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656财迷

656财迷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红莲强忍着揍人的冲动,冷眼看着小白和小升那俩二货开始动手开棺,甚至连邱老六这个常年跟着秦沐厮混在一起的,都被秦沐那一句话给蒙骗过去了。

小白甚至在听到秦沐那句话的时候,眼睛一亮,连声说道:“沐沐虽然你的术数很不靠谱可偶尔一两次脑抽的时候还是十分准确的,毕竟你现在这么久都没卜算过了,应该还不错吧?”

“还……还不错。”秦沐都不知道如何回答了,什么叫做“脑抽”?

小白立时笑眯眯的跟小升科普,两小妮子很快就沉寂在这棺材就是一衣冠冢的“假象”里面,看得红莲嘴角直抽,往后退了数步。

虽然她对尸毒并不是很害怕,可沾染上了,还是件麻烦事。

周边大概也就只有秦沐是个普通的人类体质,而其他的都是妖族,对付尸毒什么的,还是小菜一碟,然而秦沐,这样的一个人类体质,竟然还凑在跟前,要么,他早就知道这里面是衣冠冢,肆无忌惮,要么,就是找死的行为。唯一的了尘远远的站在一边,对这满墓室的金银财宝无动于衷,甚至对棺材里的那位都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

了尘所感兴趣的,大概也只有武道之类的了。

此时的红莲那叫一个郁闷,只见小升和小白此时已经开始发力,将棺材盖慢慢的推开。

红莲注意到,此棺材并没有订棺,周围没有钉子之类的东西,只要稍微力气比较大,就能够将棺材盖慢慢的滑开。济世鬼医656

但是这棺材的盖子,明明看上去是木头做的,可重量却是不清,将这玩意儿推开的时候,小升和小白都是用了最大的劲的,最后站在旁边的秦沐也看不过去了,上去搭了把手,可依旧不行,这几个,力气虽然大,可不是特别的大。

最后,连站在一边,一直置身度外的了尘都搭了把手,这才将棺材盖子完全的推开,刚刚推开一个小缝的时候,秦沐几个连忙凑了上去,透过那小缝看着棺材里面的东西。

他们所推开的地方是棺材应该放头部的部分,可是现在是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怪事,还真让你说对了,是衣冠冢。”红莲忍不住说了一句,看着秦沐的眼神已经非常的怪异。

“我说了,鄙人掐指一算,时来运转。”秦沐长呼一口气,还好那影魅还没骗他,不然的话……这人就丢大发了。

既然确定是衣冠冢,那么几个人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众人齐心协力的将棺材盖推到一边,终于,整个棺材都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只见里面是一层厚厚的衣物,刚打开棺材的时候,那层衣物看上去十分的华丽,远远的看上去犹如彩虹般的锦缎,十分的美丽。

然而,就在几个家伙『毛』手『毛』脚的将棺材盖子打开之后,那美丽的衣物一瞬间,上面的『色』彩全部都退却,就如同『潮』水一般,消失得干干净净,仿佛都不曾经出现过。

“我靠!”秦沐在那些『色』彩退却之后,可惜的看着棺材里,灰『色』的衣物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太可惜了。”就连红莲大姐都忍不住说了一句。

“古代的东西就是这样。”相对于众人的惊讶和愤怒,邱老六倒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据说秦始皇兵马俑在初次挖开的时候,也都有『色』彩,但是在挖开的那一瞬间,就变成了现在所能见到的样子,十分的不好看。”

“可是……可是这也太……秦始皇兵马俑的事情我倒是有所耳闻……可听说跟真正见到那是两码事……”黑珍珠一脸的惊艳正渐渐的变成惋惜:“刚才那美丽的样子要是拍下来就好了。”

“真是糟蹋啊……”小升看了半天也听了半天,忍不住说道:“虽然看不出这衣服究竟是男的还是女的穿的,可是……可是真的很可惜……”

秦沐也是一脸的郁闷,不过郁闷归郁闷,这衣冠冢里面,一打开的时候,所有人的视线都被这华服所吸引,没有人注意到其他,而现在,整套华服的颜『色』全部消失,变成了很是普通的灰『色』料子,跟从前的区别实在是太大,不少人的目光已经转移到了别处。

“王冠!”小白惊讶的指着脑袋那里的一个金『色』的东西,激动不已的说道。济世鬼医656

秦沐瞅了一眼,哭笑不得,“那是王冠啊?你看清楚好不好,明明是道士的芙蓉冠……”话说到这里,自己也小了声音,这明明是羽王的衣冠冢,怎么会有道家的东西。

最哭笑不得的应该是红莲,真心忍不住想在这俩活宝的脑袋上各自拍上一把:“你瞅瞅这是芙蓉冠么?没见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秦沐,说话还是要有根据的。”

秦沐一愣,想到那个之前在司空府邸看到的芙蓉冠,有些发愣,仔细的想了想,终于在两者之间发现了不同。

那就是,眼前的这东西,还真像是一个王冠。

顶部是一整块不知道具体什么品种的玉,水头极好,雕刻成莲花的模样,因为芙蓉冠也叫做莲花冠,就是因为这莲花的缘故,所以连着秦沐都认错了,以为是芙蓉冠,实质上并不是。

莲花的周边和花瓣的边缘都镶嵌着金子,金子上缀着宝石,这个东西的边上还有用金子做的边框,大概是用于放在脑袋上固定,想着这羽王同重华是同一张脸蛋,重华脑袋上顶着这么一个东西,秦沐就忍不住想笑。

“别笑了,财『迷』。”红莲直接将秦沐脸上的笑理解成为看见财宝后的笑容:“真正值钱的我看不是这东西,还有其他。”

红莲的目光,落在那层层叠叠的华服袖子的边缘处,那是一卷用玉筒所装着的东西,玉质自然不如那顶王冠来得精致,但也是十分珍贵的玉质,只见那通体雪白,如同羊脂一般。

“羊脂玉,倒挺会看的。”秦沐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红莲差点直接摔倒在地上,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我是说玉筒里面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