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566七个小矮人?(加更)

566七个小矮人?(加更)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无尘倒在地上的速度太快了,从他出声提醒到他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时间只有十几秒,十几秒一个健康的人突然之间就生命垂危,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这也让秦沐十分好奇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像无尘这样的大变.态,穷凶极恶的人,在这墓门面前,只是回忆起当年的事情,都能直接瘫倒在地上,那说明当年的事情一定非常的可怕。

无尘瘫倒在地上抽搐,秦沐冷眼旁观并不出手,他并不喜欢无尘,虽然一路上这和尚并没有为难他,可秦沐始终记得,若不是这家伙没事找事,他也不会跟于修他们被几个小警察拉过去审讯。

不过就算他想出手也是不可能的,无尘的三个手下第一时间就将无尘给团团围住,不让秦沐靠近,甚至那山羊胡子还冷冷的看着秦沐,再加上这家伙长得就是一个基因变异,一双小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沐的时候,简直让秦沐背脊发凉。

无尘突然倒地发作,让所有人都是一惊,秦沐倒是有办法让这厮恢复正常,只不过他那三个手下根本不会让秦沐靠近,要知道,无尘之所以会倒在地上,那是因为秦沐的一巴掌。

这个时候,秦沐才知道,无尘这货为何带了个女草包进来。

这草包女人虽然胸大无脑,虽然没事喜欢『乱』放电和抛媚眼,但是,这女人学的竟然是苗疆之术。

只见那女人将无尘平放在地上,纤手只是在耳朵边上『摸』了『摸』,周围渐渐的浮起一丝『药』香,由于被几个人挡着秦沐看不大清楚,总之不过十几秒的时间,无尘一个大喘气的从地上坐起来,擦了擦嘴角的白沫,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那声音像极了猪的叫声。

见了那女人『露』了一手,秦沐突然很庆幸,那女人喜欢抛媚眼,而不是喜欢抛毒『药』。济世鬼医566

苗疆蛊术和医术都堪称一绝,蛊术秦沐没见到,可这医术秦沐就只能佩服了,但是医生除了医人自然也会下毒,精通于各种『药』草和『药』理,这女人若真恨上某个人,下个毒什么的轻而易举,保证查个一辈子都不一定能查得到头绪。

这女人浑身上下就一件贴身的短裙,也不知道将那些『药』粉藏在什么地方,秦沐觉得很可能就是头发里,因为在治疗无尘的时候,她的双手有意无意的碰了一下自己耳朵边的头发。

这么想着,秦沐有意的和无尘保持着距离。

无尘哼哧哼哧的喘了老半天,老半天里都没有一个人说话,周围静悄悄的。在呼吸逐渐平稳之后,无尘的眼睛就瞄上了秦沐,不移动分毫。

“怎么?”秦沐琢磨着是不是刚才他那巴掌给打狠了,其实他只是想让对方清醒一点,当然,心底因为厌恶无尘,故意将力道放到了最大。

无尘怕是能够猜到这点,瞪着秦沐半天没有说话,他三个手下更是凶神恶煞的瞅着秦沐,仿佛无尘此刻一声令下,他们三个就要直接扑过来跟秦沐拼命。

可秦沐是谁啊,无尘这小眼神直接刺激到了这位主儿,登时变得无赖起来,看都不看无尘,那意思很明显,有能耐你就冲过来,咱人比你多,揍死你。

秦沐这边有8个人,无尘所带的,加上鬼娃娃才5个,再加上秦沐这边一个武力值爆表的红莲,一个让鬼娃娃绕到走的黑珍珠,怎么看怎么都没有胜算。

所以无尘在跟秦沐大眼瞪小眼老半天之后,干脆错开了眼睛,似乎盯着墓门的方向:“你看看,这周围是不是应该有三具……三具尸体,也可能是三具白骨。”

在夜明珠的照耀下,那墓门边上的景『色』是一览无遗,秦沐也不是瞎子,随便扫了一眼就道:“没看见。”

“不可能……”这个时候无尘已经很是激动了,从一开始确认这里是墓门之后,无尘就不敢仔细打量这墓,以往的回忆历历在目,仿佛一闭上双眼就能看到当日的惨状,然而秦沐这个愣子竟然丝毫不惧的朝里面就冲,要知道,这墓的周围都是非常邪门的。

无尘这是头一回仔仔细细的打量墓的外围。

他在打量的同时,秦沐也在仔细的搜索着,他发现,靠近这墓的周围的地方,脚下的转头和外围的并不一样。

总得来说,修建的更为光滑和平整,秦沐所站立的地方甚至还有些坑坑洼洼,并不是那么的平整和干净。

墓门口就仿佛放着一面镜子一般。济世鬼医566

“这壁画……”白衣少年似乎对周围的壁画更感兴趣,兴致盎然的观察着,对于秦沐和无尘的互动仿佛根本就没有看见。

秦沐只是看了那壁画一眼,就觉得头晕脑胀,白衣少年竟然还那么兴奋,果然是有些不正常的变.态。

“呵呵,秦沐,不要在心底骂我。”秦沐这个念头刚从脑袋里冒出来,就让白衣少年给吓了回去,他虽然微笑着和秦沐说话,可是眼里的笑意并不达底,看上去似乎容易亲近,但实质上说不定拿你当敌人。

这样脸上套着一个面具生活,是否太累?

秦沐报以傻笑,挠了挠头,干脆岔开话题:“这壁画颜『色』太鲜艳了又画的『乱』七八糟一点没有古代的风格,该不会是上回那几个无聊随手的涂鸦吧?”

无尘还在浑身颤抖,没有说话,回答秦沐问题的是了尘,他点了点头说道:“这些壁画先前就在,并不是后面添上去的,而且这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种后现代的画法,只不过是画画的人都是古代的人,技艺并没有那么好而已,哪比得上敦煌的石窟,这些画,更像是原始人或者是未开化的人所做。”

秦沐点了点头表示附和。

“但是这几幅画,却画的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白衣少年一脸兴高采烈的看着这些壁画,那模样恨不得上去亲一口。

“几幅?”秦沐反问一句,“这不就只有一副么?”秦沐说话的时候比划了一下,这些壁画颜『色』大胆,人都是蓝『色』或者绿『色』的,各个歪瓜裂枣,画风彪悍,简直是无法直视,这『乱』七八糟的一大堆上面,白衣少年竟然还能分清有几幅画,当真是了不起。

“嗯,有八幅,哎不对,七幅……嗯,对,是七个。”白衣少年仔细的辨认了一会,得出了结论。

“七个?小矮人?”秦沐瞅着这些难看的话,难得的开了个玩笑,不过这玩笑太冷,没一个笑出声来,反而脸上愈发的严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