他不是小升生命中的那个人,但这辈子毕竟是小升的父亲,他爱不爱小升?这是无疑的,自然爱,但是这种爱,在繁复的病痛中承受不起,最终,他选择了离开。

无奈的离开,秦沐答应过小升会用最好的方式,送那个人离开,当日秦沐也确实超度了,可为何对方还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现在的老人家的灵魂显得异常的虚弱,仿佛随时都可能消散,在他的背后,还有四道碗口粗细的锁链,那锁链牢牢的嵌在老人家的锁骨里面,长长的垂在地上,尾端像是被什么东西斩断了一样。

小升已经同那人抱头痛哭,老人家刚一出来的时候,眼神呆滞,而看到小升的时候,目光才有了意思灵动,像是沙漠里的清泉。

原先的老人家是做掌柜的,秦沐还记得当初为他超度的时候,老人家还没有像现在一样的呆滞,怎地就变成了这幅『摸』样?他身上的锁链,很明显的,是什么东西束缚所致。

那锁链秦沐觉得有些熟悉,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是什么,只觉得似乎在什么地方见到过。济世鬼医746

“你从哪里弄到这魂魄的?”秦沐蹲在地上,与白三琰平视着说道。(最稳定

白三琰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秦沐,他的嘴角甚至还带着一抹嘲讽的笑,让秦沐颇为不爽,只听得这个王八蛋优哉游哉的说了一句:“从你屋子附近。”

这句话一出口,秦沐就感觉自己的后背被什么东西给顶上了,周围小升的哭泣声音也戛然而止,像是陡然之间关了的cd一样。

秦沐青筋直冒,怒火中烧的说道:“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白三琰的眼睛眯了眯,似乎是看到秦沐这幅暴怒的模样很是惬意,若不是双手双脚都被束缚着,这厮铁定会摆出一副让他自己最舒服,让秦沐最生气的姿势来,懒洋洋的嘲讽秦沐。

“你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只是你自己,不要以为别人同样做不到。”白三琰淡淡的说着,语气傲然。

这话的潜在意思就是,我白三琰这么有能耐的人跟你秦沐这废柴怎么能比。

秦沐气得吐血,但是只觉得被背后那双眼睛盯得浑身都不能动弹。

“不……不可能。”秦沐的额头上已经生出冷汗,身后的眼神要是能够杀人,秦沐感觉自己已经死了好几百遍了:“那是我超度的!亲自超度的!”

“你根本没有超度!”白三琰说的一句话让整个气氛都凝重起来,接着这厮和颜悦『色』的说道:“你难道忘了?随便超度人是要为他负责人的,若对方是个大善人都还好,可若对方是个大恶人,超读者就要承担一切,这一切,是用你自己的功德来换,或者用你的福禄寿来换,你,舍不得!”

秦沐觉得,背后的那双眼睛,已经有种冒火的趋势。

他生了冷汗,将那间已经打湿了血水,颜『色』怪异,半湿半干的羽绒服的拉链拉下来些许,可这似乎远远不够。

此时秦沐被身后那双眼睛盯得浑身都不自在,将拉链拉下来之后,还是觉得难受,干脆将衣服脱掉。

或许是衣服的质量不行,秦沐的拉链到了最后居然卡住了,一来二去的总也拉不开,反而越来越热,额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反而叫人怀疑是不是白三琰说的确有其事。

因为秦沐现在的表情,实在是太令人怀疑了。济世鬼医746

红莲暗暗着急,她知道秦沐一定没有说谎,只是现在秦沐的表情和表现,太容易让人将事情想歪,而那白三琰,也不是个省油的灯,都绑成个粽子了,还不忘记挑拨离间。

“你心虚了……”白三琰的语气飘渺得仿佛听不见。

“滚你大爷的,老子怎么可能心虚,人是我超度的,纵使他有天大的罪过,老子的功德都赔得起,老子伺候得起!”秦沐让白三琰这么一说,彻底愤怒了,秦大官人这『性』格类似于天秤座,受不了半点委屈和冤枉,一点就燃。

白三琰面对秦沐的咒骂,那是一点都不害怕,相反笑得那叫一个开心,一字一句的继续说道:“秦沐,你激动什么?啊……对了,让我踩一下,你激动的原因,是因为我说的都对,我说的就是事实,是一个你一直不肯面对,不肯告诉你身后的那位少女的事实,对不对?”

秦沐最受不得冤枉,吐沫星子喷了白三琰一脸:“少特么的含血喷人,老子却是超度了的……”秦沐感觉到身后那股米光的寒冷,连忙说道,不由得带着惊怒,这白三琰,是吃果果的离间啊,要是让他成功了,得不偿失啊。

“有谁看见了?”面对秦沐的激动,对方一点都不激动,淡淡的反问道。

秦沐呼吸一窒,因为他在超度的时候,是避开了所有的人,老爷子的情况比较特殊,就算有人超度,都不能保证以后不会受苦,所以秦沐在超度的时候,是割地赔款了不少条件给白叔,才做成的。

“地府的人看见了。”秦沐挺直了腰杆,想到了白叔,瞬间有了希望。这话一出口,感觉来自于身后小升的目光瞬间平和了一些,秦沐也松了口气,不过,很显然的,他低估了对面的白三琰。

“呵……地府的人还看见我超度了呢,”白三琰冷嘲热讽的来了一句:“谁不知道历来的巫祝都跟地府的关系最好,地府当然帮着你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秦沐怒极,正要开口,却听得白三琰一脸云淡风轻的说道:“你这么愤怒的是为了什么?你这么愤怒,是因为你心虚,是因为你不愿意去承认……你愤怒,是因为你不敢面对,是不是?”

“尼玛……”秦沐怒了,一开始就应该把这厮的嘴巴也封上的。省的他在那里『乱』说,挑拨离间。

然而秦沐刚说了这么两个字,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束缚住了,低头一看,腰上所紧紧的环绕的,正是小升的藤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