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723秦沐!醒来!

723秦沐!醒来!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

红莲本来所占着的地方在离着朱雀比较远的地方.在朱雀不可抑制的喷出鲜血的时候.连忙冲上前去.将她搀扶起来.

然而这个时候朱雀毫不领情.她几乎是躲开了红莲的动作.执拗的别过身子.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顺带强压着自己心头那翻滚的鲜血.

“秦沐的巫歌还不到家.对不起了.”红莲有些歉意的说道.

“他做错事.需要别人来道歉吗.”朱雀一脸的愤怒:“他什么时候请的代言人.”

这话说的.很是无礼.当然.能让朱雀这样口不择言.也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朱雀本身就已经生气了.

“话是这样说.如果不用这个办法.你觉得你有什么办法吗.”红莲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如果你有什么办法也可以.可惜沒有.”

朱雀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嘴唇颤抖着.好像要说什么.可最终什么都沒有说.

小白和小升还有『毛』『毛』一直捂着自己的耳朵沒有说话.但是从它们紧皱的眉头可以看出.即便是捂住耳朵还是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济世鬼医723

不约而同的.想起了自己一生当中最为伤心的日子.不约而同的.想起了用死亡去解决一切.

但是几人并不是一般的人.这样的想法.还能在控制的范围内.

秦沐的死亡之歌不仅仅包含了歌唱的部分.还有声波的压制.对于一个针对于精神力的破坏的巫歌.它是复杂的.秦沐当初在魂体的状态下吗.还能够轻易的『吟』唱出来.就是因为在魂体的状态下.所得到的限制条件是非常的少的.

而现在.秦沐只得借助于巫舞来增加巫歌的强度.

效果也是非常的不错.地面上再想慢慢聚集的雪人.渐渐的停下了活动.所有散落着的雪花都原地呆着不动.甚至有些细小的.边缘处的雪花.通体化作白『色』的尘埃.任凭风儿吹散.

死亡之歌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它可以轻易的让人放弃了求生的意志.让人一门心思的寻找死亡.

像雪人这种.无论身上受到多少伤害.都能够在第一时间恢复如初的.用这样的巫歌.才能将他彻底消灭.

唯有消灭掉他心中的求生意志.雪人才不会轻易的再度重组.

在这样的巫歌下.雪人的那堆白雪.仅仅只是白雪而已.并沒有太多的变化.直到巫歌结束.

“我……”秦沐像是脱力了一般.仅仅说出一个字.就软软的倒在地上.

小白连忙扶住他.此时小白的脸『色』也不大好.但比起秦沐来说要好上许多.

“我说说你这特么的算什么巫歌.”朱雀怒不可竭的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很是不爽的说道:“你这巫歌唱完.雪人倒了沒错.我们呢.我们也差不多快完了好不好.当初老娘舅说了.你资质不好.就你那资质.还妄图……”

眼看朱雀又要长篇大论.红莲直接一句让她闭嘴:“少废话.消灭的时候自己沒有本事还要怪别人.有你什么事儿.”

“你.”朱雀被红莲这句话说的脸『色』通红.活生生的给气的.沒想到红莲居然这样护短.明明是秦沐巫歌的功力不到家.红莲却还觉得秦沐沒有错.

这就不是护短了.这尼玛完全就是盲目崇拜了.济世鬼医723

朱雀似乎还想反驳什么.只听的“嘎巴”一声.那声音让一群人都为之一愣.等所有人找寻声音的来源的时候.只见那雪人破碎的地方.陡然间出现一个巨大的裂口.

那裂缝足足有一米来宽.并且就在所有人注意到的时候.又往外裂出不少裂缝出来.

这裂缝的边缘处有雪人身上的雪.那些雪.或者石片和巨大的胡萝卜.都歪倒在一旁.似乎已经变成了彻底的死物.

红莲和秦沐面面相觑.都感到对方眼里的恐惧.

一种死亡的气息弥漫开来.

这与秦沐的死亡之歌完全不同.死亡之歌所带来的死亡气息是一种压抑式的.是铺天盖地的.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那种压抑.但是这种压抑如果意志力足够坚定.而且并沒有直接听到.仅凭秦沐的声波压制.是无法造成毁灭『性』的伤害的.

但是.心理阴影绝对是有的.

这也是为什么红莲笃定要求秦沐『吟』唱死亡之歌的原因.这女人估『摸』着所有人应该能扛得住.包括那三个什么都不会的警察们.

然而现在所弥漫的死亡气息.却是另外一种.这种死亡气息是粗暴的.暴力的.直入人心的.让人无从抵抗.不是压抑.而是共鸣.

一时间所有人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

秦沐只感觉似乎天地间都开始变得沉重.所有的一切都成了黑白两种颜『色』.这世间已经沒有了让他所能够眷恋的东西.了无生趣.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青『色』的爪子从冰面上伸出来.牢牢的抓着他的脚踝就往下拖.

整个冰面仿佛突然之间无法承担所有的重量.开始下陷.上面的人却眼神如死寂一般.沒有一点反抗.

就连红莲和朱雀这种不知道活了多少万年的老怪物都放弃了抵抗.

所有人.被几只青『色』的.枯瘦的爪子拖入冰面.

此时的秦沐感到似乎是翻天覆地的感觉.所有的东西都开始颠倒.开始倾覆.但是似乎他还非常的享受这样的感觉.享受世间万物变成黑白的模样.然后在黑白里.一点点的沉沦.一点点的消失.所有的世界.都变成一片黑『色』.最后归于平静.

秦沐甚至还在这片黑『色』当中.看到了重华的那张担忧的脸.

那脸上不仅仅是担忧.眼神里似乎还包含着一股愤怒.那股愤怒在眼神里化成利刃.化成一团火.仿佛要灼烧了一切.毁灭了一切.

“秦沐.醒来.”重华的声音在秦沐的脑袋中响起.像是钟鼓的声音.

秦沐心头一震.那种周围都是一片黑『色』的感觉消失了.周围的景『色』一点点的清晰起来.具体起来.脚踝处传来的痛感让他不禁的收缩.周围是刺骨的寒冷.从沒有过这样的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