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603没资格

603没资格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我就看看,不喝。”红莲嘿嘿的笑着。

秦沐将那酒抱得更紧了,这几日的相处他算是『摸』明白了,这姐姐就爱好两样,亮闪闪的东西和酒,这点上跟龙是如出一辙,大概因为这姐姐的本体是腾蛇,本身就跟龙比较相像。

“真的。”红莲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我本体是腾蛇,不会死的,这东西也没成固体。”

秦沐一脸不信,而此时的黑珍珠则是最有权力说话的人,她轻咳了一声说道:“其实就是没有形成固体,这才奇怪。”

“上回在那个唐朝的墓中,之所以会形成固体,第一个原因就是因为那酒是原浆,自然度数比一般的酒水要高许多,再加上时间久远,自然而然就形成固体。”黑珍珠也是对酒水十分喜爱之人,对这些了解多了些,貌似阴差都好这口,比如白叔就对酒水『迷』恋到不行,就重华那酿酒技术都能将白叔收拾的服服帖帖。

“而这个,”黑珍珠话锋一转,很是鄙视的看了秦沐怀中的那个酒坛子一眼,顺带连秦沐一块鄙视上了,秦沐这个莫名其妙的时候,只听得黑珍珠说道:“这玩意却是更惨,这墓存在了多久我不好做评论,但是每个坛子上面放着一个人头……红莲姐姐,你想想这些骷髅还是人头的时候,有多么的恶心,你还喝的下去么?”

被黑珍珠这么一说,秦沐差点一个手抖将酒坛给丢在地上,整个空气中所弥漫着的醇香似乎也变成了血腥的味道,闻之作呕。

红莲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了,懒懒的看着秦沐手中的坛子,兴趣索然:“难得这么久远的酒水,竟然就这样白白的糟蹋了。”

“说不定是什么特殊的酿酒方式呢。”秦沐其实心里也觉得恶心,但是更是冒出一个怪异的念头,想都不想便脱口而出。济世鬼医603

一旁的白衣少年那边已经完全『乱』了,主要是因为云庄主和那个小丫头。

小女仆文件那就像的时候气质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云庄主则是在嚎啕大哭,开始的时候,小女仆竟然对一向崇拜的庄主都没有及时的慰问,只直勾勾的朝着秦沐的方向看。

而在秦沐将酒坛给封住的时候,那小丫头灼热的视线才移开,此时的秦沐更是觉得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没有了,或许是在妩媚女不断的抱怨和白衣少年不停的劝说下,那小丫头才恢复了正常,不断的安慰着不停哭号的云庄主。

秦沐这边弄清了这酒水的来历之后,就开始琢磨怎么从这个鬼地方离开,一个个都缄默不语,或者定定的望着广场上的方向,暗暗的想着解决的办法。

然而就在秦沐这边安静下来的时候,白衣少年那便竟然『乱』了套。

也不知道那几位是嘟囔了什么,陡然间听得那云庄主的说话声音提高了不知道几个八度:“你们?你们懂什么?这些都是云家的先祖们!当年填湖就是为了拯救整个云家,我们提供人,他们提供酒!”

“哎呀哎呀,”妩媚女笑得一脸的无辜,很欠扁的笑容,她缓缓的说道:“我也没说什么啊,我只是说云家不值得,耗费这么多的人力,结果就换来的是一群厉鬼,填湖,填湖有意义么?”

“再说了,这里的酒坛子都不知道放了多久了,你凭什么认定就是你们家的?”山羊胡子『摸』着自己的胡须开口了,他身上的伤好了个七七八八,本来秦沐预计这厮就算在妩媚女的简单治疗后,都特么的要卧床好几个月,结果现在这货就到处『乱』蹦跶了,简直是奇迹,或者说秦沐低估了妩媚女的治疗能力。

“这当然是云家的,这墓都是云家的!”云庄主显然有些癫狂,秦沐听得莫名其妙,貌似这一行人是为了广场上所放置的酒水而争论不已,一个喝下去还不知道会怎么样的酒,竟然就能够争论成这样。

尤其是云庄主整个人到最后都有些疯魔了,小女仆一直都挡在他的面前,那模样似乎要保护他,只是就云庄主这脑洞开的,估计到最后两个人都得遭殃。

“这墓主人还不知道是谁呢……”妩媚女优哉游哉的说道:“你就确定那墓主人的脑袋上写着云家两个字么?话说回来,这墓可是有一定的年头了,凭什么就认定是你们家的,人家墓主人看着都比你云家富裕些,你云家飞黄腾达的时候,人家都在湖底沉睡很久了。”

妩媚女说的倒是一句大实话,只是这说话的方式,顾盼生辉,左右摇摆,袅袅娜娜,甚至在秦沐注意到那边的时候,还冲着秦沐抛了个媚眼,此时的秦沐都要误以为第十五篇章巫歌——魅『惑』的效果还在持续。

这妩媚女的眼神红果果的,秦沐只是对视一眼,都觉得心头狂跳,心里更是疑『惑』,他明明记得,就算是在魅『惑』巫歌结束之后,那妩媚女正常情况下应该对他产生一丝『迷』恋的时候,给他的眼神却是鄙视,然而在现在,不应该产生『迷』恋的时候,给他的眼神却是诱『惑』,这特么的叫什么事儿。

难道说这妩媚女天生神经大条,后知后觉?

“别看了,再看眼珠子都要出来了。”红莲大姐幽幽的来了一句,秦沐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济世鬼医603

“你……”这个时候,那云庄主却发火了,大骂道:“臭娘们,别特么的给脸不要脸,你们可别忘了,你们能来这里,都是我出钱了的。”

“拿你钱的人是无尘,不是我们。”妩媚女很是看不起的说了一句:“再说了,这句话应该说成,如果你不出钱出力,你根本没资格站在这里。”

妩媚女这句话倒是说得很对。

本身秦沐对白衣少年竟然带着一个普通人来盗墓,就很是诟病了,没想到这普通人比通灵者还要嚣张数倍,秦沐就有些想不开了,难道云庄主就不知道此番的深意?或者说,白衣少年带着这么一个陌生人是有什么特殊企图的?

“你……你这个……”云庄主被气得上气不接下气,跪倒在地上,那模样好像是给气的生了内伤,更像是心脏病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