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664老娘不爽你很久了!

664老娘不爽你很久了!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急匆匆的就往楼下奔。

若不是阳台上有栏杆拦着,照这货这急匆匆的模样,丝毫不怀疑,他会从二楼的阳台上直接跳下去。

秦沐心急如焚,在奔跑的过程中差点在那歪歪扭扭的楼梯上直接栽下去,能让小白那个吃货,在楼下发出那等撕心裂肺的声音,那就真的很严重了。

等到秦沐跑下去的时候,也被下面的情形给惊了一跳。

此时客厅里面的混『乱』程度,比起上面的阳台那是不遑多让,简直就是到了那种惊涛骇浪毁灭天地的地步。

当然不至于让房子塌陷,不过看上去已经差不多了。

客厅里所放的一些东西,并不是肉类,而是女孩子家家很喜欢吃的薯片糖果巧克力之类的东西,当然,这些零食秦沐自己也挺喜欢的。

然而现在地上到处都是巧克力浆,或者散『乱』的糖果,甚至是一地的薯片的碎片,简直是惨不忍睹,像是被什么东西碾压过去了一般。

整个客厅里面站满了人,大多数都是被小白那大嗓门给吸引过来的。济世鬼医664

“至于那么夸张么,不过是些小零食罢了。”司空『露』一脸无语的看着小白趴在地上悲痛欲绝的模样,不屑的说到。

此时的司空『露』对于秦沐的感觉似乎没有了原本的那样的强烈,跟众女的关系还算不错,再加上小丫头本来就不坏,她父亲还是秦沐的侍灵,所以有事没事的就过来串门,看那丫头一脸惺忪的眼睛,估计是一大早让小白的声音给惊醒的。

“那可不一样!”小白高声强调,一字一句,字正腔圆。

“有什么不一样?”小升拍了拍小白的后背,一脸同情加心疼的安慰道:“你就别伤心了啊,一会叫秦沐再去买点就是了。”

“这可是年货啊。”小白痛哭流涕。

“没事没事。”司空『露』看着小白悲伤的模样也很不是滋味,只得开口安慰道。

此时的秦沐则一脸探究的看着地上四处狼藉的袋子和食物碎屑,那里有不少的类似于大型的犬科动物的牙印,好像在深根半夜的有个巨大的犬类走进了家门,偷吃了香肠等腊货之后,又步履蹒跚的走到了楼下,将楼下的视频一扫而光。

“秦沐,这东西,可是从上面下来的。”红莲指着地上的一块腊肉,脸『色』不善的说道。

秦沐只是看了一眼,就明白了过来,自己先前的推测是正确的。

那块腊肉小升几个也看的清清楚楚,看向秦沐的眼神里多了一丝的怀疑。

“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秦沐被一众女人盯得心里发『毛』,有些不舒服的说道。

“是不是你……”红莲一脸揶揄,话只说了一半就让秦沐给打断了。

“怎么可能是我?你觉得这地上的牙印子是我的?这印子有我两个大好吧?”秦沐哭笑不得,实在不明白为何红莲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又不是说你啃的,你激动个什么劲?”红莲没好气的看了秦沐一眼,说道:“我只是想问,这东西很明显的是从楼上跑到楼下的,期间也必然会经过你的房间,可为何你一点感觉都没有?”

秦沐一愣,半天都没有说话。济世鬼医664

且不说为何秦沐能够在没有一丝反应的情况下放对方进来,就是那东西怎么进来的,都是个谜。

之前就说了,这楼之所以呈现这种歪歪扭扭的模样,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里面的每一个角落,都被重华刻印出了阵法。

在各种各样的阵法的相互作用下,这才导致整个楼房呈现出一种歪歪扭扭的模样,这种歪歪扭扭的模样是暂时的,但是也是永恒的,只要那些阵法不消失,这种现象就会一直存在。

在这样的阵法的作用下,周围方圆一百米内,都不会有妖魔鬼怪靠近这里。

如果能够靠近,或者能够进来,除了本身的鬼怪修为比较高之外,再就是那种比较特殊的,可以躲避得了一些破魔属『性』得东西得妖魔鬼怪。

这样的情况很少,比如说斗篷男的鬼儿子,虽然是鬼,但是由于是人所圈养,身上肯定携带了某种抵御破魔之类的东西,所以才会在重华所不知的小楼里面出入,当然,这里面也包括了秦沐偶尔放水,没有将所有的阵法全部开启的缘故。

然而此番过年,为了防止意外,秦沐可是一早就将所有的阵法全部开启,就是修为逆天的,都不敢随意的闯入。

其实最主要的还是防御黑珍珠她老爹找上门来,阵法的全部开启,可以隔绝掉屋内所有人的气息。

不然到时候年没过好,还得费力讨好阎王,那就麻烦了,所以干脆未雨绸缪得一早就做了打算。

然而,就是在所有阵法都开启得情况下,居然还有东西能够闯进来,并且能够在秦沐的房间里面如同出入自家房间一般,不惊醒秦沐,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秦沐只觉得脸上在发烧,这其实对他来说,是件挺丢人的事情。

一代巫祝竟然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家里所有的吃喝都被洗劫一空,而凶手则逃之夭夭,风流快活。

若是这则消息被人当作新闻发在通灵者协会的通灵周刊上面,那秦沐可就要出大名了。

“咳咳……”望着小白哭花了的小脸,秦沐很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没事,东西没了可以再买嘛,这怕什么对不对?赶紧洗干净了小脸咱们上街买年货去,不要哭了。”

秦沐这么想着,心中确实计上心头。

“怎么,你知道是什么东西了?”红莲奇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就是她的脑海种都没有一个定论,怎么秦沐在查看了一下现场之后,就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老夫夜夜日观天象,掐指一算,信手拈来……嗷!干嘛打我?!”秦沐笑眯眯的说了半截,就让红莲一记老拳打得哇哇直叫。

红莲无视秦沐那一脸哀怨的眼神,很是不爽的说道:“老娘不爽你很久了!”

秦沐一阵龇牙咧嘴,半晌说不出话来。

cq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