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621傲慢

621傲慢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有了病症,那就好治疗了,众人皆松了口气。

黑珍珠点了点头,一脸无所谓的模样,说道:“赶紧开始治疗吧,嗯,越快越好,不就是个中毒嘛,这点小伤……”

黑珍珠说到这里的时候愣了一下,声音一下子拐出个高音,甚至在音的末尾还带着颤音:“中毒?”

离着黑珍珠最近的小白不由得捂上了自己的耳朵,给黑珍珠尖锐的声音吓了一跳。

然而黑珍珠的尖叫声音并没有结束,小白不得不忍受着魔音灌耳的感觉,只听得黑珍珠来了个三连发:“到底怎么回事?红莲那副身体还能够中毒了?你丫的不会诊断错了吧?”

小升翻了翻白眼,对于黑珍珠的话有些无语,她没事骗她做什么,还是以红莲的病情来开玩笑,她就是那么不靠谱的人么?

黑珍珠由于急切,在说话的时候,一把抓住小升一个劲的猛摇,这还没摇两下,就让小白一爪子拍开,挑了挑眉,心情颇为不爽。

小白只觉得额头上青筋直跳,“她都这个模样了你还使劲晃她,一会出了什么事情你担当的起吗?”

那说话间,不乏对小升的关怀和爱护。济世鬼医621

黑珍珠恍然大悟,一拍脑门,说话也多了几分,客气:“不好意思,我太急躁了。”说着说着脸『色』竟然红了,看上去十分可爱。

小白身上紧绷的状态也随风飘逝,她摆了摆手说道:“算了,都是一家人,没必要去跟你计较这个,没意思。”

“那现在怎么办?”黑珍珠很是郁闷的看着小白怀中的小升,一脸的焦急。

小白比黑珍珠更急,这几天小升跟她的关系也算比较不错的了,自然知道,小升这个状态下是根本做不了什么的,而且红莲大姐的这种状态下,冒险治疗的话,稍有不慎就会遭到红莲大姐本身的防御体系的攻击,光这一回就让小升吐血了,若是再来那么几次,估计小升人就没了。

“她这个状态,根本不能承担治疗。”小白想了想,连忙说道。

果然,黑珍珠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整个人都蔫了下来,“那怎么办?”

“只能等沐沐醒来,只有沐沐的恢复巫歌可以解救红莲大姐。”小白的眼神里带了些许伤感,但是并没有停顿:“我们应该团结起来,将后面的事情解决了,比如这个半死不活的僵尸。”

小白的话说的十分有理,黑珍珠的眼睛再次亮了起来,熠熠生辉,看着躺在旁边的楚楚一脸的兴奋,这会子的黑珍珠不知道为何又想起来自己是能飞的,根本不管自己那崴了的脚,朝着楚楚的方向飘了过去。

小白也懒得去管黑珍珠的恶趣味了,视线从黑珍珠的身上移开,只见小升正视图坐起,她的嘴角甚至还带着血迹,却拼命的想要坐起来。

“怎么了?”小白很是不解,此时小升的动作有些过大,咳嗽了起来,甚至在咳嗽的时候,还咳出血迹斑斑,小白很是不放心的说道:“你看看你,伤成这样,还要逞能,找死呢?”

哪知道小升一脸决绝,一副非得站起来的样子让小白很是不省心,“你究竟要干什么?”

“我能行的。”小升的『性』格跟秦沐的『性』格某方面是很像的,比如在找虐和倔强的方面。

小白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你?就你这个样子能做什么?还是给我老实呆着吧。”小升正要反驳,小白直接横了她一眼,威胁似的扬了扬爪子。

小升立马闭嘴了。

小白笑得一脸『荡』漾,手中的爪子『摸』向小白的下巴,摆出一副自认为风流倜傥的表情之后,笑嘻嘻的说道:“小宝贝儿,今儿个就陪着本人一起过夜吧?”济世鬼医621

小升被小白那样子逗得“噗嗤”一笑,牵动了胸口的伤口,忍不住咳嗽一声。

“我可不是百合,对女人没兴趣。”就当小白一脸兴奋的“调戏”小升的时候,只听得小升一本正经的回答道,那借口还那样的威严,叫人无从反驳。

而这边的黑珍珠则在可劲的折磨着瘫倒在地上的楚楚,本身她身为鬼差,身上所携带的气息就已经让所有的鬼物都不敢靠近了,然而现在更是仗着自己身上的那股气息,对那楚楚进行不断的『骚』扰,没事拿着自己身上的链条和钩子,勾一勾对方的魂魄,或者用钩子将对方的身体上没事划拉两下子。

这恶劣的女人行为还真是猖狂,楚楚开始还能够忍受,后来实在是忍受不了,张开了眼睛,很是怨毒的盯着那黑珍珠,那眼神简直让黑珍珠惊惧。

“你想让那女人死么?”楚楚盯着黑珍珠半晌,期间黑珍珠根本不理会楚楚的眼神,依旧在人家身上搞破坏,楚楚只觉得忍无可忍,这才死死的看着黑珍珠,可这个顽皮的女人,只顾着自己捣蛋,根本不管其他,楚楚盯了黑珍珠老半天,陡然之间冒出这么一句。

“啥?”黑珍珠压根就没反应过来。

“我问你是不是,想让那个女人死?”楚楚惨笑了一声,『露』出森白森白的牙齿,在这样的光线下闪着光亮,衬托着楚楚的脸上更为的可怖。

“少特么的卖关子。”屡次问都没有一个所以然来,黑珍珠本身就是个暴脾气,二话不说捉起手中的武器,那模样似乎要来个鞭尸。

楚楚这才急了。

“我有解『药』呢?你觉得你还能对我这样吗?”楚楚的声音嘶哑难听,甚至由于本身是鬼魂的缘故,每一个字都带着些许的回音,显得声音有些厚,跟大多数女鬼说话一样,那方式总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你有解『药』?”黑珍珠这个时候再傻也明白过来,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你哪来的解『药』?难道说那毒『药』是你下的?”

“是我……又如何?”楚楚被黑珍珠晃得有些难受,咳嗽了几声,紧接着用一种极度怨毒的眼神看着黑珍珠:“谁叫她杀我那么多的子民,谁叫她那样对我?”

黑珍珠翻了翻白眼,看着楚楚的时候,脸上多了几分同情,这厮竟然到现在不知道别人为何要这么对她,也太可怜了。

在这种心情的影响下,只听得黑珍珠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丫的不主动惹事没人那么暴力的对你,这尼玛都是你自找的,怨不得别人你懂吗?”

“毒是怎样下的?”黑珍珠到底还是对这个好奇。

楚楚冷哼一声,傲慢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