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516房子

516房子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对于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那书生模样的魂魄很是抱歉的一欠身,他的模样看上去有些悲戚,似乎因为帮不上秦沐的忙,自己从此就出不去了似的。

后面的鬼魂压抑的哭声渐渐的显露,一时间整个气氛都变得十分的悲痛,所有的鬼魂都是一脸天塌了的表情。

“啊……这个,就算你们对于封印不是很清楚,在大阵破掉的时候,我们依旧会将你们引入轮回的。”秦沐最见不得人哭,尤其是人家这一群有老有少的,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怎么的秦沐的心里都过意不去。

然而秦沐不说还好,这厮一开口,就连一直坚强的书生鬼魂,脸上都泛起了泪光。

“就对我这么没信心?”秦沐无奈的有开玩笑的性质的说上一句。

没想到,站在他前面的一众鬼魂,齐齐点头。

秦沐青筋暴跳,有一种想将这些鬼魂全部拍散的冲动,而红莲和黑珍珠在他身后笑弯了腰,就连那老人家也是一番笑意,他是看不见这些鬼魂的,但是看到两个小姑娘笑,也就跟着笑了。

秦沐一脸纳闷的摸摸鼻头,心说你个脸鬼魂都看不见的老家伙跟着笑什么笑。

他轻轻的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说道:“嗯,不管你们相信还是不相信,我是相信的,这地方一定能破开!”秦沐这豪情万丈似乎没有换唤起鬼魂们的自信,相反,他们则是一脸怀疑的看向秦沐。

红莲也是无语,这样脸皮厚的话,估计也就秦沐说得出来。

“如此,我们便将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给大师听,剩下的,让大师自己做决定。”那书生模样的鬼魂听得秦沐这样说,正了正神色,一本正经地说道。

看来,也不是没有人对秦沐的豪情万丈起反应,不少魂魄擦干了眼泪,目光也变得坚定起来。

黑珍珠以一种看奇葩的神情看着秦沐,就这厮这样莫名奇妙漏洞百出的号召词,还真能将鬼魂们的认真调动起来,当真是怪事。

书生魂魄是最早出现在这里的鬼魂,他皱着眉头想了很久,秦沐都是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就在身后的火光已经黯淡了许多,即将熄灭的时候,那鬼魂才舒展了眉头,对着一直都在等他开口,而没有怨言的秦沐有些抱歉的说道:“对不起,时间太久,所以想的时间就长一点。”

“没有关系,我能理解。”秦沐耸耸肩,表示无所谓。

对于一个鬼魂,尤其是死去多年的鬼魂,最让他痛不欲生和难过的事情便是回忆他死前的事情,书生魂魄回忆从前的事情,免不得会触及到他死前的事情,对于他的难过,和回想时间的长,秦沐表示可以理解。

那书生鬼魂的脸上一时有些悲戚,这才娓娓道来。

据这鬼魂所说,他死去的时候,这里已经是远近闻名的乱葬岗了。

那大概是唐朝的末期,兵荒马乱,要知道,唐朝,是华夏最为富足和开明的一个时代,那会华夏处在世界第一,国民富强。

然而它的没落也是极为伤感的,华夏古代,最不乏的就是战争,而书生魂魄更为悲惨,这货原本是个小官,在探亲的路上让当地的土匪劫杀了,就草草的埋在了这里,成为乱葬岗里,唯一一只灵魂。

在那样一个英雄层出不穷的年代,这样的死法让书生感到憋屈,他没有在与敌人厮杀的时候死亡,保家卫国,却死在了自己人的手里。

至于为何是唯一一只,这厮自己也闹不明白,秦沐原以为这货的记忆力出了问题,直到好几个灵魂出来作证,秦沐才罢休。

这与书生之前所说极为不符,之前书生说在他来之前就已经是有名的乱葬岗,既如此,为何会没有灵魂?

书生还说,它来到这里的时候,阵法似乎刚刚形成,而且眼前也没有这样大的一个湖,在它来之后的不到五个小时,那大湖硬生生的生成的。

“你丫的扯淡呢吧。”秦沐对于之前唯一一只魂魄的事情就懒得计较了,唐朝的事情,这么久远记忆混乱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可这家伙竟然信口胡诌,银杏山庄的湖泊,也就是水库,少说也有个几百里,这么大的水库,五年都形成不了,不要说区区五个小时了!

“书生要是说谎,现在就魂飞魄散!”那书生也是急了,让秦沐这么一说,立马立下重誓言,对于一个鬼魂来说,没有什么比魂飞魄散更惨的了,一旦魂飞魄散,就什么都没有了。

秦沐听得那书生这样说,便不想跟它争,喃喃自语道:“那也不大可能。这么大的面积。”

“当时没那么大的面积,”书生比划了一下:“就这里到那里的地方,后来才越变越大。”

“我知道你不相信,就是我亲眼看的,也不肯相信。”书生原本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如今看上去就好像变透明了一般。

“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是夜晚,”书生皱起眉头,似乎在回想:“一片漆黑,看不清楚,在那个位置,有一个漆黑的房子,房子门口不断的冒出水来,咕咚咕咚,声音特别的大,再后来,水就慢慢涨上来了,当时乱葬岗这里的地势比那底下要高,好在是这样,否则我也要跟着淹进去了。”

“整个房子都被淹没了?”秦沐眉毛一挑,疑惑的问了一句。

“岂止?不仅那房子淹没了,乱葬岗都跟着淹没掉了,好在那会的乱葬岗很高,说是乱葬岗,其实我那会看过,就是个尸山,最底下都有棺材的。”说话的,是站在书生后面的一个光头,那光头身穿一身青色的,破破烂烂的僧袍,脸上也是青色的,说话的时候也不忘双手合十。

这是古代的和尚了,换成释然和尚,说话间没时不时挥舞他那双醋钵大小的拳头,都不错了,瞅瞅古代的和尚,那叫一个专业。

“你是?”秦沐眼睛一亮,这货莫非是同行?

小和尚摇摇头:“我只是个小和尚,有本事的是我师父,他没死,我却永远留在这里了。”

“你师父对于这里怎么说?”秦沐虽然有些失望,可还算是喜出望外,同行们看问题的方式,跟普通人是不同的,多少会透彻些,这况且是古代的和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