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536我知道他们在哪

536我知道他们在哪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不要啊……”在童成一脸惊恐的表情中,那串珠子摔得个七零八落,秦沐满意的笑了,开启了阴阳眼在上面扫视了半天,这才一脸放心。

刚刚用阴阳眼扫视的时候,那串珠子竟然呈现出一团黑气的模样,真如童成所说,这东西开了光的,只不过,开的不是佛光,是鬼光。

这东西,说难听点,就是个鬼器,若是常年佩戴,对了,别说一年了,就冲那东西身上黑气的浓郁程度,体质稍微差点的,不到三月,人就没了。

送东西的,绝对不是一个善茬。

童成这厢蹲在地上一粒粒的捡佛珠,在他的手上,这佛珠只是断了线而已,并没有损坏,自己的辨认每一颗佛珠,虽然都有了裂纹,但好歹还是没有破坏掉。

“你无缘无故的发什么神经。”童成虽然对秦沐很是敬重,可也并不是盲目,在自己的东西被损坏之后,还是会发脾气的。

秦沐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在那捡,当所有的珠子都捡起来的时候,呆在童成手上的那堆珠子,再次散发出黑『色』的鬼气。

这东西,普通人吸入太多,会导致死亡,况且童成还是已经开了阴阳眼的人,这种人的灵觉比起普通人要敏锐的多,也敏感的多,对于黑气的侵蚀,比普通人更是强上三分。

秦沐嘿嘿一笑,突然扭头道:“老六,你可回来了。”济世鬼医536

童成伸头去看,秦沐一把夺了他手中的珠子,捏在手里咯吱咯吱的作响。

“你……”童成被秦沐无耻的行为给气到,后面哪里有人:“你永远别想知道我师父去了哪里。”

秦沐无奈的摊开手:“我不知道邱老六怎么教你的,你开了阴阳眼看看,这东西上面是什么?”

本身秦沐是想给自己用大力符,将这玩意儿毁坏的,现在让童成这样误解,也就干脆摊开了手给他看,没想到那和尚还是有些手段,让童成在极短的时间内竟然会对这串佛珠产生极强的依赖感。

“这……”其实邱老六还算是不错的,让童成自己学会了怎样去关闭阴阳眼,只是这个念头刚从秦沐脑袋里冒出来又飞快的被他否认掉,因为他看见童成很不好意思的从自己的脖子上拿下一个符文,递给秦沐。

这个符文叠成三角形,里面似乎还包着东西,应该是铜钱和大米,邱老六的本事秦沐还是知道一些的,这黄纸包的符文,还是他从通灵坊市与一位老道士换的方子,里面有一些简单的符箓之术。黄纸的符文外头让邱老六缠了一层厚厚的透明胶带,应该是防水的意味。

瞅着眼前这中西合璧不伦不类的符文,秦沐哭笑不得,不过在这个符文入手的时候,秦沐就发觉,自己的阴阳眼自动关闭了,说起来,还真是个不错的东西,这东西若是发给那种不愿意进入通灵界但是又开启了阴阳眼的普通人来用,的确是不错,而且非常方便。

童成只是看了一眼,就从秦沐的手上拿走符,哆哆嗦嗦的揣进怀里。

“我可以破坏掉了么?”秦沐轻声询问道。

童成忙不迭的点头。

秦沐此时也懒得用巨力符了,毕竟那玩意还是有副作用的,直接将那些珠子放到地上,然后在旁边找来平常邱老六用来压东西的石头,狠狠的砸了个稀巴烂。

最后,将那些粉末郑重其事的交给童成,让他扔进护城河。

童成接过那些粉末的时候,这才像是回魂了似的突然来了一句:“糟糕,我师父……”

“你知不知道你师父为何跟着那人去了?跟着那人去干什么了?”秦沐皱了皱眉头,既然那和尚来势汹汹,自然也没什么好目的,估计邱老六现在凶多吉少。

想着电话还没断,秦沐按下了免提键。济世鬼医536

电话里还是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仿佛是两个人在地上走路的声音,然而又好像是在郊外,毕竟宁城虽然小,可所有的大路小路都还是有水泥地或者石板的,而此时从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似乎他们在野外的样子,周围时不时的传来动物叫唤的声音,脚底下似乎还有石子和沙土,不断的发出摩擦的声音。

邱老六挂掉电话那一刻起到现在,左不过二十分钟的样子,结果就是邱老六竟然跑了个没影,而且从那电话上面来判断,这货甚至还跑到郊外去了。

这才这么点时间,邱老六坐的是火箭不成。

“我知道他们去哪了。”一直担心着的童成在转悠了好几个圈之后,突然像是悟了一般的说道。

“去哪?”

“离这不远,跟我来。”童成这么说着,脸上便坚定了不少,将那一手的粉末放在卷闸门内,一把锁上了门,就给秦沐带起了路。

童成所说的地方还真的离这里不远。

如果不是童成,大概秦沐都不会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地方。

童成所带领的地方正是花街的最尽头的位置,过了那栋看上去无比破败的楼房之后,竟是一个开阔的足球场,不过这个足球场已经被荒废,上面满是石子和沙砾,没有一片草丛,就连足球的球门,都是连网都没有的,只剩下一个凄凉的框,立在那里。

这么大个足球场,周围都是老式的,甚至有些还没有住人的房子,看上去颇为破败,连玻璃都没有。

整个足球场上寥寥数人,现在这个时间点,大多是上班族上班的时候,况且这个足球场上实在是太荒芜了,居然连一片草都没有,只剩下光秃秃的土地,稍微有点风,就显得尘土飞扬。

秦沐所在的地方正是一个球门的地方,整个足球场呈现出椭圆形的样子,而邱老六正在另外一个门框的所在地,此时的邱老六是背对着秦沐的,他的周围空无一人,没有任何人在。

电话里还在窸窸窣窣的响着,仔细听来,似乎是风的声音。

“邱老六!”秦沐隔着老远吼了一嗓子,然而隔着老远的邱老六并没有回头,他保持着那个姿势背对着秦沐。

秦沐与童成对视了一眼,秦沐看到的是童成眼里的恐慌,此时的秦沐想笑笑安慰这个惊慌失措的孩子,扯了扯嘴角发现,连笑都笑不出来。

心底有一丝恐惧和愤怒在不断的燃烧着,秦沐和童成发了疯似的跑向邱老六,直到跑到那个战立的人的背后。

“邱……老六!”秦沐颤抖着叫了一声,气喘吁吁,然而对方还是没有理他。

秦沐微颤颤的伸出一只爪子,在邱老六的身后轻轻一拍,卷曲着头发的中年男人一下子软倒在地上,童成惊得傻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秦沐伸出手按在对方的劲动脉上,良久,他松了一口气,邱老六只是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