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713塔

713塔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竟然还有东西能破的了你的红莲业火?”秦沐看着那火焰变成冰疙瘩,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

“你这什么语气,”红莲本就不爽,让秦沐这么一说便像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世界上的万物有存在就有相克的,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唔,我只是觉得好奇而已。”秦沐讪讪的说道,不在这个时候刺激红莲那根脆弱的神经那是最好的选择。

“那……这么冷怎么办?”古永哆哆嗦嗦的问道,全身都在打摆子,开始的时候站在那片白雪外面倒不觉得,而一旦进入风雪的范围内之后,整个风雪似乎在这个时候全部被激活,所有的风雪砸来的时候根本让人无法防御,浑身冷得好像快要死掉一样。

“那就忍着。”红莲没好气的说道:“还能怎么办。”

还好一开始的时候,朱雀为了几个普通人着想,一人购置了一件羽绒服,不然就以这几个货平常的穿法,估计还没到目的地就被冻成冰棍了。

“看我的。”朱雀笑得一脸的高深莫测,小手一招,一圈火红『色』的三昧真火将几人完全包围。

然而,这三昧真火跟红莲业火一样,也是在一瞬间就被包裹上寒冰,速度之快令人无暇顾及。

“怎么会这样!”朱雀不可置信的喊了一声,一脸的无语,倒是红莲在一旁笑得很是得意,似乎挺满意朱雀的遭遇。济世鬼医713

“当然必须得这样,”红莲笑得开心:“你以为三昧真火就不同些么,难道你没发现你裹上寒冰的速度比我的快多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红莲业火到底比三昧真火强。”

朱雀怒目而视,红莲巧笑嫣然。

跟在俩女后面的秦沐则是一脑门的黑线,心中腹诽,我说姐姐,你俩能别那么幼稚么?争论这个有『毛』用啊?

当然,二女无法听到秦沐心中的言语,否则早就发飙收拾这没大没小的小子了。

寒冷的风雪并没有阻挡几人的前进脚步,由红莲和朱雀打头阵,一切都似乎变得不那么困难,跟在最后面的赵老实几人是苦不堪言,这尼玛根本不是人类能够承受的温度好吗?

于修几人经常锻炼,身子骨必然比古永好了太多,而古永这货平日里就是一标准的宅男,跟赵老实那熊一样的身材相比,那是瘦弱了不少,冷得浑身直打哆嗦。

就在后面几个普通人有些受不了那温度的时候,只听得红莲一脸欣喜地说道:“前面个东西是什么?”

“……是塔。”朱雀和秦沐辨认了老半天,才确认了那东西的形状,很是兴奋的回答道。

“这空旷的地面上为何会有塔?”秦沐老远瞅着,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难道是x省这边的习俗,是佛塔之类的?”

远远的瞧着洁白的雪地上伫立着的是洁白的塔,四角,顶上有温润的珠子,四角上挂着铜铃。

秦沐之所以那么说,是以x省的风俗习惯为依据的,他们喜欢在地面上建立起大概一人高的宝塔,塔里面竖立着佛像,凡是路过的人,都会拜佛,留下随身的物品作为祈愿之用。

但是这样的佛塔已经是非常的稀少,大概在清末就已经很少有人会建立这样的佛塔了,或许现在还剩下一两个人会继续这样做,在大雪山里面建立起佛塔,以保佑人民的平安。

但大多数的时候,佛塔本身就建立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所以参拜的人也就特别稀少。

那些佛塔一般也就一人高的模样,并不是很大,但是秦沐此时眼前的佛塔,起码有二十多米,颜『色』是洁白如雪的颜『色』,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在几人眺望之时,根本看不到白『色』塔的存在。

“好像是佛塔,又好像不是。”朱雀隔着老远观察了一会儿,她既然决定同白三琰来到这里,必定做了一定的功课,在对x省的了解上,比秦沐这个道听途说的要知道不少。济世鬼医713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大的佛塔。”红莲的嘴角上带着一丝讥讽,现在风雪的强度根本对这位女魔头造成不了任何的影响,这女人很是平静的在雪地里行走着,丝毫不影响动作。

而秦沐和那三个警察就只能用举步维艰四个字来形容了,秦沐还好点,似乎固若金汤在抵御严寒的时候还有一定的作用,并且消耗很小,所以秦沐的固若金汤是一直开着的。

包括那三个警察,也是人手一张固若金汤的符咒,在好过一点,只是风实在是太过强劲,就是赵老实这样的大块头,都被刮得无法掌握好自己的步伐,就不要说瘦弱如斯的秦沐了。

被大风刮跑原来是这么个概念。

“走近不就知道是什么了?”秦沐艰难的说道,几乎是咬着牙在走每一步,这风要是倒过来吹,秦沐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到那个塔的跟前,很可惜,这风是逆着吹的,每走一步都让人感觉特别困难。

至于白三琰和那个胖子,胖子都还好,白三琰根本就不是人类好吗?他匍匐在地上,行动的时候如同蛇一样的在白『色』的雪地里扭动,风对他根本没有一丝的影响。

然而胖子则就更加有意思,胖子的脸上都是一层厚厚的肥肉,原先从他脖子里冒出来的那些管子都消失不见了。

取代而之的是一排排恶心的青春痘,看上去令人作呕,在将所有的管子都收回去之后,秦沐感觉到这厮根本是全身上下都胖了一圈。

虽然胖子身上的皮肉还在不停的蠕动着,似乎在内部疗伤并且企图恢复原状,只是秦沐已经被这货恶心坏了,根本不想再多看一眼。

白『色』的塔近在眼前,但实质上距离还是有挺远的,几人又走了大概二十多分钟,才觉得那塔的位置又近了一些,实质上还是比较远的距离。

远远看着那白『色』的雪地上面似乎什么都没有,但是身临其中的时候,却发现完全不是这样,仿佛他们站在雪地外面观赏的时候,跟雪地里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

cq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