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634第二道墓门

634第二道墓门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听着身后传来的山羊胡子的兴奋的叫声,秦沐顿了顿脚步,“什么声音。”

红莲正跟着他的身后,倾听了一下,摇了摇头:“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声音,走吧。”

红莲先前准备给白衣少年做“精神损失费”用的那颗巨大的火球,如同一个巨大的悬浮灯泡,在空中给他们照明,养尸池的地方还有长明灯照明,出了那块地儿,就是黑灯瞎火一片了,在加上墓室主人当初建造的时候,恐怕就没想在这一块儿多下工夫,这一截路跟前面的走廊的雕琢,与地面的平整程度,那是没发比。

地面上坑坑洼洼的也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更有甚者,是直接地上就是一个深坑,一脚下去就已经没入膝盖,走个路也得小心翼翼,如同雷区。

开始秦沐健步如飞的时候,有长明灯照『射』的时候还不觉得,后来便一脚深一脚浅了,符鸭里面也传出邱老六提醒的声音。

“这修建墓地的也太糙了吧,有这么修自己的墓地的么?他就不怕什么时候尸体出来溜达,就这么一脚深一脚浅的直接栽倒在这里?”秦沐跌了几个坑之后有些不耐烦,忍不住抱怨,嘴上也是个没把门的,想什么说什么,百无禁忌。

“额……”红莲是满脑袋黑线的听着秦沐的抱怨,却丝毫不敢附和,谁知道那墓室的主人是哪位大能呢,能布下这么一个养尸池,并且培养出一群僵尸王的角『色』还能是个小角『色』么?秦沐这么编排人家,到时候搞不好人家生气了直接将他给收拾了。

当然,这都是红莲的心理作用。

实质上,秦大官人骂骂咧咧的抱怨了一路,终于走到了一个类似于大门的面前,这宽敞的养尸池之后,是一个并不是很宽的走廊,一路上都是坑坑洼洼,且黑灯瞎火。济世鬼医2

当秦沐一路有惊无险的走到那走廊的尽头的时候,他们面前又出现一个巨大的墓门。

“墓中墓?啊,不对……”当符鸭停在墓门的门口的时候,邱老六忍不住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就是长久的沉默。

“什么墓中墓?”秦沐莫名其妙的说道。

“啊……不是……不对……这种情况,重来都没有遇见过……”邱老六『操』纵着跌跌撞撞的符鸭,在半空中划出不完整的弧形。

“什么意思?”红莲忍不住追问道。

“这种在墓门当中套着一个墓门的,一般情况下都是那种墓中墓的情况出现,但是,墓中墓是两个并不相干的人的墓室,因为地壳的运动,很巧合的联合在一起,但是这个样子的一般都能很清楚的看出是怎样联系在一起的,但是这个,没有,这种情况我头一次遇见过,就是在我爷爷辈都没见过。”符鸭里面传来邱老六的声音。

连『摸』金校尉家庭出身的邱老六都没见过到底是什么鬼?

秦沐仰着头打量眼前这门。

说实话,眼前这门感觉上比外面那个墓门还要华丽的多,这门的材质看上去应该是某种金属,呈现出一种非常古朴的银『色』,门上也是有许多秦沐看不懂的花纹,似乎也都只是最普通的装饰的作用,因为总是一个花纹繁复的出现,排列整齐,这样的情况,多为一般的装饰作用,因为古神语在绘制的时候,很少会出现那样繁复的重复的现象。

当然,秦沐自己绘制不出来,不代表别人绘制不迟来,再加上这墓也不知道在这里有了多久了,在人类刚刚开始有了信仰的时候,巫祝就已经开始诞生,第一代巫祝究竟是如何坐上巫祝的这个位置,发明了三十三篇章的巫歌,甚至认识古神语,至今,有无数个版本,神乎其神,秦沐也分不清是真是假。

甚至秦沐的脑海里还浮现出一个疯狂的想法,说不定这东西就是哪代巫祝的脑洞大开给造出来的,毕竟这墓邪乎的很,且这样的大,应该是不知道哪朝哪代的,别说是什么官宦了吧,就最差,都得是个有钱的土豪。

这门跟外面那扇墓门一样,都在边缘处绘制了很多的鸟兽鱼虫的画,两扇门高达8米左右,这还是秦沐估算出来的,或许只有7米的样子,只是秦沐觉得仰着脑袋观察纹络的时候,脖子好酸。

在两扇门的上面,还有两个门环,这都是外面那扇墓门所没有的,不管从高度上,还是外观上,眼前这门都高端大气上档次,反而外面那门倒像是那个穷山沟沟里随便做两块门板用来充数的,寒碜的紧。

这也不是秦沐嫌贫爱富,只是这俩门的区别也太大太明显了,无怪乎秦沐会有这样的想法。

至于那门似乎是银那一类的金属,当然,秦沐自己也不敢确定,唯一的确定办法只有除魔,那么……秦沐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好奇心战胜了理智,直接走到华丽的门旁边,正要伸手去『摸』。济世鬼医2

“不要!”邱老六激动的喊道,配合符鸭,就感觉好像是陡然之间窜了老高,吓得秦沐一个哆嗦,差点就碰上那扇门。

“你丫的下次提醒的时候能不能小心点,或者再提早一点。”秦沐满脸的无奈的冲着那符鸭说道。

邱老六只当没听见,直接忽略了,很是不爽的说道:“你不要『乱』来就可以。”

“我怎么『乱』来了,不过是因为好奇嘛。”秦沐忍不住反驳。

此时符鸭里面传出来的却不是邱老六的声音,而是司空文征的声音,他显得异常的焦急:“你就听听邱老六的话吧,我们的希望可都寄托在你身上的,若是因为触碰这东西,而受到什么伤害,谁负责得起?”

司空文征一开口就将整个事件的定位提高了,而且还真挺高的,说的秦沐手足无措,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咦,怎么就停下来了?”这个时候秦沐的身后响起这么一个声音,慵懒,而不失威慑。

秦沐就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对方是谁,这个时间点上,白衣少年也应该从那坑坑洼洼的路上挪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