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673你……恢复记忆了?

673你……恢复记忆了?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朱雀做事,果然非同凡响!”坐在沙发里的肥胖男人慢悠悠的说道,他的嗓音里有一丝怪异,如同女人般的声音,这声音再配上那慢悠悠的语气,神似古代东西厂的厂公。

那男人坐在角落的沙发里,整个人都陷在阴影中,看不清脸庞,肥胖男人与朱雀说话的时候,虽然慢悠悠,可却从他的语气里听得出一丝急切和谄媚。

秦沐还没闹明白那货究竟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只见那人移动了一下,换了一个坐姿,脸从阴影里面出来,看得清真的面目。

那面目秦沐似乎从未见过,一脸的横肉,肥头大耳,连脖子都没有,下巴下面就是一层密密麻麻的小凸起,并且有些地方还泛着青紫『色』,看得叫人反胃作呕。

有这种感觉的不止秦沐一个人,离着那男人最近的朱雀往后退了退,面对男人『色』『迷』『迷』的眼神,一脸嫌恶的扭开了头:“少说这些有的没的,不要忘记了你的承诺。”

秦沐相对于那些叠罗汉的汉子们来说要好的多,至少没有随意的丢在那边,而是被朱雀郑重其事的放在中央,正好与红莲面对面。

此时的红莲也被五花大绑,秦沐感觉非常的奇怪,以红莲大姐的功力怎么可能会这样顺服的被绑在那里。

此时的红莲显得异常的奇怪,刚才甚至还能听见红莲骂人的声音,而当朱雀下来了以后,红莲只是用那双带着仇恨的眼睛看着朱雀,并不再言语。

小升小白还有『毛』『毛』,这仨小萝莉被绑在一起,红莲缄默不语的时候,小白那叫一个义愤填膺:“妖女,快将我们放开!”济世鬼医673

朱雀听得这句话笑容如同莲花般的徐徐盛开,看着小白一脸的云淡风轻:“明明自己就是妖怪,而且还是如此低等的妖怪,还有脸说我?”

朱雀的脸上虽然带着笑容,可那是半点的笑意也无,相反,显得更加的冷漠和森冷,这个时候的朱雀一点点的靠近小白,脸上威胁的意味明显,再加上这货身上本身所带有的上位妖族的威压,这么一步步靠近小白的时候,小白被那股气势给压着,恨不得直接藏到小升的背后去。

红莲眼睛里透着凶狠,似乎想要说什么,挣扎了半天却没有挤出半个字,终于,再朱雀已经开始端详小白的时候,红莲好不容易的开口了。

“不就一只麻雀么?重华给你朱雀这个名字是抬举你……不代表你丫的就真的是朱雀……朱雀是圣兽,岂是你这等杂鱼所比拟的?”红莲喘着粗气说出这段话,秦沐注意到,当她说完的时候,整个额头上都布满了汗珠,密密麻麻。

红莲语句中的那个“麻雀”刺激到了朱雀的神经,她立马转过头来,阴测测的看着红莲,说道:“没想到在镇妖塔的镇压下竟然还有功夫开口,看来这么多年你也不是没有长进。”

“那是自然,老娘虽然是凶兽,好歹是鼎鼎大名的,不象某人,鼻子里『插』了再多的洋葱,也不是大象!”在吵架的方面,朱雀绝不敌红莲,只是寥寥几句话,就将朱雀气得七窍生烟。

只见那朱雀好似对着红莲结了几个手印,红莲突然咬紧牙关,也不再言语。

秦沐仔细得打量,发觉红莲的脑袋顶上十公分的地方,有一个大概婴儿拳头大小的宝塔在滴溜溜的打着转,样子非常的『逼』真,甚至在这样小的情况下,还能够看见宝塔边缘处缀的小铃铛。

宝塔的顶上,镶嵌着一颗成年男人拇指大小的珠子,也说不上是什么颜『色』,这珠子的颜『色』是那种七彩的类型,熠熠生辉,闪闪发光。

本身那宝塔所旋转的速度并不是很快,而在朱雀结了几个手印之后,宝塔的旋转速度明显的提高,在这东西提高速度的时候,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红莲大姐的呼吸声都有些急促。

这想必就是那朱雀所说的镇妖塔了,秦沐记得这东西似乎是道家的十大至宝之一,怎的这玩意儿会出现在朱雀的手里?

朱雀似乎还不解恨,在结了几个手印之后还想继续。

这个时候,那个肥胖男人说话了,这货眯着一双小眼睛,在红莲的身上转悠着,脑门上泛着油光,脖子下的凸起仿佛更加的往外突出了,老远都能看见那凸起上的青筋。

秦沐甚至有种这些凸起有可能是活物的感觉,好像那肥胖男人的脸上,会有什么东西直接长出来一样。

这男人用那种恶心至极的眼光将红莲看了一遍之后,用那种缓慢类似东西厂的厂公的声音对朱雀说道:“朱雀小姐,何必那样激动呢?万一将我们的祭品弄坏了,可怎么好呢?”济世鬼医673

肥胖男人这么一说,秦沐这边几个菇凉们都瞪大了眼睛,红莲更是不顾身上的疼痛,连忙说道:“朱雀,你丫的到底打着什么主意?”红莲在说话的时候,她的身上很明显的,能够看到不少红『色』的电弧一样的东西,在她的身上缠绕着,与此同时,红莲的面容也变得相当的痛苦,仿佛十分的难受。

而朱雀仿佛根本没有听到红莲所说,而是非常赞同的看了肥胖的男人一眼,说道:“你说的对,我怎么可以将我们重要的祭品给弄伤呢?”

一边说着,一边用白皙的手指抚『摸』着红莲的脸蛋。

“朱雀,我们和你并无过节吧?”秦沐看不下去了,眼前的朱雀根本就不是原来的朱雀,咬牙切齿的说道。

朱雀抚『摸』红莲脸蛋的动作微微一窒,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沐,点了点头:“确实没有过节。”

“可这又是为何?”秦沐愤怒得浑身都在颤抖,他能明显得感觉到,站在一旁一只都在袖手旁观的白三琰笑得开怀。

“我开始就说了,如果你能老老实实得跟着我们走一趟,最好,可是,你们偏偏会选择反抗。”朱雀淡然得说道,似乎根本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可是你也别忘了,你是巫祝得侍灵,再怎么样,你都不应该对自己人下手。”秦沐忍不住说道;“就算如果当初没有出现问题,继承巫祝得,也一定是我。”

“少特么自以为是了,你以为你是谁?”朱雀忍不住笑了笑,看着秦沐得眼神有些戏谑。

“你别忘了当初勾陈说得话,别忘了我体内的血『液』!”秦沐的警告意味明显,紧紧地盯着朱雀,仿佛下一秒就要发难。

“你……你恢复记忆了?”朱雀的表情不变,但是秦沐可以在上面捕捉到一刹那的惊讶,甚至,还有一丝秦沐都看不懂的恐惧,这,是为何?

cq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