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575啪啪啪

575啪啪啪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无尘和尚还有师父。

秦沐一愣,沒有说话。

只是现在无尘已经不受自己控制,若是想要无尘出来,只能让已经被控制住的人,进去将他弄出来,除了这个办法,沒有更好的办法,起码秦沐暂时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但是秦沐更想看看无尘到底看见了什么,更重要的,通过无尘,搞明白这墓门的原理是什么,他们总不可能一辈子卡在这里,后路已经沒有,那么只有前进。

这是无尘被墓门影响到的时候,秦沐突然想到的,本来,他也害怕无尘第二次伤害,会出现什么问題,但仔细想想,若是真出什么事,让周边任何一个被控制的人,都可以将他救回,这么想也就释然了,那么可怜的无尘,再一次成为秦沐的小白鼠,这回还是一点同情心都沒有的。

“师父……师父……啊……啊……”那无尘本来跪倒在地上,突然直起身子,还伴随着惨叫,他张着嘴,抬起头,眼里透着惊恐,全身颤抖却不敢移动分毫,在他痛苦的嚎叫声中,秦沐看见他的脸上很快的,就出现几个通红的巴掌印,像是被什么人打出来的一般。

可这个人,秦沐根本看不到在什么地方。

甚至整个墓门前开始回『荡』着“啪啪啪”的声音,类似于打耳光的声音,而且那声音每响一下,无尘的脸上就多了一个鲜红的新的巴掌印。

一个个鲜红的巴掌印叠加起来,渐渐的,胖和尚的脸上已经是一篇通红,甚至渗透着血丝,甚是吓人。济世鬼医575

秦沐红莲还有那白衣少年面面相觑,均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惊。

他们几个又不是普通人,在开了阴阳眼的情况下根本看不到那个“人”,可是那个“人”又真真切切的存在,至少,他打无尘的时候,那声音,那效果,跟真的人一模一样。

秦沐都懵了。

“这……你看到什么东西沒。”红莲很是纳闷的问了一句,自然得到的只是秦沐无奈的摇头,他要是能看见,也就不会这样震惊。

“这个跟幻觉相差太大了吧。”白衣少年也跟着说了一句,语气中难掩的惊讶:“幻觉的效果只是让自己受罪,最后是自己掐死自己或者用其他的方法弄死自己,但是这些,都不会让中了幻觉的人,被他杀!”

白衣少年一席话让秦沐突然觉得,一直以来的那种怪异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红莲喃喃的说道:“其实秦沐你进去的时候,差点掐死自己,而不是别人掐死你!”

秦沐脑袋上立马一排黑线,“当时我只是看见一个浑身漆黑的人影,连相貌都沒看见,就被他的王八之气给压得窒息,简直太可怕了!”

“那是你自己掐的好不好。”红莲沒好气的说一句。

“你还说我呢,你不也是一脸痴『迷』的朝着墓门走去,就差沒撞墙了,你说,那个时候你完全被控制,如果走过去会发生什么。”秦沐反问一句,理直气壮。

红莲一愣,沒有说话,而是继续观察着无尘,因为此时的无尘被人扇巴掌之后,又有了新的变化。

这货再次很难受的抱着自己的身躯叫了起来,秦沐瞅着这二货叫的声音这样的凄惨,考虑着要不要让他的手下直接扛他回来,而红莲则似乎早已预料到秦沐会有这样的心思,一扬手直接灭了秦沐这念头。

“为什么……我靠。”秦沐刚问出一句,就愣了一下,无尘现在背对着他们,他的后背突然凸起一大块,就好像驼背一样。

暗黄『色』的僧袍上,一张人脸清晰可见,从后背慢慢的凸出来,那张人脸似乎非常的难受,一出现的时候,便是痛苦的表情,他努力的挣脱着,挣扎着,从无尘的背后伸出来。

渐渐的,连僧袍都让他扯烂,这个时候,秦沐终于在破碎的暗黄『色』棉布下,看见了那张人脸的模样。济世鬼医575

那是无尘的脸。

本身从一个人的身上“分裂”出另外一个人,是相当可怕的事情,在人类现有的认知里,是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他发生了,就在眼前,让秦沐不得不相信。

这个分裂出来的无尘的脸看上去是另外一种感觉。

两个人明明长得一模一样,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

伸出来的这张脸,脸上有一种从未有过的邪气,看上去使得整张脸都凶狠起来。

秦沐愣了愣,突然想起了尘先前所说的,这无尘丢了自己的胆气,而现在,从他背后伸出来的那张脸,一脸的匪气,就是现在有人说,二战就是这厮挑起的,秦沐都相信。

这张带着戾气的脸转了转眼珠,盯着秦沐所在的方向,咧着一口白『色』的牙,笑着:“我知道是你杀我的徒儿!”

秦沐一愣,这厮好像还沒过界呢,怎么在幻觉内就能看见自己,不是说这墓门的幻觉是有一定的界限的么。

不过正因为这张戾气的脸,秦沐突然决定,这厮就是死在里面,他都不想管了。

“他不敢对你们动手,不代表我不敢……我……什么都敢……”那张戾气的脸对秦沐这样说道。

此时一直背对着秦沐的无尘突然转过头来,他的眼中看向秦沐的时候,带着一种畏惧,特别害怕秦沐的样子。

秦沐突然明白,这货第一回到这个地方,并不是丢了胆气,相反,是将无尘体内的那个善良单纯的无尘和现在那张戾气的脸调换了一下,每个人的心底,都会有一个最纯真最善良的自己,这个自己,会显得懦弱,会显得无助,但是沒有危害。

现在在无尘背后分裂出来,正努力的向外伸着的头颅,才是真正的无尘。

秦沐突然觉得,那个善良胆小如鼠的无尘,其实也挺好的。

此时一脸胆怯的看着秦沐的无尘,从他的右边脖子处,有个黑『色』的尖尖冒了出来。

秦沐一怔。

紧接着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

那个尖尖并不是什么怪痣或者怪包,而是一个人的头发。

在无尘再一次的痛苦的嚎叫声中,那片黑『色』,从原先最小的小黑点,扩散到一个杯口那么大,然后,在他的右边脖子处,如同后背一样,鼓起了一个大包,五官轮廓清晰,只是,还沒有彻底从胖子的皮囊里钻出来。

=,=,=,=,=。

因为章节名想歪的都去面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