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544六十年前

544六十年前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也相信了空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可是事实就是如此,不管你接受不接受,况且,了空完全就是被蒙在鼓里,还给人家免费送了一个这样好的阵法,本身连同以前的阵法,浑然天成,就秦沐这半吊子,绝对破不开。

这么想着秦沐说道:“我也相信了空不是那样的人,不瞒您说,我的这条命,都是了空给的,若不是他,我早就死在了司空府,他的为人,我自是不会怀疑的。”

秦沐这番话,说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本来和尚那剑拔弩张的嘴脸,也稍稍的缓和下来。师叔的表情没有变化,仿佛只是听了一个无关紧要的故事。

“但是,”秦沐这两个字一出口,气氛再度紧张起来,秦沐苦笑一声,受不了和尚这说风即风说雨便是雨的冲动『性』子,无奈的道:“但是不代表了空不会被人利用。”

“我师父怎么可能……?”秦沐话音刚落,释然就脱口而出,那架势似乎要跟秦沐干一架,一双眼睛瞪得溜圆,若不是老和尚在他身边拉了一把,恐怕他已经蹦达出去了。

“怎么不可能?”秦沐反问一句:“你师父是和尚,讲究的就是大慈大悲,慈悲为怀,而眼前的这片湖泊,便是他大慈大悲之后的后果!”

秦沐用了“后果”两个字,瞬间激怒了释然,这厮一蹦而起,直接朝着门外奔过去:“我倒要看看,这湖泊究竟怎么了!”

那发狠的模样,让秦沐好一阵子愣神。

“还是跟二十年的一模一样!”老和尚不知是感慨还是其他,没有眼珠的黑黑眼眶再度睁开,定定的看着秦沐:“孩子,若你执意去那地方,口否听老朽一言。”济世鬼医544

秦沐微微欠身,毕恭毕敬的道:“请讲。”

“大约是六十年前,了空和我,来到了这里。”师叔一开口就引起了秦沐全部的注意力,他挺直了腰杆,用心的去聆听。

大概六十年前,了空和师叔到达宁城,他们开始只是云游,四处都去,可宁城,老远就能瞅见天顶上的一团黑云,他们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何事,但顺着黑云,渐渐的找到了这里。

『乱』葬岗的风水很奇怪,似乎浑然天成又似乎是人为的,作为一片极阴之地,吸引了一片鬼魂也不是什么令人特别吃惊的事情。

只是这片鬼魂根本无法离开,两人吃惊之余,又惊悚的发现,这地方竟然也是个聚阴的地方。恰逢当时的云庄主征集民间高手,解决这问题,他们,才自告奋勇的管了这个闲事。

了空所做的,跟秦沐所看见的是一样的,他甚至不顾师叔的劝阻,在水里留下了观音鱼。

不过,与秦沐所猜想的一样,师徒两个都喜欢在聚阴的地方同时运用散阴的阵法,这样,能够将附近的阴灵全部都召集过来,并且将他们一一净化,到时候,了空只需要『吟』唱一下往生咒,便可以解救一大片灵魂,而且还是已经净化过的身家清白的生魂。

这点上秦沐和了空极为相似,都是在用生命去作死。

地府,管你是身家清白的生魂,还是无恶不作的冤魂,到了阎王殿,生死薄一查,前生过往,尽在眼前。

该下地狱的照样下地狱,只有真正的良好灵魂,才有资格直接轮回,而超度者,也会受到相应的惩罚。

唯一不同的是,当冤魂变成生魂的时候,再接受超度之时,所受到的苦楚,比直接超度要少的多,也容易些。

了空是本着这么一个打算,可当两人半年之后,再度来到宁城的时候,却让宁城的景象给完全吓傻了。

宁城上空的怨气,似乎比从前更加凝重了。

了空一时间也找不到原因,只得同师叔在浮山上建立一座草棚,日日观察着宁城的情况。

他们观察了大概一年的时间,都没有发现问题出在哪。好在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宁城上空的怨气似乎已经没有了那么严重,一点点的削弱下去,了空认为是他的阵法起了效果,只是这效果有些缓慢,于是打算继续云游,到时候再来看看即可。济世鬼医544

但是师叔不这样认为,他觉得是阵法的本身出了问题。

两个人那个时候都还年轻,头一回因为这件事情发生了分歧,甚至还为此吵了一架。

虽然他俩是云游的状态,也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了空在其他的地方布置了阵法,更多的是想去其他的地方进行净化灵魂的伟大工作。

“那个时候我们都太年轻,年少轻狂,容易犯下很多错误。”老和尚说道这里的时候,感慨似的说了一句话。

秦沐一脑门的汗,还年少轻狂,听那些鬼魂的描述,从外表看两人的年纪也不算小了,这年纪还能讲年少轻狂,现在岂不是年纪一大把了。

不过老和尚倒是没感叹错,年少的时候,确实容易犯下一些错误。

两人有了分歧之后,了空一气之下直接离开,而师叔却留了下来,日日就在浮山顶上,观察着湖泊的动向,几个月后,他发现了一个秘密。

那就是填湖。

其实这对于秦沐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之前就已经听那些鬼魂讲过,不过老和尚所看见的,却是填湖的过程。

据说云庄主直接将几个人扔到了『乱』葬岗,就不管了,甚至里面还包含了云庄主的亲生儿子。

虎毒不食子啊,那个时候的云庄主,有一个痴傻的小儿子,可那孩子虽然痴傻,但好歹也是条命啊!

孩子被丢到『乱』葬岗之后就开始哇哇大哭,他说他看见好多可怕的人,他叫自己的父亲,叫自己的母亲,可是没有一个答应他。

有些稚童的天眼来不及长合上的时候,是看得见鬼魂的,孩子所说的恐怖的人,便是指那些鬼魂了。

除了孩子,那些其他被丢进来的人,一被扔进『乱』葬岗之后,眼睛就变得直勾勾的,他们似乎没了思想,成为一个行尸走肉,直直的朝着湖泊的方向走了过去。

但是正是傍晚,师叔在山上捡柴,那孩子哭得揪心呐!师叔直接从山上奔下来,山脚下,便是那个『乱』葬岗,旁边便是那湖泊。

远远看着,听着,他满耳都是那孩子的哭声,师叔说他心都要碎了,他不顾一切像是疯了的从山上跑下来,然而靠近之后,却完全吓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