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612尸奴的变异

612尸奴的变异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你的意思是这些尸奴只是看守陵墓的?”秦沐愣了一下,似乎他将对方想的复杂了,从一开始见到这些尸体的坏死后,秦沐纵使在想,是不是这些尸体和酒『液』练成了一座特别巨大阿德哈增发,或许这里面有着一个大阴谋。

秦沐这阴谋论导致他自己都有些相信,并且迅速的将这问题复杂话,但是那些尸奴拦在中央是事实,秦沐总不能自己阿东,重新开辟一条道路吧?

“你的话也不是完全正确,”红莲忍不住说道:“照你所说,所有来过这墓中的人类,全部变成了这种最为凶悍的尸体,可是这里一共就几百个大概,说不定还没有那么多,大概就一两百个,这墓究竟有多少年了我不知道,只是,这里的尸体数量绝对是少了。”

秦沐暗暗点头,红莲到底还是信息,这些都能够发现。

至少秦沐在胖子一说完之后根本就没想到这些,而是注意到整个广场上究竟出现了何物,然而现在的情景显然的有些诡异,他们集体后退,所有的普通尸体悬浮在半空中,一边恢复着伤势,一边冷冷的看着他们,准确点说,他们都看着秦沐。

黑珍珠这会子竟然还能调笑:“秦沐,你丫的真招恨。”

秦沐无语,心说姑娘你出门带脑子了吗?这会子是开玩笑的时候吗?

那个被秦沐符咒所笼罩的楚楚,虽然叫声凄厉,可秦沐看见,他的符咒对对方的确有伤害,但是那伤害并不有什么特别恐怖的效果,这就相当于皮外伤与骨折的区别,秦沐的那种,自然只是皮外伤,虽然疼的痛楚,可除了疼痛,根本上是没有造成什么伤害的。

胖子似乎根本没感受到对面尸体们要杀人的目光,相反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思跟秦沐耐心解释:“其实也不是这样的,这些尸体都是那所谓的填墓中,所留下来的好苗子,同样的尸体,同样的培养,有些人成了凶尸,让所有人无法靠近,而有些人只能日日夜夜缩在坛子里,不见天日。”济世鬼医612

“你什么意思?”秦沐听得那胖子无头无尾的感慨,突然心思一动,连忙问道。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那胖子叹了口气,这才说道:“本来我是不打算将这些事情说出口的,既然现在大家都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有些事情不得不说清楚,以免到最后大家一起完蛋。”

胖子有担心是好的,说明还是一个比较聪明的尸奴,可这番话,秦沐怎么听着那么不对劲呢?

红莲和其他人都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的时候,那胖子才像是松了口气似的,叹了口气才说道;“其实最开始的时候,这里并不是这个样子。”

“我那个时候虽然在前面,可是有的时候我也闲的无聊下来看看,虽然其他三个墓门口守着的尸将,都是不怎么离开自己的范围的,可是我跟他们不同。”胖子有些惆怅的说道,目光定定的,若是仔细观察他,发现他的目光就如同两只失了『色』彩的琉璃珠,空洞而疲乏,近距离看他的时候,那人根本没有朝任何一个人看着,只是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

“怎么个不同法?”红莲轻笑一声。

胖子这才从那种老僧入定的情况下走了出来,很是纳闷的来了一句:“当然不同了,他们那么木讷,我这么聪明,我还比他们能打。”

胖子虽然这几句话说的憨憨的,但是秦沐却抓住了重点。

这胖子,是变异了的。

想到这里,一个变异了的铜尸,秦沐恨不得直接抽死自己,这东西开始的时候他怎么不收了啊,现在是无比后悔,只得用眼神一遍遍的杀着山羊胡子。

此时的山羊胡子根本没那个胆子跟秦沐对视,一直看着自己的脚面,仿佛那咖啡『色』的皮鞋上面被人绣了一朵花似的,尽量的低着头,降低存在感。

殊不知,这样的态度,让秦沐更加恼火,甚至是怒火中烧,他想:你丫的竟然连看我一眼都欠奉,一会找着机会看我怎么收拾你。

睚眦必报,这几个字,形容秦沐是一点没错。

“我可以到处『乱』跑,甚至我可以自己出发走廊上的机关到这边来,”胖子似乎在回忆什么,眼神继续的空洞了下去,只听得他继续说道:“这里那个时候并不是这样,周围是有不少尸体站在旁边,可那似乎都是一般的尸体,他们都穿着白『色』的麻布衣衫,很奇怪我似乎从来没见过他们,似乎又感觉在哪里见过。”

“这些尸体全部站成一排排,一列列,那个时候,这广场上根本没有这么多坑坑洼洼,站在广场上的,无疑便是一群没有意识的僵尸而已。”胖子说道这里的时候,深深的吸了口气,像是要稳定住什么情绪:“那个时候我只是当这里的尸体是保存起来陪葬的,或许是陪葬品,说实话,我都不知道我的主人是谁?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每回他都在我的耳边说话,并不真正的接近我。”济世鬼医612

“我以为我的主人应该是墓中死去的那个人,然而,那个人主墓室的通道门口却挡着这么一排排即将死去的人,”那胖子有些郁闷的说道:“年轻的我十分的好奇,于是我便上去查看,然而走在那些尸体边上的时候,我总感觉……总感觉那些尸体根本就还或者,他们死死的盯着我,让我无法继续。”

秦沐有些抚额,什么叫做“年轻的我”,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眼那胖子,很想问一句,你丫的什么时候年轻过?

胖子环视一下众人:“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一具尸体就能够在广场的外围,甚至偶尔在走廊上面走动,那具尸体就是楚楚。”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许楚楚跟我一样,产生了某种未知的变异,所以大家都开始变得奇怪?”胖子有些郁闷的说道:“后来,在广场内的尸体越来越多的时候,主墓室里突然有人发出嗡的一声响,所有人都被震得脑袋空白,当然,也包括一直看戏的我。”

“在这声音消失之后,广场内所有的尸体开始打架,开始厮杀,越来越多自己曾经的同伴就那样眼睁睁的死去,实在是有够悲催的。”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继续说道:“那次斗殴持续了很久,渐渐的,能站起来的,只有楚楚一人。”

“后来有一段时间,墓室上浮水面,加上那个尸王又加入,我根本无暇顾及其他的事情,等我过来的时候,广场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了,而先前没了用处的,都让楚楚给弄成了酒,他们的头颅就是每罐酒,所代表的人。”

cq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