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655掐指一算

655掐指一算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这个答案,怕是重华都不清楚。

影魅这一类属于精怪当中特别特殊的一类,其修炼难度如同小九之类的妖怪,甚至比这一类还要困难,因为本身就属于稍纵即逝的东西,影子,或者是一段声音,甚至是一个画面,这些东西大多数都变成了历史,只有少部分的,符合一定的条件的,则会形成魅。

魅的存在时间普遍不会太长,它们的寿命很短,大部分都没有自己的意识,只是单纯的模仿和回放,存在了一定的时间,当某种怨念消耗殆尽的时候,便会消失。

但是秦沐知道,这墓地里的影魅是有所不同的。

到底是羽王墓中的东西,以历史上羽王那样厉害的背景,按理来说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完蛋。

即便是被破魔之刃击中了的情况下。

秦沐站起来,冲着墙角那些阴影,深深的鞠了一躬。他不确定这影魅是不是会在那里,但是感觉他并没有离开。

回过头,只见那些姑凉们还在认真的搜刮着财宝,跟先前并无两样,心里悚然一惊,那影魅竟然采用的是时空结界,在秦沐从结界里面出来之后,外面的场景跟进去之前一模一样,那就感觉秦沐进去之后,外面的时间像是停止了一般。

不知道为什么,开始还热衷于搜刮的秦沐突然心里不舒服起来,他随意的挥了挥手,声音虽然不大却很清晰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算了吧,就这样了。”济世鬼医655

红莲搜刮掉一片珠宝,有些不解的看着秦沐,本想逗趣说秦沐出尔反尔,然而在看到秦沐的时候,怵然一愣,这小子的神『色』貌似不太对头,眉头紧锁的样子似乎有些悲伤,这样的气息很少出现在粗神经的秦沐身上,刚到了嘴边的话被红莲咽了下去,忙改口道:“呃……为什么?”

“就像邱老六说的,做人留一线,不要太绝。”秦沐没有解释过多,只是皱着眉头说道。

红莲孤疑的看着他,明明知道这似乎不是这货心里所想,可是总觉得这个时候不好问,这种感觉很是奇怪,红莲虽然觉得怪异,可到底也真的没有说出口。

“那就不收了?”红莲问了一句,说实话,这些珠宝开始来看的会后还觉得珍奇,但是到后来,也就平常心了,似乎跟一般的石头没有什么区别,最重要的是,红莲大姐大的妖灵空间都快满了。

秦沐正要点头,忽然听得小白“啊”了一声,紧接着便是这小狐狸如同机关枪似的的语句:“沐沐快来看呐,这里有个棺材。”

秦沐心里咯噔一声,心道是终于来了。

他之所以让姑凉们开始收拾周边的珠宝,一来是囤积财富,跟重华的穷日子过惯了,见到什么都想掘地三尺,不搜刮干净都觉得手痒,但是经过影魅的事情之后,秦沐突然对这些财宝都兴趣缺缺,才挥手叫众菇凉都停下来的。二来嘛,自然就是要寻找棺材的位置,这整个墓『穴』里面到处都是珠宝,堆得一层又一层,这要是能在表面上看到棺材在什么位置才叫奇怪了。

小白所发现的地方只有一个棺材角。

那是一截黑『色』的木头,木头的纹络里,在红莲大人的火焰照『射』下泛着丝丝的金光,仿佛那金光是嵌在木头里似的,显得别样的美丽。

形容词本就匮乏的秦沐,对着这一段棺木,也只能说上一句,高端大气上档次。

“这木头似乎从未见过?”小升『摸』了『摸』棺木,触手冰凉犹如石块,若不是上面有着的是木头的纹路,或许小升还会有所犹豫,觉得可能不是木质的。

小升在说这话的时候,还转头询问红莲,那里面意味明显,红莲苦笑一声,『摸』了『摸』那棺木,“别看我,我可没见过。”

“连你都没见过?”秦沐小声嘟囔一句,手覆盖在棺木上的时候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此时已经与这棺材心连心融为一体,简直令人哭笑不得。

所以秦沐只是『摸』了一下,就将手挪开,站在一边直接发号施令:“将这棺材上面的东西都划拉开看看。”

这事也只有小升来做比较合适,她袖口出来两条特别粗的藤蔓,几下挥舞,就将棺材上面的珠宝都划拉在一旁,『露』出原本的棺材盖。济世鬼医655

这还不够,又将棺材盖旁边的珠宝都划拉干净,棺材旁边都留出一片空地,这才住了手。

秦沐盯着这棺材好半晌,甚至下意识的去『摸』了『摸』口袋的烟,一众人都在等着他的下文,没有动手。

虽说秦沐有时候在这一行人中的地位,确实不如红莲大姐,那主要是打斗的时候,在一般的时间,发号施令的这种事情,都是秦沐来做的,只有在这种时候,秦沐才好像是一群人的首领。

秦沐捏了捏口袋的烟,到底还是没有拿出来,咬了咬牙说道:“开棺吧。”

“哎……等会……”邱老六一听秦沐要开棺了,连忙急了,说道:“一会开棺的时候可得小心,这东西说不定里面蹦出一个僵尸之类的,那都算了,主要是有些古尸在开棺的时候,会放出尸毒,靠着比较近的会倒大霉的。”

一行人也就只有邱老六还有两把刷子,平常人哪里会有这方面的知识,听得邱老六这么一说,皆往后退了一步,远远的看着那棺材。

“没事,开吧。”邱老六似乎还想多嘱咐两句的时候,只听得秦沐这样说道,说得邱老六那符鸭差点从半空中直接跌下去。

忠言逆耳,就是逆耳,他邱老六都得说了,不能让秦沐一人的鲁莽害了所有人,于是符鸭再度升高,邱老六尖细的声音在小升和小白准备动手的时候尖锐的响起:“千万要小心啊!慢点来啊!要不秦沐你先扔个符什么的在棺材上方吧,比较好。”

秦沐的脸『色』没有一丝的变化,对于邱老六的聒噪也懒得搭理,依旧淡淡的说道:“没事,开吧。”

小升和小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听谁的,一时间都没有动作。

红莲很是疑『惑』的说道,“怎么?你就不听听邱老六的?”

“只是一衣冠冢,没那么可怕,里面根本不会有尸体。”秦沐苦笑了一声,淡淡的说道。

“什么?”不仅仅是邱老六,所有人都震惊了,齐齐的说了一句。

红莲一脸孤疑的看着秦沐:“你丫的从哪看出来的?”

秦沐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鄙人方才灵光一闪,掐指一算……”

cq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