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501阴阳鼎发威

501阴阳鼎发威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话说秦沐坠落水底之后,隔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浮上来,红莲一边在用长剑同对方过招,一边看秦沐似乎已经安全,丝毫不肯放过这个机会,张口就是嘲讽,气得那尸王险些暴走。

水里有观音鱼的照应,红莲压根就不担心秦沐掉进水里会如何,然而最后秦沐到底用的是个什么东西,竟然叫对方的那只红色的大手完全溃散,原本只是打了一个窟窿而已,但是在松开秦沐之后,那只大手溃烂的地方瞬间席卷了全部,让尸王不得不舍弃掉这条手臂,然而脸色也变得相当苍白,一不留神让红莲又戳了好几下。

尸王的手臂可以再生,但是秦沐手中的东西却令他惊惧,这也就是为何在面对红莲屡次三番的挑衅中,尸王都能够冷静的坚持到现在的原因,要是换做平时,她早就出手收拾眼前这小爬虫了,还容得她在面前叫嚣?

尸王躲避着红莲的长剑,一边见缝插针似的用黑红色的光芒收拾红莲,白玉扇上浮起的黑红色的光芒,即便在这样已经全黑的夜晚,都能看得见里面的流光溢彩,实在是难得。

红莲与那尸王已经缠斗很久,毕竟红莲是妖,她的体力是有限的,在长时间集中精神对抗一个人的时候,渐渐的时间若是一场,便显现出劣势。

比如现今跟尸王颤斗很久,双方均没有占到什么便宜,长期的精力集中让红莲有了一丝的恍惚,然而尸王更是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抓住对方的一个失误,白玉扇如同一架绞肉机,朝着红莲的所在处袭击了过去,眼看红莲便要遭殃。

海豚音再次的出现,似的那尸王的动作有一丝停滞,虽然这只是一瞬间,却也给了红莲足够的逃跑时间,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红莲已经站在尸王的十米开外。

尸王大怒,正要去追的时候,突然感到自己的后脑勺是一阵剧烈的疼痛,如同什么东西将其破开一般,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因为尸王的尸体也不知道是过了多少年的,除了一身灰白的肉,而且被伤了之后,不会流血之外,其他的,同正常人类的皮肤是一样的。

尸王摸到自己的后脑勺的时候,意外的落空了。

人都有一个习惯,当你足够熟悉你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就会用最常规的方式去想象周围到底是个什么模样,然而现在的尸王也是如此,因为够熟悉自己身上的部位,所以在摸自己的后脑勺的时候,也是采用记忆中的位置,然而却意外的落空了。

再次伸手摸了摸,这回在一个意想不到的位置尸王终于摸上自己的后脑勺,那是快要到了自己的耳朵的位置,似乎整个后脑勺都已经被削平,触手便是一种非常奇异的感觉,摸不到血液,能摸到的,是被什么东西打坏了的肉。

似乎……似乎自己的脑子都能摸得着。

尸王惊恐的叫了一声,朝后面后退着,然而一只带着泥巴的手死死的抓着对方的胳膊,紧接着便是一颗漆黑的头颅从水面上浮出来,黑色,全部都是黑色的头发,所缠绕住的脸庞,一只略带仇恨的眼睛,似笑非笑的透过那些如同水草一样贴在他脸上的头发,死死的盯着已经面带恐惧的尸王。

尸王连忙甩开那人的手,惊叫着朝后面退去,这人长得好生奇怪,一脸的头发从水里一浮起来的时候,仿佛一颗黑色的球,将尸王吓了一跳,再加上后脑勺的异样,那伤口上隐隐传来的威胁,都让尸王觉得心惊,不得不往后面退去。

那个满脸头发的人便是秦沐,这厮的头发是该修剪一下了,有些长,在外面反正常年不打理,头发始终是在脑袋上盘亘着,纠结着,也就没什么,如今一入水,满头的长发犹如姑娘,一出水更是如同水草一般死死的贴在脸上。

尸王也是被自己后脑上的伤给惊到了,所以在面对秦沐这样简单的恐吓的时候,竟然被吓得魂不附体,实在是难得。

然而尸王也很快的镇定下来,就在她刚刚镇定下来的时候,秦沐另外一手抓着的东西再一次伦在对方的脸上,登时,那女人如花似玉,让红莲都嫉妒不已的脸蛋,就在这次秦沐的轻轻一抡下,整个脸颊都塌陷了进去,甚至有灰色的肉末从她的脸上掉落下来,有些地方甚至还有灼烧的痕迹。

秦沐抓住那东西,再一次朝着那尸王的身上砸过去的时候,陡然间觉得不对,他摸了摸尸王的手臂,滑腻且没有重量,薄如蝉翼。

以食指和中指架着尸王的手臂上的皮,轻轻的一抖,忽听得哗啦一声,那尸王的身体竟然变成了一张薄薄的人皮,那人皮的质量还似乎不错,只是肤色有些暗沉。

再看看水里竟然有一个小凸起一样的水纹,秦沐连忙游了过去,二话不说的就抡起手中的东西开砸,“咣当”一声,四周寂静无声,凸起的水面上渐渐有了血红色的颜色,一个王八四脚朝天的浮现在水面上。

“竟然是山河鼎。”尸王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似乎每个角落里面都有。

秦沐手中抓着的东西便是阴阳鼎,只是跟尸王所叫的不同,大概这货是认错了的。

秦沐微微一笑,只觉得手中的鼎似乎在发烫,一不留神松了手,那鼎发出嗡嗡的声音,身形在风中如同藤条一般,三摇两摇就恢复了原先的大小,只是这鼎如今是漂浮在半空中,滴溜溜的打着转。

“都是同行,何必要赶尽杀绝呢?”那尸王的声音颇为落寞的说道,听得秦沐一阵作呕,现在知道在这里提及同行的事情了,真不知道早去干嘛了?

“你刚刚杀我的时候,怎么没有提到这个?”秦沐眯着眼睛,看着那几扇乱七八糟的邻居房门,摇了摇头,最终还是没勇气再次踏入,秦沐从来都不是剑拔弩张的人,面对那些人,即便知道他们是极度愚蠢的,也还要顾及他们的感受和情商。

尸王被说得一滞,半天都没有说话。

与此同时,那阴阳鼎化作一道流光,直直的朝着水库的某一处扑了过去,尸王尖叫一声,一个黑色的身影在阴阳鼎俯冲下来的同时,堪堪避过了那鼎的攻击,得以逃生。

=。=。=。=。=。=。=。

今日的第二第三更推迟,昨天更新了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