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647不记得的回忆

647不记得的回忆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此时的秦沐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渐渐的,就身处一片黑暗之中。

这黑『色』将他包围,没有尽头,没有方向,秦沐感觉自己就是一尾浮萍,在这黑『色』中浮浮沉沉,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秦沐很享受这种感觉。

漂浮着,仿佛自己没有了一丝的重量,随心所欲。渐渐的,感觉到自己的速度好像略快,周围原本古井无波的黑『色』,如今也渐渐的有了一丝的波动,从最开始的平静,到后来的波涛汹涌。

这样的波涛汹涌中,可以依稀的听见有什么人不断的说话的声音,虽然比较小,但是,听在秦沐的耳朵里面的时候,却如遭雷击。

那是重华的声音。

和那先前的黑影完全不同,黑影给秦沐的感觉就是虽然外表声音,甚至偶尔的气质,和重华并无分别,但是在一些细节上面会很清楚的感觉到两人的区别,到底不是重华。

重华离开那么久,秦沐的确想他了。

虽然这么说有些矫情。济世鬼医647

此时的秦沐开始在周边寻找着那声音的来源,虽然周围都是一片的黑『色』,然而在这样的黑『色』里面,秦沐依稀的看见最尽头似乎有些光亮,虽然遥远,却如同闪烁的晨星,让人心驰神往。

紧接着,只感觉周围发出轰鸣的声音,耳朵如同进水一般的难受,有种什么东西钻进去的感觉,呼吸也急促起来,在秦沐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感觉到周围那种快要窒息的感觉陡然一空,周围瞬间亮堂起来。

重华那张温柔的脸出现在秦沐的面前,他皱着眉头,似乎有些担忧,秦沐所看到的是重华如同二十多岁的模样,要知道,明明在秦沐的记忆里,他很少有这样的打扮,一般情况下看上去如同一个中年男人,三十多岁,可只有秦沐依稀的记得,这老头都一百多了。

但是,秦沐现在所见到的重华的样子,却更像是一个20多岁的青涩少年,青葱岁月的那种感觉。

秦沐觉得新鲜。

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重华,此时周围的景『色』是一排排美丽的树木,地上都是绿油油的青草,秦沐看着重华心里激动不已,连忙叫了一声:“师父。”

然而话一出口就有些不对。

秦沐成年的声音好歹是经过变声期的,他的声音好歹听上去还是成熟的,而现在从嘴里发出的声音,却像是一个稚嫩孩童,『奶』味十足。

秦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惊了,这尼玛分明就是一个孩子的手啊。

正当秦沐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发呆的时候,秦沐感觉到袖子被拉扯了一下,一回头,一头白发的稚嫩小脸看着他微笑,那白『色』头发的孩子,脸上有一种不同于正常人类的苍白,甚至能够看到脸上的青筋。他全身都裹在一个黑『色』的斗篷里面,甚至带着兜帽,只『露』出一张小脸,怯怯的对秦沐一笑。

“三三。”秦沐的嘴已经不受控制的发出这样的声音。

秦沐惊恐了,当他的嘴里不受控制发出声音的情况,目前为止只有两次,一次就是现在,还有一次是那回梦见三个奇怪的老头的时候。

那么,这一次,也一定是梦。

只是这似曾相识的场景,重华温柔而陌生的面庞,似乎都昭示着,这些东西不是梦,而是回忆。

一段秦沐自己都不曾记得的回忆。济世鬼医647

秦沐回头冲重华微微一笑,重华点头,他的眼里甚至还泛着一丝心疼,那模样是秦沐从未见过,记忆里的重华从来都是很严肃认真,对待秦沐的修炼更是狠得下心下毒手,尤其是对战演练,若不是秦沐绘制符文的速度快,估计场场都能让重华虐死。

“沐沐我们去那边玩吧。”白『色』头发的小男孩牵起秦沐的手,他看上去似乎比秦沐还要小些,秦沐那稚嫩而肥肥的小爪子,反过来抓着白『色』头发的小男孩,而后者则是一脸的困『惑』。

“我比你高,我还要保护你呢。”秦沐挠了挠头,『奶』声『奶』气的说道。

白『色』头发的小男孩眼里泛出泪花,看着秦沐莫名其妙,真不知道自己刚刚说出的那句话究竟怎么了,只见白『色』头发的小男孩说道:“沐沐,你这个样子……算了,我们互相守护吧。”

瞅着两只小手牵着越走越远,重华脸上那原本温柔的笑意一点点的消失,最后,冷若冰霜。

一道浅浅的影子出现在他背后,那似乎是个魁梧的男子,男人身上穿着一套帅气的战甲,虽然看不大清楚,可从那战甲上面的轮廓可以窥知一二。

“你真的打算将巫祝传给三三么?”那男子盯了重华半晌,淡淡的说道,那语气淡漠的仿佛不认识重华似的。

很是奇怪,秦沐明明已经跟着那白发小男孩走远,却还能够看得到这边的动静。

这感觉,像是镜头切换了。

只见重华愣了愣,有些严肃的说道:“勾陈,你逾矩了。”

“切,少拿这个威胁我,”那男子不屑一顾的说,根本不在乎重华的怒火,“在你选择三三的时候,就没有考虑过我们。”

“三三怎么就不行了?”重华一脸纳闷。

“做巫祝,最好是秦沐。”那人没有说三三不行的原因,而是这样说了一句。

“你不是一直嫌秦沐的资质不好么?”重华叹了口气说道:“你也知道,秦沐的身体并不好,如果强行的学习巫祝的知识,很可能导致以后……”

“没有以后,巫祝,只能是秦沐,”勾陈『揉』了『揉』眉心,很是不爽的冲重华说道:“你也说了,以后,可是你能预测到多久的以后?你怎么就不想想,为何秦沐不可以成为巫祝?”

“就因为他体内的血『液』?”重华皱了皱眉头,说道。

“是。”勾陈言简意赅的说道,似乎多说一个字都是浪费。

“那样纤细脆弱的孩子,如何要背负这样一个血脉啊。”重华皱着眉头,不知道是叹气还是在感慨。

勾陈没有说话,只是影子越来越淡,不一会儿,便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