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639圣祖之血

639圣祖之血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白三琰,这个名字,不仅仅是秦沐的噩梦,更是所有人的噩梦。

“怎样?有没有印象,还以为,你完全忘记我了呢。”那白衣猛男若是换作别的时候,摆出这么一副作态,肯定让人想吐的,可现在却没有一人说话。

气氛出奇的诡异,但是没有一个人开口。

“你……你还活着?”秦沐努力平复心情,可说出来的话还是暴『露』出了他心中的颤抖,那似乎是在害怕?

红莲眉头一皱,看向秦沐的眼神有诸多不满,当年若不死这厮傻乎乎的说什么保护,重华不至于在事后怪他这么多年,师徒的感情不是一如既往的好,『性』格上却出奇的一致,被人骗了心甘情愿的替人数钱。

白三琰,是当初重华给鬼孩子取的名字。

说起来,还是秦沐的大师兄呢。

当初重华是先收的鬼孩子,然后才收秦沐为徒,秦沐的记忆里,大概在三四岁的时候,才依稀的对白三琰有点印象,而这之前,据说两人都是在一起的。

很明显,幼年的记忆让重华给封印了。济世鬼医639

也就是那一次,重华第一回感觉到了心冷,他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弟子,就这样被妖魔蛊『惑』,『逼』得他不得不亲手杀死那孩子。

秦沐的天分并不是很好,简单来说就是个学渣,但是这货身上所背负的命运不同,再加上重华的心灰意冷,后来就将所有的知识倾囊相授,然后也不管秦沐消化不消化的了,直接走人。

本来十五代巫祝,应该有两个人。

历代巫祝只有一个,然而到了重华这代,却突发奇想的想要有两个徒弟,似乎是冥冥中自有天意,所以才会发生一系列的事情。

“我当然还活着,我一直等待着这个时候,从香港那次开始,一直期待着和你开诚布公的时候……”白三琰靠近秦沐,长长的舌头『舔』了『舔』秦沐的脸,说道:“当年你就是这么一副无辜的模样,才躲过重华那怒火不是?”

“没有!”秦沐的心弦悄悄的动了一下,浑身一僵,还是这样答道。

童年的记忆他怎么会有,只是依稀记得,两个小孩子,坐在庭院中,笑得开怀,一个对另一个说:“我会保护你的。”

那记忆如同一片『潮』水,秦沐在回忆得时候,脑海里都是海浪得声音,相反回忆本身则不那么清楚,朦胧且有回音。

这便是重华封印后得结果。

“看来你都忘记了,让我来让你回想一下……”说着,白衣猛男就伸出长长得手指往秦沐得脑门上戳了过去。

然而他得手指还没有碰到秦沐的额头,就让红莲的火焰给格开。

“啧,真无趣,”白三琰眼神很恐怖,冷冷的看了一眼红莲,说道:“堂堂的腾蛇,非得心甘情愿的做一只废物的走狗?”

“那不是你该管的事情,”红莲的语气淡漠,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秦沐比你更适合做巫祝。”

“那又如何?”白三琰一笑,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巫祝本来就是我的,他算个什么东西?若不是当初本少爷怜悯,他有资格坐在我身边吗?”

秦沐脸『色』煞白,重华在那回亲手杀死鬼孩子的时候,也说过同样的话。济世鬼医639

尽管幼年记忆被封印,可有些东西,依旧会停留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秦沐,我要拿回我的一切,况且,你身上不过是有着圣祖之血罢了,除了能开这扇门,必不可少之外,请问,你还有什么用处?”白三琰笑得前仰后合,好像遇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

秦沐无言以对。

红莲着急:“就是有了圣祖之血,所以秦沐才是最适合做巫祝的人,就算重华也不曾有过。”

“那又如何?”白三琰笑道:“就算他身上有创世麒麟的血『液』也是白搭,垃圾永远是垃圾,废物就算回收了也起不了多少作用。”

创世麒麟,那东西仅在传说中才有,传说天地万物都由此货所创,早在盘古开天之前,时间雏形就已经形成,只是在盘古开天的时候,发生了一场大战,导致天地万物化为混沌,若不是盘古开天,天地将处于混沌之中。

白三琰也就是随口说说,圣祖之血也是秦沐令他嫉妒的一个地方,红莲说的没错,就算他不出事,到最后坐上巫祝那个位子的也一定是秦沐,圣祖之血是第一代巫祝身上所流淌的破魔之血,在修炼,除魔上都有很大的帮助。

本来以秦沐那学渣,就是现在的白三琰都能随随便便收拾他,但是有了圣祖之血就很难说了。

然而白三琰现在怎么都不会想到,他随口的一句话竟然会一语成谶,而且后来导致秦沐血脉觉醒的,竟然还是他……

面对白三琰的愤怒,秦沐一张脸煞白,然而红莲却含笑不语,她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过什么,只是重华既然没有追究秦沐的过错,那就证明他没错,师徒的关系在那一段时间并不好,但也是重华本身心情不好的缘故。

就在两方僵持的时候,那墓门渐渐起了变化,整个墓门的花纹中,秦沐那些血『液』一点点的泛出光芒,最后耀眼无比,让人无法直视。

“开始了。”那白三琰一脸兴奋的看着那墓门,兴高采烈的继续说道:“秦沐是个傻子,这门别人碰得,可他却偏偏碰不得,知道为什么不?”

没有人搭腔,白三琰继续说道:“因为开门的钥匙就是圣祖之血啊……秦沐,当年若不是你,我就不会过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我回来,是花了大代价的,所以……你应当给我……带来最好的便利。”

白三琰一席话说得理所当然。

然而秦沐本身有些愧疚得心,却没来由的觉得有些烦躁,这些烦躁的根源,就在于秦沐压根不记得当年到底发生了神马事情,很是蛋疼。

现在白三琰说什么就是什么,秦沐那是一点都不相信的,由最开始的愧疚变成了一股烦躁,尤其是秦沐想到开始的时候,让这厮骗的被那门给吸了血,秦沐就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去。

在白三琰一脸认真的看着墓门上的血『液』如同活的一般,在门上勾勒出血红『色』的符文的时候,秦沐冲上去就在对方的后脑勺上狠狠的锤了一拳。

“你……”或许根本没想到秦沐居然火对自己出手,而且这个时候,墓门那道红『色』的光幕也没有出现进行保护。

白三琰软软的倒在地上的时候,秦沐还在兀自的喘息着,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没想到还真动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