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722该你了

722该你了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救我……”就在秦沐胡思『乱』想的时候,冰面地下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只是虚弱了许多,若不是秦沐的耳力还算是不错,否则压根就听不见这兄弟的话。

秦沐这个时候才想起来,白三琰这可怜的孩子掉进了冰面里面去了。

之前让雪巨人一搅和,秦沐压根就将这兄弟给忘的一干二净了。如果不是这厮用这样的方式去提醒自己的存在,恐怕秦沐几个压根就把人家给忘了。

那只从冰面底下伸出来的胳膊,不仅仅比雪还白,甚至还泛着一丝青『色』,胳膊上遍布的都是血『色』的伤痕,那伤口里有暗红『色』的血迹,却始终没有鲜血流淌出来。

红莲面无表情的看了一会,似乎在衡量什么,然后俯身将白三琰从冰窟窿里面拖出来。

白三琰衣服破破烂烂,上半身还好,下半身就是一块巨大的冰块,只是,这冰块的颜『色』是血红『色』的,甚至还带着一丝浓重的血腥味。

“这是……”红莲那面无表情的神情,在看到白三琰的时候,很明显的愣了一下。

“血……血……池……”白三琰也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害怕,说话哆哆嗦嗦,浑身骨头都要散架了一般。

红莲的背后再次传来某种东西的怒吼声音,大地再度发生震动,似乎在红莲将雪人分割成碎末之后,雪人的凝聚速度反而更快了一些。济世鬼医722

红莲神『色』一凝,一掌击在白三琰下身的血腥冰块上,那冰块碎裂的同时,白三琰如同炮弹一样倒飞出去,看那方向,似乎直奔着朱雀的面门去的。

朱雀明显的还是一脸呆楞,或者说着货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白三琰几乎是带着一身的血线直奔朱雀的面门,顺带着的还有红莲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接好你的小情人。”

瞅着朱雀那模样好像要抓狂,离着她比较近的秦沐很是识趣的倒退几步,一脸惧怕的模样。

朱雀并不知道白三琰掉进冰窟里面的事情,不过瞅着她的表情,仿佛下一秒就要爆发。

红莲则一把抓住自己的长剑,几道白『色』的剑光闪过,老远的秦沐都没看清楚对方的动作,就听得雪人的地方再度传来一声巨响,刚刚凝聚起来的雪人,在红莲的轰击下再度分散,变成一堆毫无形状的雪。

“聚集几次,老娘就灭你几次。”红莲一身霸气的说道,但是眉宇间还是能看到一丝疲惫。

朱雀这边则是一脸惊恐的看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白三琰,此时的白三琰也确实凄惨许多,在血红『色』的冰块被红莲打碎之后,白三琰的身上,几乎全部都是鲜血,身上的皮肤呈现出一种如同死尸一般的淡蓝『色』,上面还有暗红『色』的伤口,那些伤口『裸』『露』出猩红『色』的皮肤,触目惊心。

“你身上的……”朱雀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告诉我,谁做的?”

“我……”白三琰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是哆哆嗦嗦的指着地下说道:“血……血……”

“什么血?”不仅仅朱雀一脸的莫名其妙,就是秦沐都没听明白。

“血……池……还有尸体……很多……”白三琰已经完全混『乱』,说出来的话更是让人捉『摸』不着,秦沐一头雾水的看着白三琰。

“秦沐!”就在秦沐几个围着白三琰的时候,红莲那边却发出一声叫喊:“该你了。”

“我?”秦沐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惊讶,只见被红莲分割之后的雪人依旧很是执着的朝着中心移动着,很显然,不多时,就会重新组合出一个新的雪人。

着没完没了的,恐怕红莲自己都拿他没有办法,然而到最后却喊秦沐出手,看她的脸『色』并不像开玩笑。

“对,就你。”红莲淡淡的说道,那模样就好像在同喊秦沐谈论天气一样:“只有你才能彻底的消灭它。”济世鬼医722

“我?”秦沐还是一脸茫然,他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厉害,可是从红莲的语气来看,似乎这事还非他莫属。

“死亡之歌。”红莲淡淡的提了个醒。

秦沐一脸恍然。

“我揍,你又让他『吟』唱巫歌,”朱雀一脸受不了的表情,看着满身都是血的白三琰一脸的纠结:“能不能别唱,再说了,秦沐连续『吟』唱两首了,还有灵力继续第三首吗?”

红莲看向秦沐,后者一脸坚定的点头,说出三个让朱雀差点崩溃的字:“还很多。”

要说秦沐者巫歌,除了敌我不分之外,实质上这么多年也长进不少了,从前一首巫歌就能讲秦沐所有的伶俐都耗费干净,而现在,秦沐连续『吟』唱了两首巫歌了,灵力几乎没怎么动。

死亡之歌,是让目标有一种自我毁灭的感觉,是精神层面上的影响,当初,在恍惚中一脚踏入冥河的时候,在与无脸人对付鬼车的时候,秦沐才使用过。

那个时候的秦沐,在使用这首巫歌的时候必须是灵力极为饱满之时,而且最好食在魂体的状态下,才容易释放出来。

然而现在的秦沐,勉强能够完成这个死亡之歌,但很可能对自身造成一定的影响,只是,如果能够彻底的将雪人给消灭,这点伤害又算得了什么呢?

苍凉雄浑的巫歌响起,红莲面『色』一变,者阴沉低吼的巫歌,让她的心底陡然之间升起一种哀伤的感觉,那仿佛是心脏都要为之停止跳动的感觉,仿佛这一瞬间遮天蔽日,这一刹那便准备走向死亡。

这样的感觉颇为奇怪,红莲死死的盯着秦沐,一脸怒气的将自己的耳朵给堵上,强行的押住自己的膨胀的火气,尼玛,这第二十篇的巫歌果然不同凡响,秦沐知识『吟』唱了一个小开头,红莲那想死的感觉立马袭上心头,差点就将她的心脏给撕裂。

其他的人的情况好不到哪去,三个警察从头到尾都不敢拿掉耳朵里面的东西,秦沐的巫歌实在是太玄幻了,尤其是,此番的秦沐,在『吟』唱的时候还跳着巫舞。

巫舞能够最大限度的提升巫歌的能力,秦沐为了让死亡之歌达到最大的效果的确做了一定的努力,但是根本不考虑他们这些小伙伴的死活嘛。

朱雀手忙脚『乱』的给白三琰堵上耳朵,之后准备给自己也来一个的时候,心头一沉,胸口便有一种沉闷的如同被鼓敲击的感觉,一下下的像是死亡的步伐,朱雀愣了一下,一口鲜血喷出。

cq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