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459玉牌

459玉牌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风水上面,秦沐并不是非常的精通,但是红莲作为活了数十万年的存在,后来又在重华的tiáo教下,在风水这一方面,似乎比秦沐还懂些。

“什么封印被破坏了?”秦沐只感觉这里风水有异,若是真同于修他们所说,这若不是风水上被破坏了,不至于一个晚上会有那样的变化,可这里应该向来很少人来,况且昨天又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秦沐脑袋里灵光一现:“赵老实,你丫的丢的东西丢哪里去了?”

“丢什么?我没有丢东西啊?”赵老实忍不住顺口说上一句,三个老爷们儿靠在大青石的旁边,那是冻得直哆嗦,冻得是脑袋都木了,对于秦沐的问题,那是想都没想就顺口回答的,结果话一出口就感觉身边的温度好像更地了,一回头,秦沐正拿眼横他。

“啊啊啊,我想起来了,就是那怪东西是吧,”赵老实如同熊一样的身体在大青石上左扭右扭,左扭右扭,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只是他那动作简直让人无语。

“我说你丫的去找就下去找,”于修没好气的将赵老实直接从大青石上踹了下来,刚刚在大青石上左扭右扭都没能看见那块东西的赵老实,一被于修踹下来,立马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高声叫着:“就在这,就在这,就是这个……”说着,正要用手去拿。

“别动!”秦沐断喝一声,叫他停止了动作。

“咳咳……秦大夫这嗓子,很有做警察的潜力。”于修被秦沐那声给惊到轻咳一声说道。

赵老实被秦沐拉到一边,若是这厮再次被阴气所伤,就是他能忍受那种蚀骨般的疼痛,都不见得红莲大姐肯再救一次,因为被红莲火焰般的法力所扫荡过的经脉,实质上非常的脆弱,如果是普通人平平凡凡一生就好,若是今后修炼个什么法决,稍微有个什么异动,说不定经脉就会断裂,要知道,红莲可是所有经脉都扫过了的,换句话说,自此以后,赵老实是跟气功绝缘了,而这点,一开始秦沐就跟赵老实提起过。

可谁都没想到,也就是因为这次际遇,赵老实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

而当秦沐小心翼翼的在体外覆盖上一层薄薄的灵力层,并将躺在地上半掩在乱石中的圆玉片拎出来的时候,脸上的神情以瞬间变得很古怪。

“怎么了?”红莲见他神色有异,以为是有什么事情,连忙出声问道。

“这个……”秦沐有些尴尬的撤掉覆盖在手上的灵力,这个动作让红莲惊呼出声。

“你丫的不要命了。”红莲伸手想要夺走那玉佩,结果让秦沐堪堪闪开,红莲顿时有些火大,这小子,胆子倒是不小,说到底,秦沐也只是个人类而已,虽然阴气的侵蚀对他来说不是个事儿,但是也比较棘手。

“这东西,没有任何阴气的。”秦沐躲过了红莲,撤除了手上的灵力,在手中掂量一番,甚至还对着阳光查看了一下透明度,“除了是石头,还真没看出什么来,赵老实,你确定是这个吗?”

红莲脑门上划过三条黑线,一脸的无语。

“是这个,是这个玉。”赵老实忙不迭的点头。

秦沐瞅着手里看不出颜色的石头,虽然触手有些冰凉,也符合现今石头的特征,可也没有赵老实所形容的如同冰块一样,让人觉得阴冷,这种冰冷的程度,不过是正常石头呈现出来的冰冷罢了。

况且,现在虽说是有太阳的天气,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再有太阳的地方,都不可能让这块石头变热,因为这一块的地方基本上都已经被大大小小的鬼魂所占据,如果开启阴阳眼,密密麻麻的鬼魂绝对让你刺激。

在这样的阴地,纵使有再大的太阳,石头的温度都是起不来的。

手中的玉块看不出来到底是不是玉,是石头倒是肯定,上面覆盖着一层青色的膜,就好似石膜一般,然而有雕文的地方却塞满了泥,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

秦沐干脆走到水库的边上,这里的水库边上的水位离着岸边并不是很远,如果银杏山庄这里面的水,不是湖水而是活水的话,这边上更像是大河大江的岸边。

秦沐用自己的指甲在水里死命的搓着,那玉佩上面漆黑的泥被秦沐一点点的搓掉,整个水库边上,由秦沐这边一片的黑压压往外面扩撒出去。

“你这是在污染水源。”红莲瞅着周围一点点黑下来的水库的水,忍不住吐槽道。

秦沐只是嘿嘿一笑没有说话,红莲也懒得继续看他,而是站在大青石的边上,赵老实他们三人都靠在大青石的边上说着话,说实话,在靠近红莲大姐的时候,似乎没有那么的寒冷了。

如果他们有阴阳眼的话,就会发现密密麻麻的数以千计甚至上万的各种鬼魂,正将他们团团围住,而这些鬼魂在看向红莲的时候,目光皆是惊恐。

秦沐毫无压力的搓了老半天,周围的水都给他污染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将手中的东西拿了上来,此时正面有雕文的地方已经被清洗得差不多,虽然没有彻底的变干净,但也大概看得出来那上面是什么了。

很惊诧的发现,那竟然是一个弥勒佛的形象。

关于这个玉佩,秦沐曾经试想过许多的模样,可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是这样,如果是个佛的玉佩,应该不至于将自身的阴气过度给别人,然而现在看起来却好像没什么,甚至若是和尚在这里,恐怕还会佛号一声,朝秦沐伸手要,因为这个玩意儿,似乎是一件灵器。

可是这灵器被污染的太狠了,有污泥不说,这背后一层厚厚的石膜是咋回事?

秦沐将那玩意儿放在手上搓了老半天,这污泥是搓掉了,然而石膜却还在,并且秦沐仔细的抠了老半天,感觉自己的指甲盖都要翻了,都没能将那层东西弄下来,很明显,那东西绝对不是玉牌本身所具有的,一定是后期才覆盖上去的。

秦沐又在手上搓了两下,无济于事,看也没看的放下水去,然而此时所摸到的似乎有些奇怪,秦沐低下头看了一眼。

=。=。=。=。=。我是卖萌的分割线=。=。=。=。=。=。=。