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583卧槽

583卧槽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阅墓门一开,便有一个个长明灯燃起,那是一条笔直的走廊,长明灯将整个走廊照的透亮,走廊的做工更像是现代的建筑,四四方方,整整齐齐,丝毫看不出天然的痕迹,沒有先前墓门外的坑坑洼洼,想来墓主也是颇费了一番心思,

秦沐站在墓门口,等着其他的人上来,邱老六化成的符鸭歪歪斜斜的飞在半空中,

据邱老六所说,这走廊看上去似乎沒什么,可总感觉哪里不大对劲,所以叫秦沐等了所有人都过来之后,再开始往前走,

无尘的手下本身经过无尘莫名其妙死亡的事情,对所有的人都有偏见,无论是那个白衣少年,还是秦沐,在上来看到秦沐一脸发愁的站在墓门口的时候,山羊胡子忍不住讽刺开了:“都站在这门口做甚,难道不用上前寻宝了么,”

寻宝,又是寻宝,秦沐瞅着这明晃晃的走廊,从来不觉得所谓的寻宝是件好的事情,虽然眼前的走廊坦坦『荡』『荡』,一路上也沒有什么『乱』七八糟的阻隔物,可秦沐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所以到现在还都按兵不动,

“当然去,”秦沐笑道:“你先,”

那山羊胡子虽然对秦沐有些意见,却不上当:“我先,你特么的当别人傻子,你沒看好无尘害的他死亡,你还好意思让我先,”

“你这话搞笑了,”秦沐反唇相讥:“无尘都四五十岁了还是个四五岁的小孩,那么大年纪了还需要人看着,你当无尘是个逗比,你不懂那墓门的苦楚是什么我现在就可以让你体会下……”

眼看着又要吵起来,白衣少年难得的出头做了调节:“算了,这么吵下去也不是个理,还不如继续前进……既然两位都如此胆小,那么就由我来打这个头阵吧,”济世鬼医583

秦沐沒有说话,斜睨着眼睛表达着他的不满,这白衣少年,出来做便宜老好人也就算了,特么的还张口就贬低他,他是胆小的人么,只是怕出什么幺蛾子,现在一个队伍的人表面看上去一片和气,可谁都知道这是一片散沙,指不定什么时候所谓的队友就会朝你最柔弱的地方捅一刀子,

但是白衣少年难得主动做一回出头鸟,秦沐怎么都不能拂了对方的面子不是,冷哼一声,就让开了路,让白衣少年站在正中,

云庄主甚是担心,甚至这个时候他都有些后悔来到这里了,当初是听了无尘的蛊『惑』,可谁想到无尘这货竟然死的这么快,还在墓门口就挂了,而且想想竟然是受到失了胆气的无尘的蛊『惑』,这云庄主就有些面上无光,

饶他只是个普通人,都能看出来,其他人对沒了胆气的无尘的态度是那么的不一样,

“白师父……你要小心,”那云庄主情深意切的一句话,让秦沐直接笑喷,他跟这白衣少年纠葛了这么多日子了,还真不知道对方就姓白,而且云庄主这称呼,是多么可爱啊,

白师父这仨字让白衣少年的脸『色』有些灰暗,再加上秦沐隐忍的笑声,白师父一抬腿,一脚下去踩得墓走廊锃光瓦亮的地板“啪啪”响,

秦沐暗笑,这是恼羞成怒了么,向来看惯了白衣少年脸上的云淡风轻的模样,秦沐就想看见点别的情绪,尤其是发火发怒,气急败坏,

秦沐只顾着盯着白衣少年的表情,却忽略了其他,等他看清楚眼前的东西的时候,千言万语只来得及汇聚成一句话:“我艹,”剩下的就只能是抱头鼠窜,慌忙躲避,

白衣少年一脚下去踩着那锃光瓦亮的地板,最多就能发出一个声响,但是秦沐听到的却是好几声,秦沐光顾着注意白衣少年,却沒发现此刻的走廊整个都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见自那白衣少年踩下去的那一脚的边缘,延生出交错的金『色』线条,这些线条秦沐来不及去研究是什么玩意的时候,走廊黑漆漆的尽头有着什么东西破风而来,等秦沐这厮一脸坏笑的研究白衣少年的表情的时候,那东西已经近在眼前,

似乎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柱体,由那边直接飞撞过来,若不是秦沐躲避及时,恐怕下场就是直接毁容,

“什么玩意,”秦沐回头看了一眼撞在外面墓门边上的东西,那竟然是一大坨冰块,

再次回头的时候,发现白衣少年的脚还踩在地面上,全身都僵硬,周围的金『色』线条还在外面一点点的扩散着,

秦沐想着那坨冰,似乎跟真正的圆柱体还是有一些区别,更像是个什么东西,这厢他还在研究那坨差点砸在他脸上的冰,那边小升就是一个惊呼:“我的天,”

秦沐再次朝白衣少年看了过去,这厮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浑身僵硬,估计想做什么也不敢做了,连之前所迈出的那一步都沒有收回,任凭脚边的地板上,金黄『色』的,交错的线条,如同有了生命一般的,渐渐的布满整个墓走廊,而就在那个墓走廊的尽头,有看不清楚的黑影一点点的迈着步子走来,济世鬼医583

他的步子在光滑的地面上如同鼓点,“噼啪噼啪”,像是踩在人的心跳走了过来,红莲面上『露』出一丝凝重,手中更是“腾”的一声,燃起一大簇火焰,

那个身影在长明灯的边缘处站定,秦沐只看到一团漆黑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烁,始终看不清楚,刚想开口,却听得对方中气十足的问了一句:“来者何人,”

秦沐被问的有点蒙,这尼玛什么意思啊,在一个不知道在水底沉了多少年的古墓里,竟然能看见一个人以出来就说话,这好似不是太玄幻了点,

秦大官人脑袋抽的时候,他的行为也高明不到哪去,这厮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回了一句:“秦……沐,”

“……沒听说过,该死,”秦沐的回答过了很久以后对面才有答复,不过这答复让秦沐有些吐血,还沒反应过来,就听得地面沉闷的一响,那人已经走进了长明灯的范围,双手拖着沉重的大剑,在地面上拖动的时候擦出火花,刚刚那一声响,也是这么来的,

“我艹,”秦沐似乎自从被那坨冰砸了一下就语言匮乏,在瞅了对方老半天之后,这厮蹦出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