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581你是谁?

581你是谁?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在这里,能够想起还有一个邱老六的,估计也就只有秦沐了。

秦沐无视无尘那一脸怨毒的模样,径直的将邱老六的魂魄收在手心,邱老六化作一团荧蓝『色』的光团,在秦沐的手心里略微颤抖着,感受着邱老六的惊讶以及略微的惊恐,秦沐叹了口气,说道:“没想到我竟然被你骗了那么多年,开始我恨你,我这个人你是知道的,最讨厌欺骗,但是后来我想,每个人都会有一个难以启齿的秘密,藏在心底,不允许任何人去触碰,所以,我暂且原谅你,你来当我们的向导好么?”

“我愿意,”那邱老六轻声的回答,以魂体见秦沐的时候,邱老六的确有一丝的恐慌,他是深知秦沐的『性』格的,现在听得秦沐这样说,便松了口气。

无尘的魂魄还在原地。

一脸的怨毒,仿佛就这么死死的盯着秦沐,能将秦沐盯出『毛』病来似的。

秦沐叠了个符鸭安顿好邱老六,符鸭就在半空中歪歪斜斜的飞着,不得不说,秦沐无论有多强悍,折纸这一关永远都过不了。

瞥了一眼一脸怨毒漂浮在空中的无尘,秦沐正要动手,只见一道白光亮起,秦沐只觉得眼前一花,那魂魄已经缩成发光的小小的一团,在白衣少年的手上静静的漂浮着。

“秦大夫不会这样赶尽杀绝吧?不过是个魂魄而已,总要给通灵者协会一个交待的。”白衣少年把玩着那魂魄,似笑非笑。

“自然不会,”秦沐虽说面上淡定,私底下将白衣少年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只是一个灵魂而已,有能耐你复活了呀?”济世鬼医581

秦沐这是赤果果的挑衅了。

这白衣少年,是他见过的最没脸没皮的人了。他也真行,明明这些人里就他最多余,还每回都莫名其妙的参合进来。

“我认得你么?”秦沐这么想着,脱口而出:“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你告诉我,我改还不行么?”

这话一出口,红莲和白衣少年表情都有些怪异。

“秦沐……”红莲那叫一个无语,秦沐居然对着一陌生人开启了无赖模式,他倒是很少有这样的模样,偶尔在家会耍赖一下,在外面倒是很少,大概是让白衣少年彻底给恶心了。

然而白衣少年的表情更是奇怪,甚至在这一刻流『露』出一丝怨恨:“你不记得了?秦沐,做了亏心事,竟然不记得了?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其实秦沐也就是随便说说,这白衣少年阴魂不散,总有一天惹烦了他直接灭了这货。可现在这是咋回事?瞅着那白衣少年脸上不经意流『露』出的哀怨,秦沐也蒙了,他做什么亏心事了?

“我做过什么了?给个提示行不行?”秦沐这是真莫名其妙了,瞅着那白衣少年的模样,似乎认识他很久,只是秦沐一点印象都没有,这厮打哪冒出来的?

瞅着那白衣少年的年纪,秦沐更是无语了,这年纪看上去比较小,从这年纪上,秦沐压根不会跟他有任何交集。

对于秦沐的疑问,白衣少年只是冷笑,一句话也不说。

秦沐想破脑袋也没想到这男的是谁,至于亏心事,开玩笑,若是秦沐真的有什么亏心事,第一个不放过他的就是重华,做他们这行的,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是不是我什么时候爆你菊花了你这么大怨气?”秦沐想半天没想出来,开始口不择言。

白衣少年脑门上划下一排黑线,一脸无语。

“啊……我想起来了,”秦沐突然一本正经的看着对方,白衣少年被他这句话所吸引,不由自主的朝秦沐看一眼,一向冷漠的脸上竟然有了期待。

“你是不是哪天在酒吧里喝多了酒后『乱』『性』啥的然后咱俩睡过?”秦沐吊儿郎当的说道,走过去伸手就搭在对方的肩膀上:“要想开点,人嘛,最重要的还是开心,对吧?当然你要是不开心我可以负责的,没问题!”秦沐拍着胸脯保证道。济世鬼医581

红莲嘴角抽了抽,无奈抚额。

白衣少年脸上的黑线越来越多,苍白的脸上青筋直冒,有种吐血的冲动,但是听到秦沐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脸上暗了暗,转过头来就冲着秦沐抛了个媚眼,那一刻,千娇百媚。

“如果我要你的命呢?”白衣少年的嘴边,说出这样一句森冷的话。

秦沐一愣,在白衣少年的眼里看到了森冷的杀气,但是这会子的秦沐是开启了『骚』包模式的,几乎无人能敌,瞅了白衣少年一眼,无比风『骚』的来了一句:“你来呀~”

红莲只觉得额头上青筋直冒,简直颠覆认知。

白衣少年紧盯着秦沐半晌,笑得冷然:“还没到时候,到时候,你的命我一定会拿得。”

“别啊~到那个时候我就改变注意了呢?”秦沐淡淡的松开了手,暗自『揉』着自己胳膊上的淤青。

这白衣少年的身子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他这么努力的掐了,那白衣少年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反而是秦沐的细皮嫩肉,让白衣少年隔得生疼。

白衣少年挑眉,他不是没有察觉到秦沐得小动作,只是不屑于说破,然而就是秦沐极度风『骚』的时候,他都不敢出手,秦沐虽然表面上看去吊儿郎当,可身体始终处于一种高度紧绷的状态,在这样的状态下,白衣少年敢肯定,自己若是有了一丝异动,所惹来的,必定是秦沐的雷霆一击,然而这种伤害,他能不能承受,还是个问题。

两方都在试探,但是两边都没有从对方的身上讨到便宜。

秦沐瞅着那白衣少年,头一次觉得,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宿敌。

而白衣少年看着秦沐,笑得那叫一个阴冷,就是一旁观看得红莲大人,都能从中感到深深的杀气。

“那个……秦沐,你是不是得将他们先放了?”红莲满脑袋黑线得看着两人大眼瞪小眼,她没有看到两人得小动作,只觉得好像是秦沐突然对这白衣少年起了兴趣,上门调戏,结果调戏不成反被调戏。

两人大眼瞪小眼,气氛有些怪异,然而在红莲这么一说之后,两人纷纷转开脸,不再看对方,那种周围所环绕着得若有若无的杀气,也跟着消失了。

秦沐看了看周围依旧对他一脸痴『迷』的众人,回头冲那白衣少年说了句让对方暴走的话:“我说怎么那么难控制你,原来你是自恋狂,你的世界只有你自己,怎么可能会爱上别人。”这就是秦沐的宗旨,动手占不到便宜,那就嘴上占占便宜。

cq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