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519话说当年

519话说当年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真真是纯阴命?”秦沐愣了一下,完全没考虑到这点,因为这厮的术数和占卜是最差的,而当年秦沐自己也纠结过这种问题,可重华对秦沐的引导是,不擅长的,那就不管他了,对于自己擅长的,一定要使劲的发挥,这就导致了现在秦沐画符的本领那叫一个一流,但是算命嘛,还不如人家天桥底下摆摊的。

“你作为一个法师,连这个都不知道么?”小和尚很是鄙视的来了一句,看都不看秦沐,继续说道:“现在的阵法虽然也是处于那种隔不了多久就需要一个灵魂来填湖的状态,但是现在的云庄主有心啊,这些魂魄,隔不了多久他就会送来。”

“你什么意思。”秦沐愣了一下,脸色有些阴沉。

“其实那天真真旁边若不是有那个一身正气的护着,很可能就是整个人都搭在那里了。”小和尚补充似的说了一句:“如果当月的名额要是满了,尸王便不会动不动出来巡查,现今是没满,又察觉到这水边上似乎有了不少人,因此尸王才出来,企图拉上几个魂魄来填湖,以巩固阵法。”小和尚并没有回答秦沐的问题,反而是说着其他的事情,乐此不疲。

面对秦沐阴沉的脸,那小和尚丝毫没有感到威胁,相反继续说着:“当年的了空被叫过来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原先的那个阵法的存在,也不知道水底的墓葬,在这里我不得不说上一句,进入末法时代之后,真正有本事的人都不再存在,纵使是了空这样的高僧,那个时候,都没有察觉到异常,还以为这里只是普通的乱葬岗的魂魄出来捣乱。”

“当时了空的想法跟你一样,是将我们全部度化掉。”小和尚的眉宇之间难得的出现了感激,很是激动的说道:“当时我们都以为自己可以脱身了,但是没有,有了原先的那个大阵,我们根本无法走出这里。”

“了空虽然不知道为何我们无法离开,无法被超度,也无法消灭,但是了空也想到了自己的法子,那就是在外面再形成一个阵法,一个破魔的阵法,将所有的灵魂全部囊括其中,让外面破魔阵法中的破除邪恶的属性,慢慢的消磨我们,最后达到将我们全部消灭的目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秦沐有些理解,为何提到了空的时候,这厮的反应有些奇怪,敢情当年了空是立志将他们都消灭的,能不有意见么?

而就当秦沐这样认为的时候,那小和尚却苦笑一声,说了一句让秦沐有些吃惊的话:“其实我们并不怨恨他。”

“为何?”秦沐有些不解,明明他都快要让人给灭了,为何还要感激那个人。

秦沐猜测的不错,果然,那小和尚的脸上渐渐的浮现出一种崇敬的情绪:“我们被困在这里许久,我们这些灵魂,只要还有一点魂力,都能够在这样的聚阴阵当中渐渐的恢复过来,所以,不管是超度,重新进入轮回,或者是直接魂飞魄散,但是只要能够摆脱这里,我们都很感激。”

“然而了空却失败了?”秦沐思考着,加上了一句。

“其实也不算是失败,”小和尚略带感激的说道:“他的阵法是破魔阵没错,刚开始的时候,两个阵法并不兼容,那个时候是原先的阵法最为虚弱的时刻,有几只胆大的魂魄甚至准备偷偷的离开,他们使劲地撞着原先的阵法,最后好不容易逃出升天,却让外面的破魔阵法直接弄得魂飞魄散。”

小和尚的话似乎是掀起了众鬼魂的伤心事,一时间鬼魂们都有些沉默,似乎是哀悼,这些鬼魂毕竟从开始到现在已经相互陪伴了这么多日子,自然有些难分难舍。

“可是后来,阵法的性质就变了,”小和尚突然提高了音调:“在尸王还有原本那个墓葬长年累月的影响下,那阵法就变成了与先前的阵法差不多的东西,可能是末法时代的出品吧,所以纵使变成了那种东西,每次所需要的填湖的魂魄却不减少,反而增加了。”

小和尚的话引起秦沐的警觉,他自然不会忘记先前的那个问题:“你说云庄主自己也会送魂魄过来?”

“是的,相比其他的云庄主来说,这一代的云庄主显得开明多了,他还会自己找来一些人的灵魂,连同尸体一起放入这里。”小和尚说道这里的时候,脸色有些古怪:“其实云家在他这一代已经算是没落了,三大酿酒配方只剩下一样,其实有一点你不知道,云家表面上是风光无限,可是,每一代云家都必须派出一个人出来填湖,而且这个人必须是嫡系的云家一脉。”

“他为了躲避填湖?”秦沐在听得这样的事情之后,眉头一皱,说道。

“不是的,云家他的这一脉已经填湖了的,貌似就是这位的亲哥哥,在幼年的时候就已经被拉去填湖了的。”小和尚说着,扯出一个笑容来,或许在和尚的眼里,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笑容,但是在秦沐的眼里,这笑容显得格外的诡异。

“云家这个习俗什么时候开始的?”秦沐不由得觉得背脊发凉,云家就这样住在一个成天会要了自己性命的湖泊旁边,难道午夜梦回的时候,不会觉得心里膈应么?

“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大清楚,不过听得这些灵魂说,这习俗似乎在云家刚开始发家的时候就一直有。”小和尚皱着眉头回想了一阵,这才说道。

一直听着两人交谈的书生这个时候才站了出来:“我是最早的灵魂,虽然我不是如同小师父这样懂行的,但是我知道,当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什么意思?”秦沐皱着眉头消化着这一切,小和尚跟他所说的东西,如果不仔细想想,根本无法理解。

此时的大火已经熄灭,天色完全暗了下来,红莲在半空中又制造出一个小太阳,不算是很强烈的光芒将每个人的脸上都照的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