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711辩驳

711辩驳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后退了数步,一辆惊讶的看着脚下的裂缝,在他仔细打量的时候,先前恍若在裂缝里看到的那只探究这的眼睛,似乎已经不存在了,只剩下黑漆漆的裂缝。

此时的红莲双手很是艰难的朝着下面压着,从先前的分界处出现的那个巨大的气势,在触碰到远处的山脉之后,或许是因为所有的力量都消失殆尽,于是便停了下来。

紧接着是红莲发出一阵怒吼,似乎是用了极大的力气,指挥着那个拳影朝着下面的空间砸了下去,原本一片平静的湖面上突然波涛汹涌,仿佛有什么可怕的妖怪要从里面爬出来一样。

红莲的双腿再次下陷地面,这个样子的红莲,朱雀他们都是帮不到什么忙的,红莲正以自己的力量同那空间的力量碰撞着,这样的力量碰撞,若是参合了第三方力量,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化学反应。

所以所有人都在观望着,一时间没有人说话,整个空地上传来的是红莲的怒吼。

就在另外一股强大的气势从红莲的身上传来的时候,秦沐意识到,那空间的能量竟然『逼』得这个上古的凶兽只能以显出本体的方式进行对抗,那是多么强大的能量,这真的只是上位妖族所布置下来的结界吗?

然而在红莲的身上的气势上升到一半的时候,整个空间上的部分开始完全的溃散,红莲先是愣了一下,完事才觉得有些庆幸。

还好在自己的本体没调出来之前,这破结界还是让她给弄开了,否则,这脸就丢大发了。

“给我破!”红莲大吼一声,一道火红『色』的光芒自她身上亮起,直冲云霄,在那一刻见,似乎天地都因为这道光芒而越来越亮。济世鬼医711

整个湖面,如同碎裂的镜子一般悉数散开,那碎片都成了沫沫,在整个湖面崩溃的那一瞬间全部消散。

秦沐呆愣的看着周围的景『色』,无论是黄褐『色』的草地,还是像镜子一样的湖面,还有那条怪鱼的尸体,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消失得干干净净,仿佛一开始就不曾存在过。

秦沐在面对那怪鱼的时候,分明还看到湖里还有一些其他的小动物,即便是黄褐『色』的草丛中,也偶尔会有小虫子爬过,然而,在红莲一拳击打在一个如同结界的上面,这一切活物,竟然就这样消失得干干净净。

“怎么会这样?”望着一片景『色』消失之后,留下来的那一片的空白,秦沐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围,逐渐寒冷下来的环境,甚至耳边风的怒吼,湛蓝的天空一览无余,他们面前出现一个横亘的山脉,那山脉距离他们似乎还有一段距离,地面上是洁白的雪,没有一丝痕迹。

“那些东西,到底存在还是不存在?”秦沐愣愣的说道,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认为存在即存在,你相信他们不存在,他们就不存在。”红莲意味深长的看了秦沐一眼,淡淡的说道。

“不……不是这样的。”秦沐似乎根本无法接受这么个结果,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句,道:“怎么可能是这个样子,他们,不都真真正正的存在过吗?你也看见了,朱雀曾经和那个怪鱼搏斗过。”

“你究竟要说什么呢?”别说朱雀了,就是红莲现在也有些不明白秦沐的意思了:“这结界破开不是很好嘛?这样我们就能找到……”

“不……”秦沐愣了一下,连忙说道:“你不要这样说,那些都是生命,是不是?”

“是,”红莲一愣,大概明白秦沐的症结在哪,连忙说道:“也不是。”

“什么意思?”

“你可曾听过,佛祖的那句,『色』即是空。”红莲没有回答秦沐的问题,然而是提起了另外一个问题。

“你断章取义了。”秦沐面无表情的说道,他有些不能接受现在的红莲,现在的那个将生命视作草芥的红莲。

“好吧,就当我是断章取义,”红莲淡淡的笑了:“你所见的,皆是虚妄,既然是虚妄,为何你要一个劲的追究?或许你不懂,但是他们……”

“他们不存在?”秦沐愣了一下,问道。济世鬼医711

“存在,”红莲的回答让秦沐霎时间瞪圆了眼睛,但接下来的话又让他处于一种特别『迷』茫的状态:“也不存在。这些东西都是结界外的,他们或者是真的,也或者是幻象,但是当所有的结界分崩离析的时候,我想,他们就是虚妄,或者说,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妄。”

秦沐歪着脑袋,表示不懂。

“这些东西,你承认了,便是存在,你不承认,便不存在。”红莲总结了一句,继续说道:“再回归那个『色』即是空的问题,什么是『色』?『色』是指一切能见到或不能见到的事物现象,而这些现象是人们虚妄产生的幻觉。空,是事物的本质。”

“所以你的问题,我只能告诉你,你若是信,他们便存在,若不信,他们便不存在,坚持本心,或者,你认为我是错的。”红莲继续说道:“因为我也是坚持本心。”

“我听不懂。”秦沐突然觉得释然挺可怜的,一天到晚面对这些『乱』七八糟的,难道不会难受吗?此时的秦沐也只想到释然这个做和尚的可怜,可是他却忘记了,人家释然的经文佛法恐怕也就一般般,他毕竟是个武僧。

“因为你傻啊。”红莲笑眯眯的说道。

别说秦沐了,就是朱雀都没弄懂红莲是什么意思,不过倒是能明白那结界,便开口解释道:“那结界外面的估计都是假象,不然不会这样,但是怪鱼或者是真的,或者连那鱼儿本身都不知道湖不是真的。”

秦沐眉头紧锁,一言不发。

然而时间已经不允许他进行过多的思考,赵老实哆嗦着抱着自己的双肩,一脸的无语:“尼玛,这冬天也太冷了,刚刚都没反应过来,难道你们不觉得这里实在是太过空旷,太过……”

“我们的目标是那座山。”朱雀看了看地图,直接打断了这二货,指着远处突然冒出来的雪山说道:“羽王的墓葬,就在那雪山里面。”

“拉倒吧,你们就扯吧,那个时候的羽王会那么蛋疼把自己埋在雪山里……”秦沐想不明白那问题,干脆抛到一边,再加上红莲有意的混淆视听,什么『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一堆砸了下来,秦沐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然而一听到朱雀又提起羽王墓,忍不住搭腔道。

=。=。=。=。

国庆快乐,外面真拥挤。

cq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