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718有点印象

718有点印象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在胖子倒飞出去之后,那雪人像是撒气了一般,停止了吼叫,它的鼻孔重重的一哼,似乎在炫耀它终于将胖子给吹飞,显得不可一世。

它粗壮的小腿从冰面里面伸出来,带着巨大的冰块,然而当它再一次踏入冰中的时候,腿脚又不自觉的陷入冰面,可这丝毫不影响它的活动能力。

有了四海之水所铸就的这个结界,红莲和朱雀的火焰都不可以使用,而且红莲的本体一天只能来一次,上回在对付那结界的时候,红莲大姐甚至差点将自己的本体强行『逼』出,早先就说过,如果『逼』出来了,副作用是很大的。

但是没有彻底的『逼』出本体的时候,可以适当的应用一下本体快要出来的时候的那种气势,单单是气势,都能够给红莲增加不少战力。

然而这回,也只能依靠朱雀的本体了。

红莲与朱雀对视一眼,双方都读懂对方眼神中的意思,朱雀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瞬间就朝着雪人的方向飞了过去。

在冲击的过程中,很快的化成原本的煚烈鸟的模样,一声鸟鸣响彻大地,秦沐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一直都是那个长得比较凶悍的鸟头在鸣叫,而它旁边的那个鸟头看上去则有点委顿,鸣叫的声音也比较小,听不大清楚。

这个委顿点的鸟头想必就是红莲口中的烈儿了。

红莲有些担忧的看着朱雀飞过去的方向,在没有三昧真火的辅佐,那么朱雀所能使用的,不过是炼狱爪而已,但是没了三昧真火的炼狱爪就不能叫炼狱爪了,那得成什么了?济世鬼医718

红莲还在担忧,秦沐的巫歌已经开始『吟』唱了。

对了,还有巫歌!红莲一脸兴奋的看着秦沐,然而在听了一两段之后,红莲的脸『色』阴沉下来,忙不迭的从妖灵空间里面拿出两坨棉花,塞进自己的耳朵。

在到了白塔之后,小升和小白就化作了人形的模样,一直站在旁边看戏,在秦沐开始『吟』唱巫歌的时候,就准备好了棉花塞耳朵,甚至小升还给三个警察分享了一下。

因为现在秦沐这个不着调的,竟然『吟』唱的是第十三篇章的万千。

万千是精神攻击,也没有声音,事实上在这样的罡风下,这样的寒冷中,发出一点声音也是十分困难的事情,所以秦沐只得采用这首巫歌,对付这种雪怪之类的东西,是最为方便的。

雪怪不是妖,秦沐无法知道,这玩意儿为何会和自己童年,自己记忆当中的那个雪人会一模一样,而且还有了手脚,只是重要的是,如果一切都是巧合,这雪人只是巧合跟秦沐记忆里面的一样,那么,他一定是人为控制的,而不是野生的。

从前就说过,像雪雾之类的形成妖怪非常的难,秦沐他们之前碰见过一个雾怪,不可能这么巧合又碰上一个雪怪,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玩意儿本身就是人控制的。

要么就是巧合到底,这周围的雪还是雾都符合了形成妖怪的年限,但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雪怪已经有了一定的思维能力和攻击能力,如果是自然形成的妖怪,这些能力想要拥有的话是非常的困难的,那所要付出的时间和精力,都是相当惊人的。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东西居然长得跟秦沐记忆里堆得那个雪人一模一样。

秦沐『揉』了『揉』额头,因为他隐约的记得,那雪人自己是曾经富予过他的名字,但是叫什么他忘记了,那个时候……秦沐的眉心疼得厉害,他到底是不记得那个时候白三琰在还是不在,为什么他不记得白三琰到底在不在,也不记得那雪人最后如何了呢?

此时已经容不得他想那么多,秦沐只是机械的一张口张合着,听不到的音波从他的口里散发出去,连刚刚飞出去的朱雀都受到了影响,差点直接从半空中跌倒下来。

回头看了一眼秦沐,朱雀那是一脸的愤怒:“这秦沐也太不靠谱了吧,明显的就是敌我不分啊!”

趁着朱雀回头看秦沐的当儿,那雪怪一把抓住朱雀的本体,虽说朱雀的本体也不小,但是没想到眼前的雪怪更为强悍,尤其是在严寒当中,他的胳膊显得更加的粗壮和有力,也不知道为什么,朱雀总觉得这货好像比以前大了一圈。

事实上就是如此,这雪怪在整个身体复苏之后,站在原地那寒风一吹,整个身体就膨胀了好几圈,此时朱雀那个大小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直接让雪怪捉住了翅膀。

朱雀使劲扑腾,甚至张嘴就喷『射』火焰,依旧没有一点效果,她可没有忘记刚才是谁让她一不小心就给抓住了的,虽然她的火焰没有效果,可这不代表她不会飞啊,如果不是秦沐的万千影响了她的心神,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被抓住。济世鬼医718

白三琰的伤口已经愈合,在看到朱雀被抓住的同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想冲上前去,红莲冷眼看着这一切,一直都没有出手。

而胖子则让雪人的罡风吹得老远,一直滚了三四百米才停了下来,一路上都是他身上的血迹,他身上的那些肉『色』的管子,在他身上不断的包围着,蠕动着,最后沾染了雪,化成一个大雪球,躺在地上不能动弹。

好在秦沐的万千也开始对那雪怪产生反应,此时的雪怪已经没有先前那样的清醒,一脸『迷』糊的看着前方,甚至摇摇晃晃,眼看着就要站不稳。

看着朱雀被抓,红莲大姐没有一点要出手的意思,反而慢条斯理的问秦沐:“有没有觉得这雪人好像很熟悉的模样?

秦沐眼睛一亮,看着红莲的时候不自觉的带着点希望:“你记得?你也觉得这东西有点眼熟是不是?”

“唔,好像在哪里见到过类似的东西。”红莲一脸的感叹,缓慢的说道。

“当初我和师父曾经一起堆过一个雪人,你还记得不?那个雪人就是这幅模样。”秦沐点点头说道。

“是的,沐沐只会堆这样一种雪人。”小白在旁边帮腔道:“在后来重华离去之后,沐沐一个人过年的时候,也会堆这种雪人。”

“唔,有点印象。”红莲淡淡的说道。

cq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