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636枪

636枪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努力的想把眼睛睁开,却根本不能做到,只得软软的靠在魔银做的墓门上,看上去奄奄一息。-》

此时的秦沐悔的肠子都青了。

他的手在刚刚触碰到那墓门的时候,只感觉到一股冰凉顺着手臂一点点的往上移,开始的时候,那股冰凉的感觉让秦沐还比较舒心,可现在,觉得身体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正一点点的剥离了去,越来越远。

此时的秦沐连站着的liqi都没有,他试图将手从那墓门上移开,却感觉到手指上如同长了吸盘一样,牢牢的贴在墓门上,根本抽不出手。

“秦沐!”红莲那暴脾气,第一个发现秦沐不对劲的时候,小手一挥,一道火焰便出现在半空中,漫无目的的盘旋着,仿佛在等待主人下一步的命令。

但是红莲已经没有了下一步。

因为白衣少年从腰间掏出一把枪,抵在秦沐的后脑勺上。

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

白衣少年自从一挤进来的时候,就站在秦沐身后,把原本站在秦沐身后的红莲都挤开了去,等于是zhègè时候,他是离秦沐最近的人,也是最好出手的人。济世鬼医636

如若红莲没有那么毫无防备的让出wèizhi,就不会给白衣少年可趁之机,秦沐先前因为白衣少年的救治,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并没有跟红莲说,只是自己心里提高了警惕。

可红莲在精guo小升的事情之后,不说将白衣少年当自己人,可到底是没有了从前的那股针对和敌意,略微放松。

这才让对方有了可趁之机,并且是那样的疯狂,一出手就扼住了所有人的喉咙。

秦沐被抓,他们几个绝对不会不顾秦沐的安危。

此时只见秦沐呈大字型趴在墓门上,那墓门在秦沐身体触『摸』到的地方,都有小小的吸盘将秦沐身体牢牢的吸住,这些吸盘将秦沐身上的血『液』吸了出来,一点点的渗透墓门的每一条纹路,从秦沐身下的纹路开始,慢慢的蔓延开来。

直到一整扇墓门每一道花纹上都有秦沐的鲜血,这鲜血才慢慢的朝着另外一扇墓门移动过去。

“沐沐!”小白的心跳都快要停止了,但又强压着自己没有发出那种惊叫的声音。

因为白衣少年的那管枪,在红莲zhunbèi出手的时候已经上了膛。

“我向来不喜欢做麻烦的事情,”白衣少年脸上已经没有了先前那样cànlàn的笑容:“我枪法不好,心脏也不好,所以你们不要没事就吓我,我会忍不住出手的。”

白衣少年说得头头是道,有理有据,一时间周围的菇凉们都安静下来,了尘能够感觉到气氛的变化,甚至秦沐的血流声,脸上变的有些凝重。

“其实我是个爱好和平的人。”那白衣少年淡淡的说道,只是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并且一只手还拿着枪指在秦沐的后脑勺上,怎么看都没有说服力。

“我一般情况下,并不喜欢用这样的方式的,真的。”白衣少年无所谓的说道。

红莲的眼中几乎喷出火来,盯着白衣少年那只拿枪的手,仿佛要给他看出一个洞来,咬牙切齿的说道:“那白先生现在又是何意?难道只是开玩笑?”

“不不不,”白衣少年一脸诚恳:“我说过,我是认真的……像我这样的人,怎么会没有自己的信誉呢?”

红莲额头上青筋直冒,看着秦沐苍白的脖子,可想而知,他的脸庞会有多么的憔悴。济世鬼医636

他的鲜血一点点的浸染着眼前这高大的大门,看着这幅moyàng,当所有大门的花纹内都浸满秦沐的鲜血的时候,恐怕这厮早就晕过……不对,以秦沐的体质,出血过多致死比较可能。

此刻的红莲心中虽然着急,却不敢得罪白衣少年,流血过多死不死还是要等一定时间的,但是惹怒那白衣少年的话,人家一枪下去,秦沐当时就没了,连抢救的时间都没有。

“看准了,一会那人把秦沐放下来的时候,你就去抢。”红莲小声对小升说道。

小升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此时的墓门已经浸染了大半,整个魔银墓门呈现出一种很古老的银『色』,那颜『色』摆在那里,就给你一种很古朴很悠久的wèidào,现在再加上秦沐的鲜血,反而在古朴的基础上增加了几分妖冶。

秦沐这边已经没什么知觉,这感觉跟自己在养尸池里晕倒是一模一样,不同的是,养尸池里是钻心的疼,而这里,身体早就麻木,仿佛身上所有的肌肉都不是自己的。

秦沐分不清自己是坐着还是站着,亦或者是躺着,他总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总感觉有人在耳畔一个劲的叫他的名字,每叫一次,身体仿佛就下降几分,沉重得闷闷得压在身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眼瞅着秦沐的灵魂开始慢慢的向外溢散的样子,红莲大姐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这尼玛是要挂的节奏啊。

一边喊着秦沐的名字,希望他能够清醒一些,一边朝着秦沐就抓了过去,企图将秦沐直接抓出来,她不是瞎子,墓门的古怪她都看在眼里,只要让他不在那墓门的边上,应该没什么事。

白衣少年伸手阻挡,红莲的手在他的胳膊上狠狠一抓,留下几分黑『色』的印记。

甚至在那一瞬间,白衣少年的胳膊上,都有了红莲业火的火苗。

红莲业火,沾者即死。

就算是一小撮火苗都能够烧掉一整个城市。

只是刚刚出现,白衣少年的身上浮现出一层柔和的白『色』光芒,将红莲业火隔绝在外,小火苗还没开始燃烧,就消失不见。

如同最开始白衣少年救无尘的时候一模一样。

“我想你没理解我的意思。”白衣少年脸上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冲着秦沐的小腿jiushi一枪。

一朵血花从秦沐小腿上绽放,秦沐本身就全身都靠在墓门上,本身并没有什么着力点,让白衣少年这么一打,差点倒在地上,若是手上没有被死死的套住一般。

看着这一幕,红莲和小白他们都没有说话。

因为他们生怕不小心说错了话,这白衣少年又对秦沐做出什么更让人措手不及的事情。

“我说了,我是文明人,我只是拿回我该得的,诊金什么的……”白衣少年重新给子弹上膛,慢悠悠地说道,他说话的时候,像东厂的老太监。

“诊金?”红莲莫名奇妙的反问了一句,随即明白了过来,手中已经凝结成一个巨大的火球,在半空中慢慢的盘旋着。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白衣少年双手『插』着裤腿,看着秦沐的moyàng,像是看一枚普通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