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625呵斥

625呵斥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沒有人响应,秦沐就兀自说了下去,

“其实吧,我也不知道小九跟那渣男怎么勾搭上的,”秦沐苦笑了一声说道:“从两人的对话来看,应该是在很小的时候,小九就对这男的有意思,但是那个时候的小九跟楚楚是朋友,楚楚也喜欢了这渣男,小九就只得黯然离开,而此时的渣男想要逃避家族中历代所要经历的填湖,于是乎,便用楚楚引诱自己的哥哥上当,将哥哥和楚楚作为填湖的人选,”

秦沐一口一个渣男,要不是现在云家少爷还沒醒过来,恐怕要跟他拼命,

从秦沐的嘴里说出来,很朴实,沒什么修饰,但是确实让人听得很恼火,

“后来呢,”小升忍不住问道,

“是啊,后来呢,”秦沐自己也反问了一句,苦笑:“我沒见过这样痴傻的妖怪,真的,小九沒有去拉着填湖,是因为她的条件根本就不符合,再后来你们也应该知道,云家的酒名满天下,最多的是那醉生梦死,然后,才是举世无双,但是举世无双到现在应该酿不出多少来,不然云家早就开始拿出来卖了……”

小白点点头,表示赞同,一双大眼睛盯着秦沐,示意他继续,

“再后来,就是这货跟着我们一起来探墓,却沒想到楚楚的尸体竟然在这里,而且对云家少爷有极深的恨意,甚至,云家到现在都无后的原因,就是因为遭到了楚楚的日夜诅咒而导致的,”秦沐叹了口气:“最后的你们也看见了,楚楚想要直接杀死这渣男,很显然,是小九抵挡了这一切,两方碰撞,一个是变异了的僵尸王,不死不灭,一个是修炼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酒中仙,这两方都抱着必死的决心,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秦沐说着,指了指半空中仍然在挥洒的银『色』颗粒,一脸惆怅,济世鬼医625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每回小九受伤的时候,周围都会散发出一股很『迷』人的酒香,开始我以为是那里面的……沒想到……”八尾猫『毛』『毛』恍然大悟,连连说道,不过现在脸上有一丝惋惜:“如今空气中所飘『荡』着的酒香是不是……”

“是,”秦沐给了肯定的答案,一时间所有人的脸上都有些唏嘘,

“小九是酒中仙,身上受到损害的时候,自然会散发出酒香,其实这娃娃是个很好的修炼苗子,只可惜……”红莲补充了一下,语气中不乏惋惜,

一时间,竟然沒有人说话,都安静了下来,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或许,只是单纯的等半空中的银『色』颗粒一点点的消失殆尽而已,

“我……我怎么在这里,”这个时候,云家那二世祖终于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揉』着自己的眼睛,而这厮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秦沐的那张脸,连忙后退,连声说道:“你……你要干什么……别……别过来,”

那模样,仿佛秦沐要忍不住取了他的菊花一样,

“我可沒想到干什么,你难道就沒有发现什么东西沒有了吗,”秦沐淡淡的说道,

那草包少爷左看看右看看,嘴里突然发出欢呼,一脸狗腿的模样跑到白衣少年的跟前:“白先生,那楚楚是不是你除掉的,”

白衣少年隐晦不明的神『色』看了眼秦沐,含混不清的“嗯”了一声,

“我就知道是你,除了你,沒有人对我这么好了,”草包少爷一把抱住那白衣少年,一副感激的模样,

“你……”小白气得脸『色』通红,心急口快的直接开口:“某些人真的就是不要脸哈,什么功劳都往自己身上揽,不知道那个时候谁跑的比兔子还快……”

“住嘴,”红莲忍不住呵斥道:“越发的沒有了规矩,”

“大姐……”小白娇嗔一声,一脸的委屈,

秦沐倒是一脑门子的汗,很容易的就明白过来红莲的意思,

为何明明是白衣少年抢了他们的功劳,而他们却反而要忍气吞声,实质上红莲是想看看白衣少年究竟意欲何为,毕竟下一个地方就是墓室了,主墓室里面除了机关之外,应该有不少墓主人的陪葬品的,他们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个吗,济世鬼医625

最开始的时候跟无尘他们谈价,秦沐这个天杀的谈出个三七开,这个价格,是个人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唯一可能的就是,到了主墓室,等找到宝藏可以滚蛋的时候,同对方所发生的一场廘战,是不可避免的,

这个时候划分界限也是很好,而且最好不要产生各种矛盾,在到达主墓室之前,必要的联合还是要有的,这就是为什么红莲,明明知道小白沒有错,却还呵斥她的原因,

“乖乖的,给白先生道歉,”红莲眯着眼睛,仔细看来,其实她的眼睛里也有了怒火,这话,不过是红莲随意的提议,若是白衣答应了,那就真的叫不识抬举了,

小白却不知道这个深意,在红莲提出道歉的时候,一脸的不可置信,她从来都不敢相信,一向疼她爱她的红莲大姐怎么会做出这个举动,

小升安慰似的抓住她的手,悄悄的捏了捏,其实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以小白的聪颖,仔细想想就能够想清楚,然而她却沉浸在自己的委屈中,不可自拔,

“哪里哪里,都是小孩子脾气,”白衣先生哪里敢接茬,连忙摆手说道,

不过,他不说话不代表沒有二货不会开口,

“对,你得跪下来跟本少爷道歉,”那云家草包倒很会见缝『插』针,两方人马再一次因为这句话,气氛紧张起来,

此时的妩媚女恨不得直接掐死这个渣男,在不少女人的心目中,这男人已经是渣男的代表了,目中无人,只有自己,连那么好的女孩都不要,就连小九消失了,这个二货连问都沒问一下,可见凉薄,

“对不起,真的不是故意的,”道歉的不是小白,而是白衣少年,一脸谦逊的将那二货少爷扒拉到一边,并且使着眼『色』,这货要是还那么不知趣,恐怕就不会善罢甘休了,

只可惜满天神佛似乎沒有听见白衣少年的祈祷,只听得那云家的二货小子说道:“有什么好怕的,他们连楚楚那女人都打不过,白师父,有什么好怕的,”

白衣少年连忙转过身去,对于这个一点眼力见儿都沒有的人也是彻底醉了,这男的以后怎么样他都不想管了,就不应该动那一时的恻隐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