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657皇极经天

657皇极经天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邱老六『操』纵着符鸭,若不是此时的他只是一缕残魂,任何稍微带点破魔属『性』的法器,甚至是黑珍珠身上的气息,都能轻易的要了他的小命,所以他只能躲在符鸭里面纵观天下,就连司空文征都从符鸭里面飘了出来。

此时的邱老六『操』纵着符鸭往那玉筒跟前凑了过去,天地良心,此时的他恨不得直接从符鸭里面冲出来,抱着那玉筒一阵猛亲,其实红莲和秦沐都不怎么识宝,这尼玛哪里是羊脂玉了,这是羊脂玉髓好吧?

“咳咳,这并不是羊脂玉,而是羊脂玉髓……啊……打我干嘛?”邱老六卖弄似的语言才说了半句,整个符鸭的平衡就差点掌握不住,秦沐跟拍苍蝇似的双手一合,邱老六差点直接栽在棺材里,一脸的不满。

秦沐一副“打的就是你”的模样,要知道秦大官人本来折纸的技术就不怎么好,原先那符鸭根本就是平衡上本身就有些问题的,现在叫秦沐这么一拍,邱老六在棺材里扑腾了好几下都没能飞起来,最后,还是小升看不过眼,将邱老六捡了起来,少女的手指很是灵巧,也不见她怎么折了一下,邱老六再一次飞在了半空中。

邱老六再一次上去很是得瑟,不过『操』纵技术不咋地,歪歪斜斜的围着秦沐飞了一个圈之后,这才得意洋洋的说道:“怎么样,哥哥的技术不错吧,但是哥哥不会看走眼,这东西的确是上好的玉髓,且不说这里面的东西如何,这玩意儿,若是天天抱着,都对自身有好处。”

“羊脂玉髓和羊脂玉不都是一个东西么,只不过是纯度的不同而已。”秦沐无不鄙视的看着邱老六,一脸的不屑。

“额……”邱老六被秦大官人这么一说,有些讪讪的『摸』了『摸』鼻头,很不开心的说了一句:“其实区别还是很大的,比如玉髓你天天抱着就对皮肤,是非常的好的……”

这话一出,周围的姑凉们眼睛都亮了,红莲更是二话不说就将那玉筒拿了过来,果然触手冰凉,细腻宛若少女肌肤,“不错,手感很好。”红莲这么说着,将那玉筒的盖子拧开。

玉筒里面装着的是几页薄薄的纸,秦沐瞅着眼熟,直接从红莲的手中抢了过来。济世鬼医657

红莲有些恼,这可是秦大官人头一回在她手上抢东西,不过,看着秦沐那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红莲只得按捺住脾气,对秦沐说道:“究竟是什么?”

秦沐“唔”了一声,飞快的看着手中的东西,那玩意远远的看上去有一股怪异的感觉,有种奇怪的熟悉感,仔细看来那上面竟然还有一些细小的红『色』和蓝『色』的细线,远远看上去犹如经脉。

这东西很是熟悉,红莲皱着眉头没有想起来。

倒是八尾猫一个蹦跶,直接跳上了那棺材边缘,激动得差点直接栽进去,要不是小白在后面眼疾手快的扶了一把,估计这而家伙已经栽倒在里面了。

“肉背龟的皮!”『毛』『毛』很是感兴趣的看着秦沐手中的东西,八条尾巴在那晃『荡』来晃『荡』去,小白好不怀疑,在自己松手之后,这货还能不能保持平衡,或者会直接一头栽下去。

“肉背龟?”红莲重复一句,她可算明白为何会有那样的熟悉的感觉了,肉背龟,这东西先前不是看到过么?

仔细想想,究竟是……红莲还在思索,秦沐已经将答案说出来了:“没错,是羽王的东西。”

“羽王?!”众人齐齐的惊呼一声,将秦沐一惊,差点把手中的东西丢进棺材里,所有人都是一副惊讶至极的表情,就是一向云淡风轻的红莲大姐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这些东西,秦沐早在影魅那里了解,显得异常的淡定,这种事先就知道一切的感觉甚是不错,让秦大官人好生的得瑟了一把。

秦沐手上的肉背龟的皮看上去还挺多,难道是羽王的那本《皇极经天》?这棺材当中发现羽王的东西那意味着什么?难道这墓葬当中埋葬的是羽王的衣冠冢?

这也就能够说的清了,大概也只有如同羽王般的人物,会为自己修建这样浩大的工程,作为自己的陵墓,只是让红莲有些闹不明白的是,羽王不是一向是正义的代表么,怎么,死后修个衣冠冢竟然是这样的邪气?

“这是羽王的衣冠冢?”红莲忍不住问出声,眼光锐利。

秦沐无法忽视掉红莲的眼神,只得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不过是拥有羽王的东西而已,怎么可能是羽王的衣冠冢?你确定吗?你有证据吗?”红莲此时的言行已经是非常的激动,秦沐眨了眨眼睛,犹豫着要不要将影魅的事情告诉给红莲。

这有些匪夷所思,恐怕秦沐说出口红莲都不会相信,然而此时的红莲态度有些奇怪,秦沐只好先探探口风:“怎么了?难道这里就不能够是羽王的衣冠冢?”济世鬼医657

红莲平复了一下心情,“抱歉,我似乎有些太急躁,但是,这里若真的是羽王的衣冠冢,我实在是不明白,羽王那样的一个人,为何会建造这样恐怖的陵墓。”

恐怖?秦沐想了想,是的,开始的时候他总沉浸在陵墓当中的宝藏里,却忘记了,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怪异的事情,整个陵墓何谈恐怖,他们一路过来简直就是九死一生,光那个养尸池就让秦沐心里发憷,然而也十分的不明白,为何羽王会将养尸池建立在自己的一个衣冠冢中,既然一衣冠冢,何苦要搞得这样的恐怖,甚至,连羽王残卷都放了进去。

只是一个衣冠冢,您老人家至于用这样的法子么?

秦沐真忍不住想问问那羽王。

“据贫僧所知,历史上的羽王根本就是一个亦正亦邪的人物。”一直沉默不语的了尘开口了,并且一出声就是让所有人惊讶的话。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红莲似乎对羽王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愫,秦沐在想会不会因为重华和羽王长得十分相似的缘故,毕竟羽王存在的时候,红莲也应该出来闯『荡』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