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616是血

616是血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觉得自己真心蛋疼。

这叫什么?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两句话就指的是秦沐这种人。

早知道这些尸体这样饥渴,他将云家那草包丢下来做什么?丢下来就算了,还因为心软又下去捞了,结果惹的一身腥,讨不讨好人秦沐不知道,只觉得背后有一双怨毒的眼睛盯着,好几回秦沐都感觉背后火辣辣的,仿佛要刺穿一个洞出来。

这无疑是那小九的。

好在秦沐的雷电迅速起了作用,秦沐很是轻松的,将围绕在云家那草包边上的尸体全部赶走,地上留出好大一块空地。

那草包已经完全吓傻了,甚至对眼前的景象都不敢睁大了眼睛去看,闭着眼睛仰天哀嚎着,那声音震破屋宇,简直要将天顶都给掀掉。

秦沐将尸体都清理到一边,这个样子的秦沐,固若金汤外围还闪烁着电弧,竟然是没有一个尸体敢靠近。

至于那些先前没有及时躲避,让秦沐给电击到了的尸体,一个个是浑身漆黑不说,甚至还有溃烂化脓的迹象,跟一般的鬼物或者邪物不同的是,这些化脓溃烂的地方并不像一般的鬼物一样,继续溃烂下去,反而在脱离秦沐的控制之后,正一点点的恢复着。

秦沐如果这个时候能注意到这一点,也不至于后来吃个大亏。济世鬼医616

秦沐的固若金汤外围还散着电弧,刚刚他直接引爆了五张雷符,这些雷电还没有完全散去。

秦沐走到那草包少爷的旁边,他闭着眼睛依旧保持着刚刚被众多尸体挤压着的模样,高声尖叫着,在声音上不去了就开始断断续续的换气,秦沐一脑门黑线的看着那货,只觉得脑仁被吵得生疼。

走了过去,丝毫不在意固若金汤外面那些电弧,当电弧碰上草包少爷的时候,只听得那草包少爷原本尖声惊叫跟着就走了调,还走得非常厉害。

秦沐这才注意到,电弧所袭击得对象全部变成了草包少爷,浑身抽搐的草包少爷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弱,仿佛再也听不见。

秦沐神『色』一凛,抬手就将草包少爷往上面仍扔了过去。

好在巨力符的效果还有几分钟。

秦沐有电光和固若金汤护身,再加上还有几分钟的巨力符,一时间也得瑟起来,慢悠悠的在“广场”上踱着步,一脸惬意。

至于小升再度伸过来的藤蔓,趾高气扬的秦沐压根就没有看见。

在所有的尸体都退开之后,秦沐发现,原先草包少爷所待着的地方,有一块表面上布满灰尘的石碑。

那石碑大约呈深灰『色』,由于表面附上了一些黑『色』的泥土,所以看不太真切。并不是很大,大约是四五十厘米的模样,上头略尖,下头略平,整块石碑与其说是石碑,倒不如说是一块石头,只是有一面长得略微平整,毫无人工雕琢痕迹。

那石头似乎放了很久,秦沐走了过去,用手轻轻扫掉上面黑『色』的泥土,『露』出本来的颜『色』,与秦沐猜测的一样,那石头本身,是呈现出一种深灰『色』的。

红『色』的字体在石头上面,并不是雕上去的,它们给秦沐的感觉更像是画上去的。

亲密在擦拭的时候不由得靠近,仔细观察的时候才发现了猫腻。

石头上有一些红『色』的如同笔画所连在一起的花纹,乍一看还以为是有人刻意雕琢,然而,当他将所有的泥土都扒拉干净之后,所『露』出来的部分才把他给吓到了。

那看上去是一些潦草到极点的笔法,根本认不出上面究竟写的什么,秦沐的贴在石头上了,才发现石头上红『色』的字体,似乎是自己本身的纹路。济世鬼医616

然而在许久的研究中,秦沐在自己的头脑中不断的绘制着,突然想到,这尼玛不就是古神语吗?

这也不能怪秦沐,众所周知,巫祝所有的课程里,秦沐这学渣掌握的就两样,迅速画符和巫歌,而且除了画符的速度快,那两个基本上也只能算做及格,到现在三大禁咒般的巫歌只唱一句,就觉得浑身灵力好像全部抽干,别的巫歌无论好坏都是敌我不分……所以说,秦沐能顺利活到现在,简直就是个奇迹。

古神语这家伙也只能说是一知半解,而且仅限于不狂草的古神语,稍微带点狂草的古神语秦沐就看不出是什么了。这就好比华夏汉字,也是如此,楷书大家都认得,一换到狂草模式,估计大部分都不认识。

比如茅山的符文,虽然茅山符文也是从古神语里面发展出来的,可人家不仅狂草,而且还添加了许多秦沐无法理解的符号,纵使有人告诉他这符是干什么的,对于茅山符还是两眼一抹黑,完全看不懂。

就好比现在眼前的这石碑,秦沐在脑中临摹了数遍,都没个结果,总算最后一次灵光一闪,发现这似乎是古神语。

“漾事吃……”秦沐缓缓的念着,念完就一脑袋的浆糊:“这尼玛是什么东西?”

“阳……亚……谈……”秦沐的嘴里一个个字往外冒,莫名奇妙的词语都让他给过滤掉,最后三个字渐渐在脑中成型,几乎是惊跳起来:“养尸池?!”

红莲悚然一惊,黑珍珠若有所思,而小白则像是看到什么似的,脸『色』大变,焦急的喊道:“沐沐,快回……”小白的最后那个“来”字还没说完,只觉得整个广场全部都暗了下来。

墙壁上的长明灯并没有熄灭,只是这个时候竟然一点点的模糊起来,最后,融化在一片黑『色』里面。

小白的话秦沐不是没有听到,只是他没有想到竟然会来的这样快,小白话音刚落就整个广场伸手不见五指。

饶是秦沐仗着自己的夜视能力,最多都只能看见前方十厘米处,远远的伸着胳膊,他连自己的胳膊都看不清,手臂以下的地方都没了,可秦沐又真真切切的感觉它们还在。

可是现在的秦沐根本无瑕顾及这个,他满脑子都是养尸池这三个字,密密麻麻,仿佛在嘲笑他的无知。

这些尸体,根本就不是尸奴和凶魂的结合体,它们根本就是僵尸,而且是能飞的僵尸,这少说都是僵尸王的级别,秦沐一想到这个,便头皮发麻,腰腿酸软。

秦沐是先前让胖子尸奴加上前面的尸王给误导了,将所有陵墓的尸体想做是尸奴,并没有朝僵尸的方向想。

正当秦沐极度震惊之时,陡然间觉得背心一疼,似乎是什么东西当胸穿过,秦沐只觉得胸前一麻,傻乎乎的用手『摸』了一把,黏稠温暖的触感告诉他,是血。

cq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