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741一滴

741一滴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这就是你口中所说的宝藏?”秦沐只是隔着老远看了一眼,只觉得那门的材料似乎不凡,故而开口问道。

“怎么可能。”朱雀还没开口,红莲就没好气的说道。

“呃……”既然自家大老板这么说话了,秦沐也无法反驳,可心里的怀疑还是有的。

“这应该是墓门。”朱雀歪着头仔细想了一下,这才说道:“很明显的,刚刚你们也感觉到了整个地底的震动,那震动就好像整个地底在移动一般,也的确是这个样子,我猜测一开始的时候,这东西就必须得这样移动,才能与这个墓门接轨。”

“接轨?”红莲重复了一句,有些发愣的问道:“难道刚才所有的血水都进入经脉的时候,是为了……”

“为了移动而提供的动力。”秦沐淡淡的说道,“要知道,人类的血『液』,是有了不得的作用的。”

“所以才会有血祭之类的仪式么?”胖子愣愣的说道:“会不会太玄幻了点?”

秦沐忍不住说道:“这东西怎么可能说的清楚,你觉得是这个样子就是这样吧。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好不负责任的解释啊。”胖子感叹一句,却发现周围的人全部朝着那面墙壁走了过去,连忙扭动着肥胖的身子,跟在大伙的后面。济世鬼医741

此时的白三琰已经苏醒,大概是被火焰人给烧的,这满头的白发都给烧没了,全身上下黑的跟个炭似的,能不醒过来么?

只是这厮醒来的时候依旧如同一袋大米一样让朱雀扛在身上,由于是身子朝下,一瞬间白三琰都有一种吐血的冲动。

秦沐这坏种,明明都看见白三琰醒来了,还偏偏就不告诉朱雀。

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放在眼前的漆黑的墙面上。

朱雀说这里就是墓门,可秦沐感觉,在石块脱落之后,这里就是很普通的一面墙,跟从前并无区别。

不同的是这墙的颜『色』,和这墙上面精美的浮雕。

那是一副九龙图。

隔着老远,秦沐根本看不清楚漆黑的墙壁上究竟雕刻了什么,直到走进了才发现是什么,在这样的地底下,看到这么富有华夏古老的气息的东西,秦沐显得格外的兴奋。

因为这至少能证明一点,这这东西的确是墓『穴』的一部分,而且一定是一个皇帝的墓葬。

否则如何解释,这墓门上面所雕刻着的九条栩栩如生的龙儿,难道不是九五之尊的意思的么?

确切点说,这是一副九龙戏珠的图。

正中央的是一颗圆滚滚的珠子,黝黑油亮,让人忍不住想去『摸』一把。

众多龙儿当中,以最中间的那条龙最为庞大,似乎是九龙之首,它离着那个珠子也最近,仿佛已经咬住。

秦沐看得稀奇,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九龙图。

“这东西怎么打开?”有了上回的衣冠冢的经验,秦沐不敢随便伸手,若是再将自己吸血吸个半死,那岂不是太过冤枉?济世鬼医741

“咳咳,把我放下来……”朱雀身上传来白三琰虚弱的声音,奄奄一息。

朱雀一愣,似乎根本没有想到白三琰会在这个时候醒来,有些诧异地将白三琰从肩膀上放下来,一脸担忧。

“你醒了?”朱雀小声的询问着,语气里无不担心。

红莲有些看不下去,讥讽的说道:“醒的还真是时候,刚刚从上面跌落下来的时候,就晕到现在,连三个警察都醒了,你都没有醒,一定要等到战斗都打完了才醒过来,我倒是不知道了,什么时候通灵者的身体素质,还比不上三个普通人了?”

于修他们三个站在一行人的最末端,地底的温度并不像上面的那么冷,但是三人的荧光黄『色』的大羽绒服,还是非常的扎眼。

白三琰脸『色』阴沉的扫过那三个警察,那眼神,让于修从头凉到脚。

而这厮在回头看向红莲的时候,脸上又成了哀求:“我的好姐姐,我身体有些弱也是正常的吗?毕竟我的身体,本来就是非常不稳固的,无论是在跟着重华的时候,还是出门流浪的时候。”

也不知道这白三琰是出于什么心理,将“流浪”两个字咬的特别重,让秦沐觉得刺耳,但是红莲的态度却因为这席话而软和下来。

“而且如果我不及时的醒来,我们就麻烦大了,因为只有我才知道如何弄开这个。”白三琰一脸自信的说道。

“屁,就你这小白脸,能不能别往自己的脸上贴金?”胖和尚瓮声瓮气的说道:“洒家最讨厌你这种人。”

这个时候,白三琰才注意到他们的队伍里面似乎还多出一个人来,他的目光向后一扫,就看见了,那衣冠不整的女人小心翼翼的从地上爬起来的模样,白三琰看得微微一笑。

朱雀却看着那女人的方向,眼神陡然间锐利起来,让人无法直视。

面对白三琰的胸有成竹,沉不住气的秦沐正想开口讽刺,却叫红莲拦了下来,说道:“那你说说有什么办法?”

“我的办法当然有,要么怎么这么胸有成竹的敢闯这里,只是我的办法需要秦沐的忙,不知道秦大夫愿不愿意?”

秦沐听得惊讶,“你这开墓门还需要我的帮忙?难道你一人打不开吗?”

“那当然,你是必不可少的一环,所以一开始的时候,我和朱雀甚至想直接将你绑过来。”白三琰的语气诚恳,似乎并没有说谎。

“难道这里开门也是需要我的血?”秦沐一愣,沉思了一会儿说道。

“是的。”秦沐以为白三琰会找理由,没想到这厮竟然直接承认了。

一时间,秦沐的脸『色』有些难堪,甚至可以说是阴沉的看着白三琰:“要多少?不会像上次一样……”

“不会,只要一滴。”白三琰双手『插』在自己的裤袋里,淡淡的说道。

一滴?如果真的只要一滴确实也没什么。秦沐琢磨了一下,便点了点头。

白三琰得了结果,嘻笑开颜,就连朱雀都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